白洋淀旅游网

  • QQ:1556818188
  • 打造雄安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故事传说 查看内容

一条传说中的河

2014-5-27 14:39| 发布者: bydly| 查看: 1466| 评论: 0

摘要: 1、如今的北马2、北马宋氏最早定居处在我的家乡曾经有一条河。我们的村子叫北马,往南几里远的村子叫南马,据传就是由河两岸的南码头、北码头演化而来的。这条河在华北平原上并不算小,当时叫做蔻河。这条河究竟形成 ...
 

1、如今的北马

2、北马宋氏最早定居处

 

在我的家乡曾经有一条河。

我们的村子叫北马,往南几里远的村子叫南马,据传就是由河两岸的南码头、北码头演化而来的。这条河在华北平原上并不算小,当时叫做蔻河。

这条河究竟形成于何时已经无法考证,但是它确实见证了我们村形成的历史。在北宋初年,蔻河的水量还相当丰沛,中等以下的运输船可以轻松地航行在宽广的河道里,河两岸是肥沃而荒凉的土地。

北宋建立以后,与辽国在安肃、雄州、霸州一线进行了长时间拉锯战,而我的家乡就处在离战地前沿仅几十公里的后方,于是北宋的将领们发现了蔻河的战略价值,在蔻河两岸建立了南北两个军用码头,用来储存水路运来的粮草和物资。北码头边的高地上有一个规模庞大的草料场,守卫这里的是一个宋虞侯率领的十几名士兵。宋虞侯来自河南开封,从接受守备任务后终生没有再离开。年深日久,宋虞侯把家属接来定居,开荒种田,种树养鸡,俨然成了一个小小的村落,这就是日后的北马村的雏形。

三百多年过去了,经过连年的水、旱灾害和元末明初的战乱浩劫,北马村的宋氏族人顽强地生存了下来,虽然只有可怜的几户人家,但还是在荒凉的平原上保留了一点鸡鸣犬吠的生机。就在明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北中国历史上一场声势浩大的移民开始了。数十万人口从三千里外的山西洪洞被强迫迁往北京周边和河南、山东等战争重灾区。北马李氏的先祖拉家带口来到了北马村,长途跋涉之后,他们只想尽快找一块不太贫瘠的土地安顿下来。他们拜访了这里的土著宋氏,宋家的族长拿出祖传的一张硬弓,从他们居住的高地向东北方向射了一箭,让李氏一家在箭落之处安身。后来李氏人丁兴旺,几代之后已有了数十户人家,而宋氏仍然是冷冷清清的几户,也就渐渐地把原来居住的高地做了坟场,搬进了新兴的村址。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蔻河一直在静静地流淌着,人世间的沧桑对于一条河流来说简直太平常了。华北平原上季节鲜明,夏季大雨如注,春季干旱焦渴,一丰一枯就是河流的一年。遥想当年,白洋淀的水域面积曾达到一千多平方公里,每年雨季,蔻河两岸也是一片汪洋,自保定府东下天津的货船仿佛航行在浩大的江湖中,一个个小小村落如同汪洋里的小岛。

1968年当我来到这个世上时蔻河早已消失了踪影,只是从长辈们的闲谈忆旧里依稀有了些模糊的印象,传说里的蔻河两岸古树成行,河里有捉不尽的鱼虾,随便一网下去总会有沉甸甸的收获。然而,一直到我12岁离开家乡,这条河对我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传说罢了。步入中年以后,我对于家乡产生了越来越深的眷恋之情,神秘的蔻河连同冀中平原上那个朴素的小村落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我的梦中。2008年8月我回乡去考证北马村形成的历史,听村民说在村外西南的窑坑里挖出了一根四、五米长的大圆木。我带着相机来到了这片砖窑取土留下的窑坑前,深达十几米的坑底有浅浅的积水,各种水草茁壮生长。坑壁上留下了明显的土层沉积痕迹,两三米的黄土下就有一层半米厚的黑土,精确记录着白洋淀地区几次大的沥涝淤积的过程。这样几个交替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几米宽的横断面,这个土层中布满了白色的田螺壳,这就证明确乎曾有一条大河从北马村南穿过,而且存在了相当长的年月。如今那根圆木已经被人运走了,但我们找到了当年河边生长的巨大树根和已经腐朽的树干,这些深埋在十米土层下的遗物似乎在向人们验证着那条河流的传说。 

3、大窑坑

3、坑底积水

4、坑壁淤积层

5、埋藏地下的圆木残段

6、埋藏地下的大树根

 

一条在平原上流淌的河流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我在华北平原上见过的所谓河流大多是旱季里裸露着干涸、坑洼的河床,汛期里流淌着裹挟着垃圾的雨水。这不是真正的河流!还有从城市里流出的污水河,河水泛着黄色的泡沫,发出难闻的气味,令人避之唯恐不及。这更不是真正的河流!

直到2008年10月,我在从涞源返回保定的途中,才看到了一条潺潺流淌的清洁的河。从涞源的深山里钻出来,道路逐渐趋向平缓,山峦之间开始出现了成片的平原,这时我发现路边出现了一条河。开始河道并不宽,越往下行水势越大,有些河段竟展开成了浩浩荡荡的宽大水面。仔细观察,河水清澈明净,河两岸有成片的金黄稻田、翠绿的蔬菜田,还有果实累累的果园,大山,村庄,树木,田野都成了河流的天然背景。河流滋润了大地,大地孕育了河流,河流与田野水乳交融,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河流!询问司机,才知道这就是唐河。

唐河是注入白洋淀的九河之一,唐河下游在我们村以北3公里的地方流过。七十年代,为响应毛主席“一定要根治海河”的号召,安新县征集几万民工集中清理唐河河道,并在1975年建成了全长640米的唐河大桥。但是唐河的下游已经逐渐成为了污水河,它流经人口稠密地区后接纳了太多的工业和生活废水,它的形象已变得丑陋而庸俗。谁会想到,当唐河流出山区之前会有如此高洁、清丽的外表?我们熟悉了一个满面皱纹的邋遢老妇,却不知道她曾是美艳清纯的山野少女。从唐河下游向上追溯,如同在时空隧道探寻一个美女的衰老过程。唐河,你是一条让人震撼的河!

旅行归来,唐河上游的美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我常常梦到秋天里唐河两岸的美景,这与我梦中的蔻河相互叠加、混淆,逐渐变得难以区分。我从此认定:这两条河都是我的宿缘,它们之间也许会有某种神秘的因果。

不久前我又一次回到家乡,与一位长辈谈起蔻河的事,他说:“蔻河,其实就是古唐河的故道啊。”我蓦然一惊,问他出处,他说也是听他爷爷说的。原来我梦中的两条河其实就是一条啊!是啊,当然应该是这样!水量充沛、常年流淌的蔻河,当然会有来自太行山区的源头,当然会有几百里广阔的流域,而在我家乡附近的狭小区域,怎么可能同时并行两条大河?

蔻河,我们村庄的缔造者,原来你并不曾消失,沉睡在土层之下的只是你过去的影子。漫长岁月里,你摇摆于冀中平原几百里沃土之间,滋养了一代代善良朴实的人民。我期待着有一天,你碧水清流,杨柳夹岸的景色能重现世间,让你的美丽雍容从传说中走回现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