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QQ:1556818188
  • 打造雄安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民俗风情 查看内容

1980年,白洋淀上罱泥船!

2017-1-21 16:08| 发布者: bydxxg| 查看: 623| 评论: 0

摘要: 虽说整个白洋大淀还冰封雪盖着,但人们的心潮,早就热起来了。刚进四九,离开河下淀还有一个多月,队长万青叔就带领社员把船只修补好,粘好了船缝,新上了桐油,单等一场大风把冰凌闯开,就下河大干了!小伙子们摩拳 ...

      虽说整个白洋大淀还冰封雪盖着,但人们的心潮,早就热起来了。刚进四九,离开河下淀还有一个多月,队长万青叔就带领社员把船只修补好,粘好了船缝,新上了桐油,单等一场大风把冰凌闯开,就下河大干了!小伙子们摩拳擦掌说:“瞧着不!一开春,每天不罱它十船泥,我就改姓儿!”

      其实,春天已经到了。茫茫的冰原上,多热闹!冰床子东来西往,穿梭飞驰,到处是捕鱼的动人场景:拉大网的,夹罱子的,出冬汕的,赶帐子的,下密封儿的,抢虾的……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渔歌声,号子声,冰抢破冰的撞击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万青叔带领的网班正在出网。他现在既是队长又是老嘈儿①。接着网班的规矩,一切行动都要听老嘈的,选网地,出网下网,人力安排,都由老嘈指挥。因此,万青叔又有“大帅”之称。他还真有个“帅”样儿,大高个儿,宽宽的肩膀,魁魁梧梧,头戴旧式猴儿帽,身穿橡皮衩衣,脚穿塞满麦秸的牛皮大绑,绑下边还捆着带铁尖的冰鞋。在冰上一站,就象是戏台上的一员武将。

      按说,当老嘈的不参加岗位生产,动动嘴就行了。万青叔向来没当过甩手的掌柜,他又指挥又和大伙一块干。看着哪个岗位活累,就上前帮助。出网的人两手总沾水,冻得都木了,手背上裂的口子直浸血,他就忙着上前去替换。

      “嘿!有大个的!”万青叔一边拉着网,一边鼓舞大家的士气。因为一听说网中鱼多,人们就不觉得累和冷了。他总愿说吉利话:“大家使劲拉呀,这一网碰到鱼坨上了!”

      玩笑话倒成真的了,这一网拉上一千多斤鱼。高兴得大伙不知说什么好了。有人说:“咱白洋淀是个聚宝盆,满洼的苇子割了一茬又一茬;鱼儿拉了一网又一网……“

      万青叔说:“鱼过千层网,网网都有鱼吗!咱白洋淀有句谚语:水有多深,鱼有多厚啊!”
白洋淀,真是富足啊!

      可是这样好的地方,在那几年,却是水下不出鱼,水上不长苇……大会小会贯彻“以粮为纲”,不许渔民们下淀捕鱼捉虾,说是耽误庄稼;不让妇女们编篓织席,说是发展资本主义,叫大家都抓粮食。水乡没有地,就异想天开,在淀中心围堤造田。好端端大片大片的苇田被挖掘掉了!一亩苇顶十亩田,一小把儿苇子就能织一领丈二的打席啊!心疼得大伙象刀搅心一样。万青叔当时说了句“胡闹”,便被批斗了好几天。结果是,苇田毁了,围田里的庄稼,经不住汛期风浪的冲刷,全被淹没!劳民伤财,粮苇双失!

      万青叔重新当选队长以后,带领社员们又在荒废的苇地上栽上了新苇。但新栽种的苇田,要三年才能原茬。万青叔恨不能叫苇子当年就长成,他深深知道:国家建设是多么需要苇子啊!

      万青叔拉着网,心又想到苇田上:苇田增产的潜力挖完了吗?要想苇子长的好,办法就一条:多上河泥,上一次泥能长三年好苇。可是在往年,罱泥只限一开河到苇子发芽这段时间,一长出苇笔笔,就不能进地跳跶了。

      罱春泥时最紧张,集中劳力,昼夜突击,最后才能给二分之一的苇田上一层泥。现在万青叔考虑:罱泥的时间,能不能提前开始?这几天破冰捕鱼,对他很有启示:冬天能把鱼从冰下逮上来,河泥就不能从冰下罱出来?在收网回家的路上,和大家说出了他的想法。大家都说这个点子好!

      晚上,在社员大会上,将男劳力编成了捕鱼和罱泥两个作业队。这样:罱一冬,在罱一春,全部苇田就都能上一层泥了!

第二天清晨,罱泥队和打网班,同时下淀了。听吧!村四周都是破冰的声音:“铿锵!铿锵!”冰霄满天飞。

      罱冬泥比罱春泥要多费一道事,破冰是很费力气的。二尺厚的冰板象石头样硬,一枪下去,进不了二寸,小伙子们干不了几下就是一身汗!拿罱子也不容易,风硬水凉,两手冻得直拘挛。罱把儿是两根长长的大竹篙,一着水,足有上百斤重。没有手劲的耍不动它。罱子从冰口伸下去,一直伸到很深的河底。然后,一张,一枪,一合,双手钳住罱把儿,一把倒一把的提出水面,再猛用力一提,一甩,一松罱绳,一兜黑乎乎的青泥就装在了冰床上。这可真是叫劲的活,干惯了冰上活的小伙子们也怵头三分哩!晚上回到家里,吃完饭一躺,象散了骨头架一样酸疼!白洋淀有四大累活:拔麻,脱坯,罱泥,打堤。罱泥又是最累的。万青叔和领班打网一样,破冰罱泥都干在头里。他看小伙子们总使愣劲,就劝他们柔和着干。他骑马蹲档式一站,两手用力钳住竹篙,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给大家做示范。教青年们学会用巧劲儿。大伙都很佩服,说:“姜还是老的辣!”

      这天夜里,来了一股寒流,气温下降十来度。万青叔想通知大伙歇一天。但早晨起来,各家一转,早都扛着家什下地了。

奇怪,今天出工的还有不少妇女。万青叔纳闷地问:“你们来干什么?”
妇女们说:“看你们罱泥怪累的,想帮帮忙呗!”
调皮的小伙子们轻蔑地说:“不定谁帮谁哩。掉进冰窟窿里,还不得捞你们!快回家‘抄二压三连抬四’②去吧!”
白洋淀的妇女,向来是争强好胜的:“不要隔着门缝看人,前几年根治海河,千里堤抢险,哪点比你们干的差呀!”
她们的勇气和热情,值得称赞。万青叔说:“欢迎你们,正缺运泥的哩!”
妇女们把冰床子一字儿排开,手拉着挽子说:“快装泥吧!”
集体劳动,有妇女参加,就更热火朝天。她们说笑响亮,歌声清脆。她们的衣着,色彩鲜艳。月亮还没落下,太阳已经升起。劳动的人群,沐浴在霞光里。一种决心实现“四化”的力量,在人们的血液里鼓荡着,就象脚下的淀水,将要把冰凌融化一样。

春天已经到了!


1980年1月于白洋淀
①捕鱼队有两个老嘈:管技术的领导人叫武老嘈,管账过秤的叫文老嘈。
②织席的口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