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QQ:1556818188
  • 打造雄安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一抔黄土埋忠骨,白洋淀畔“八路坟”

2018-5-20 12:31|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136| 评论: 0

摘要:   七十多年前,13条汉子吸引了包围圈的日军,救了大部队,代价,就是把自己埋在了黄土地——一抔黄土埋忠骨,白洋淀畔“八路坟”  没有墓碑的坟冢长满野草,相伴的唯有那棵垂垂老矣的大柳树时光流逝,“八路坟” ...

  七十多年前,13条汉子吸引了包围圈的日军,救了大部队,代价,就是把自己埋在了黄土地——
一抔黄土埋忠骨,白洋淀畔“八路坟”
  没有墓碑的坟冢长满野草,相伴的唯有那棵垂垂老矣的大柳树时光流逝,“八路坟”渐渐成了地名,但它的故事正在被遗忘。
  核心提示
  1941年麦收前,八路军冀中九分区24团被来自雄县、容城、安新3个县的日军包围,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危急时刻,20多名战士吸引了敌人的注意,掩护大部队突出重围。此次战斗有13人牺牲,他们的坟被当地人称为“八路坟”,但他们叫什么、哪儿的人、怎么牺牲的,却没几个人说得清。

  当地人的坟枕山踏川按辈儿排“八路坟”却一字排开。
  天刚刚亮,位于安新县最北端的小村于庄,庄稼人的一天就开始了。顺着村南的小路走不了几步路,就能看到几座路边的坟,当地称它们“八路坟”。
  它们是坟,但外村人很难看出来。坟没有碑,长满野草,几乎连在一起,低矮得易被人忽略。但最近,一篇名为《于庄的八路坟》的文章在安新网民间流传,它们的故事才得以被人知晓。

  文章作者是保定市作协、安新县作协会员刘卫宁,安新县大王镇于庄村人,网名“德农郑单”。他在文中提到:
  “自为逝者入坟至今已叫了七十多年,村里老幼妇孺皆知,人人都这样称呼,以至这里成了一个地名,有人问你家的麦子地在哪边儿?答者曰:八路坟。有人问去哪遛早了?答者曰:八路坟……生活在农村的人家,都有一片属于自己家族的坟地……我们这里一般遵循头枕青山脚踏平川顺龙脉走势而立,因为西北方向是巍巍太行山……一般头朝西北脚朝东南而葬,谓之朝阳。后辈子孙死后,于先人脚下开坟下葬……数一数有几排坟头就知道这片坟地里葬了几辈人了……八路坟自东向西一字排开,许是因为葬在里面的八路军战士没有长辈晚辈之分,都是兄弟。”
  13人牺牲,只有一人留下名字。
  “八路坟”里埋的人叫什么?他们怎么牺牲的?时隔七十多年,虽然“八路坟”在于庄妇孺皆知,但当年的战斗几乎没人说得清了。
  记者联系安新县志办了解到,县志中记载了1937年至1948年发生在该县的52次战事,但其中没有一次发生在于庄村或者其附近。
  几经辗转,记者找到了85岁的于庄村老八路刘同喜。在当年那场战斗的第二年,他加入了八路军冀中九分区34区队,团长贾桂荣曾向他讲述过那场战斗。
  1941年麦收前,雄县、容城、安新3个县的日军,在安新县胡村附近包围了九分区24团(34区队前身)千名左右的八路军战士。当时,11岁的刘同喜跟奶奶一起趴在已经转黄的麦田里,躲避日军。
  24团面临生死存亡之际,当日晚间,副连长山西人吴步云(音)奉命带领一个排的20多名战士,向胡村西侧的马庄方向探查突围路线。行至马庄附近时,遭遇日军袭击,为了不暴露主力部队的位置,吴步云率部将日军引向东南方向,撤退到于庄村南时,不料又遭遇大王镇方向开来的另一支日军,战斗随即打响。
  当时吴步云率部沿一条沟向东突围,战斗中,受地形影响及日军机枪压制,14人被包围,除1人突围外,包括吴步云在内的13名官兵壮烈牺牲。有人说,吴步云平时总把一个训练用的哨子挂在脖子上,牺牲时,哨子就叼在他嘴上。
  吴步云部的奋勇抗争吸引了日军大批部队,当夜,24团主力部队成功突围。
  日渐荒芜的“八路坟”正在被历史遗忘。

  刘同喜12岁时参军后任司号员,七十多年前的那把军号,虽已破损但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军号是从天津买的,为了躲避搜查,走水路时军号被钉在木船船板下。2015年8月12日,再次吹响冲锋号的那一刻,刘同喜哭了:“当年,每次吹响冲锋号,就意味着有战友要牺牲。今天的好日子,是多少小伙子拿命换的。”
  “八路坟”中埋葬的13名战士,在当时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下葬时没有立碑。刘同喜说,除吴步云外,没有人知道其他战士叫什么、哪儿的人。于庄原有学校,清明前后会组织学生到“八路坟”祭奠,向学生讲述当年的故事。但十几年前,这所学校被撤并后,“八路坟”没人祭奠了,逐渐变成了地名,先烈的事迹渐渐为人淡忘。
  《于庄的八路坟》发表在网上后,引发很多网友共鸣:
  “@迷失在芦苇荡”:“作为大王镇人竟然没听说过,我真是孤陋寡闻。有机会去祭奠那些为国捐躯的英烈,没有他们,哪有我们。”
  “@塞外夏风”:“烈士血染疆场,忠魂难回故乡。悲剧呀,有多少抗战英雄埋骨他乡,连个姓名都没留下。
  积年的风霜雨雪侵蚀,如今坟头几乎没“头”了,只有那棵一直陪伴着的半枯的大柳树,标明了它们在岁月和地理上的位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抱阳山

    抱阳山

    抱阳山景区位于满城县城西3公里处,属太行山东麓的余脉,抱阳山

  • 腰山王氏庄园

    腰山王氏庄园

    简介腰山王氏庄园是中国古建筑史上一处罕见的超规制清代城堡式民

  • 曲阳北岳庙

    曲阳北岳庙

    北岳庙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岳庙原名“北岳安天元圣帝庙”

  • 涞源白石山世界地质公园

    涞源白石山世界地质公园

    门票价位及说明:50元/人,16人以上8折,军人、老年人持有效证件

  • 承德避暑山庄

    承德避暑山庄

    承德避暑山庄,又叫“热河行宫”、“承德离宫”。它从康熙四十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