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QQ:1556818188
  • 打造雄安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故事传说 查看内容

老保定传奇故事 部下炮击光园, 曹锟躲过一劫, 却赠夜壶谢恩公

2017-3-3 09:52| 发布者: bydxxg| 查看: 510| 评论: 0

摘要: 民国初年,保定府的秀水胡同有个叫傻三的人,比较缺心眼。离傻三家不远是候四家。候四可谓秀水胡同的地头蛇,和曹锟府的护院是盟兄弟。这天傻三刚出家门,便被候四叫住,一通天花乱坠地说辞后,把一根烧焦的房梁卖给 ...
民国初年,保定府的秀水胡同有个叫傻三的人,比较缺心眼。离傻三家不远是候四家。候四可谓秀水胡同的地头蛇,和曹锟府的护院是盟兄弟。

这天傻三刚出家门,便被候四叫住,一通天花乱坠地说辞后,把一根烧焦的房梁卖给了傻三。原来候四家一个多月前曾失过火。


傻三就扛这根烧焦的房梁,立在秀水胡同一家寿衣店边叫卖,天天如此。候四听说后也跑来了,笑坏了,一转眼珠,坏水又冒了出来。

候四说:“三儿啊,卖木炭要劈成小块。我之所以一块光洋卖给你,就因为我没劈开。而且木炭好烧不好烧,人们心里也没底,你应劈开后边烧边卖。”

傻三真听话,转过天就把房梁劈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边烧边吆喝。人们更乐了。傻三这么边烧边卖的,寿衣店的老板可不干了。万一失了火殃及自己呢?于是跑出来制止。

傻三一梗脖子说:“我又没堵你店门口,凭什么不让我卖?是咧个(保定方言,昨天)候四哥给我出的法儿。我听候四哥的。”

老板不吭声了,原来候四家失火后,几乎全秀水胡同的买卖人被迫也好,主动也罢的都给侯四送礼压惊,他因为那几天得病没顾着这事。莫非……想到这,老板立刻换了脸色,让傻三开个价全买下。

傻三开价二块光洋。老板二话不说,买了!傻三高兴,跑到候四家说:“候四哥,我听你话赚了一块光洋,我接下来该干什么买卖?”


候四又惊又奇,说:“刺喽呗(保定方言,表示惊叹),行喽!现在最有钱的是洋人,而洋人又喜欢古董。正好我家有个当年乾隆爷用的夜壶。只不过年头久了,有了条裂缝。看你这么相信哥,哥就成全你了,两块光洋卖给你。”

傻三当即掏钱,捧走了“乾隆爷用过的夜壶”。候四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什么乾隆爷用的夜壶,是我用的。几天前摔裂了,正想扔了呢。这下好又卖了二块光洋。

再说傻三,转过天又把这个夜壶捧到秀水胡同,扯着脖子吆喝:“乾隆爷用过的夜壶,三块光洋,谁买啊。”


人们都笑疯了。可傻三真执着。这天一位洋人走来,拿起夜壶边看边跟傻三又说又比划的,最后掏出三块光洋,递给傻三,捧着夜壶走了。

秀水胡同震动了!傻三更是一路小跑地来到候四家,把经过说完后,掏出那三块光洋说:“候四哥,你说接下来我干什么买卖?”

候四跟听天书一样,直到傻三掏出光洋来才缓过神来,老天爷,这傻三撞什么大运呢?得,既然你肥猪拱门,我要是放下屠刀,就是我傻了。于是说:“你别做买卖了,去当兵!须知这世道,有钱不如有权,有权不如有兵。如今曹锟大总统正招兵买马呢。你连洋人的钱都能赚,绝对会被曹锟大总统看上,到时候荣华富贵要啥有啥。不过这需要打点打点。我的义兄在曹锟府当护院。只需要六块大洋就能办成这事。”

傻三愁眉苦脸了起来,说:“我就只有这三块大洋。不然,我给你写个欠条,等我有了钱就给你。”

候四强憋着笑,说:“好说好说。谁让我是当哥哥的呢。”

几天后,傻三当成兵了。但在曹锟手下当兵,军饷一次没领到。傻三不在意,可别人不干啊,纷纷咒骂曹锟当大总统,拉票时你有钱,发军饷却没钱了,于是由一位连长带头,要秘密刺杀曹锟。方法就是,用大炮轰炸曹锟的老巢——保定光园(真实的历史是,炮击总督署)。恰好傻三是那位连长手下的兵。由于傻三好使唤,连长便安排傻三做装弹手。傻三得知是要炸曹锟后,顿时不干了。候四可说过的,自己会被大总统看上的,可他又怕连长。于是,在炮轰总统府的头天晚上,跑到候四家把这事告诉了候四。

候四脸都白了,拉着傻三去见自己的义兄……曹锟慌忙离开,前脚刚走后脚光园被炸了。原来连长得知傻三失踪后,提前开了炮。曹锟惊险的躲过一劫,处理完炮击光园事件后论功行赏,亲自接见傻三、候四等人。真是王八看绿豆,曹锟一眼就喜欢上傻三,当即把傻三留在自己身边。为啥?曹锟未发迹前曾被称为:曹三傻子。这也算是“英雄惜英雄”吧。

曹锟又问候四:“你想要什么奖赏?”

候四多精,一通慷慨表白,居然不要奖赏。曹锟连呼“国士之风”,最后一挥手说:“既然你不要,那我要是强给呢,似乎有失君子之风……”

候四心里这个骂:我就是谦虚一下,你还真不给啊?难怪挨炸呢。但嘴上却依然慷慨万状:“为总统效些微薄之力,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无上光荣,总统不必为这区区小事操心了,总统的心里,应该装得是江山社稷和天下百姓。”

曹锟连连点头说:“说的好。就因为我心里装有江山社稷和天下百姓,所以我决定,奖赏你一件意义非凡的东西。”

说到这,令人捧出一个夜壶来,傻三、候四都直眼了,正是傻三卖给洋人的那个夜壶。


原来,洋人在秀水胡同买了个夜壶,居然成了震动保定府的新闻。各种“震撼消息”满天飞,什么夜壶是乾隆御用过的,是无价之宝;什么洋人买夜壶有不可告人的险恶用心;什么夜壶上刻有龙脉图,一旦夜壶被洋人运走,就是亡国亡种……总之,越传越邪乎,最后传到曹锟耳朵里。

曹锟也好奇,让人假扮商人,找到那洋人探个究竟,结果洋人五块大洋卖了。至于当时为啥要买?洋人说:“看着好玩,尤其那个卖夜壶的人更好玩,一时起性就买了。”

曹锟这个丧气,可若扔了,又觉得丢面子。只得让人先收起来,谎称:另有它用。

如今,真就用上了。但曹锟哪知眼前这俩人,正是夜壶事件的始恿者,为了以示庄重,曹锟板着脸,说:“这个夜壶是当年乾隆皇帝御用的,堪称国宝,却被洋人窃走。我半个月前才追了回来,目的只有一个:我中华之物,绝不能流落他邦。现在把这个夜壶郑重赏给你,权当我曹某对天下百姓,以表心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算是个夜壶,也要保住!”

候四接夜壶在手,不知是哭还是笑,正不知如何回答呢,傻三突然叫了起来:“是乾隆爷用过的那个夜壶,没想到如今也被大总统用过了,这真是……真是好事成双,候四哥,恭喜你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