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QQ:1556818188
  • 打造雄安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安史之乱”中的鄚州城

2018-9-21 20:54|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75| 评论: 0

摘要: 大家对中唐时期的“安史之乱”一定不会陌生吧?但对于鄚州城与“安史之乱”的关系就不一定熟悉或了解不多了。最近,我通过走访州古战场,并查阅了大量史料,对这一段的历史 ... ...

  大家对中唐时期的“安史之乱”一定不会陌生吧?但对于鄚州城与“安史之乱”的关系就不一定熟悉或了解不多了。最近,我通过走访州古战场,并查阅了大量史料,对这一段的历史有了些了解,并知道了最受唐玄宗信任的安禄山起兵范阳(今天津蓟县),鄚州成为安禄山“略定河北”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支点。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安史之乱”。安禄山死后,跟随他一同起兵并驻守范阳的手下大将史思明杀死安庆绪,自称“大燕王”,史思明之子史朝义派部将杀死其父,即大燕皇帝位,并于唐代宗宝应元年(公元762年)兵败鄚州城,在走投无路的形势下,被迫于林中自杀。历时7年多的安史之乱,至此结束。

  一

  鄚州城位于任丘城北16.5公里,始建于东周时期,为古国名,周初,分封诸侯,为国,为燕国附庸,属幽州域。东汉时为鄚州,隋、唐沿之。当时燕云十六州,鄚州是其中之一。

  鄚州古时地处“燕南益首,赵北津头”,是北部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因此,也就成为历代兵家必欲抢占的重要目标之一。为了加固城防,防止外敌入侵,古州城经历代修建,其城池雄伟宽阔,城南北两端,东西宽不等,由北向南700米处凹进175米,北面东西长1.2公里,南面东西长870米,城墙为土城,宽约30米,高5米。酷似州府县官的乌纱帽,因此,人们又称“纱帽城”。

  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大并州县,分全国为十道,地方由道、郡、州、县四级管理。《旧唐书·地理志》载:河北道州,本瀛州之县。唐睿宗景云二年(公元711年)置州,辖县、任丘、文安、清苑、唐兴(治在今安新县安州东南)、归义(治在雄县)6县。人们形容“州城市三万户,白洋淀上千万家”。这是州历史上最大的时期。

  到了中唐以后,北方契丹屡屡入侵。州地处边塞,战略地位日益重要。翌年,唐玄宗李隆基即位后,在州置渤海军,屯兵万余以防契丹。开元十四年(公元726年),又在州置唐兴军,驻兵6000,属范阳节度使节制。

  二

  公元742年,改元“天宝”。玄宗李隆基设置了10个节度使,负责边境地区的军政要务,后来事实上便成了这些地区的土皇帝。当时安禄山作了平卢节度使,辖区在河北道北部。此人长得肥胖高大,为人阴险狡诈,残暴毒辣,但外表却装出一副憨厚的样子,让人看了误认为他缺少心计。因为他在玄宗面前唯唯诺诺、言听计从,讨得玄宗喜欢,竟让安禄山给他的爱妃杨贵妃作干儿子。他认为安禄山忠诚可靠,加官进爵,委以重任,后来又封东平郡王,任云中太守兼领平卢、范阳、河东、朔方四镇节度使。把辽阔的北方领土,都置于他的管辖之下。安禄山借此在北方发展势力,招兵买马,作夺取天下的准备。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十一月,安禄山认为一切准备都够了,便以“讨伐害国奸相杨国忠以清君侧”的旗号,从范阳兴兵,公开发动叛乱,史称“安史之乱”。

  当时安禄山倾发所部及同罗、奚、契丹、室韦等地号称20万大军,起兵于范阳。派大将田承嗣驻守州。又拨给与其联合叛唐的平卢兵马使兼北平太守史思明兵马3000,命其“略定河北”,巩固后方。而后挥军南下。由于河北地区是安禄山统辖范围,加之他打着奉旨讨逆的旗号,所以叛军进攻非常顺利,“日行60里”,所过州县“望风瓦解”。各地令守或开城出降,或弃城逃匿,或为所擒戮,无敢拒之者(《唐书·安禄山传》),就连唐玄宗也被迫西逃四川。十二月,叛军渡过黄河,攻占东都洛阳。天宝十五年(公元750年)正月初一,安禄山在洛阳登基,自称大燕皇帝,改元“圣武“。

  这时,在其后方,平原太守颜真卿,联络他的从弟、常山太守颜杲卿及长史袁履谦等起兵反安禄山,河北诸郡纷纷响应,很快有17郡又重新归附朝廷。颜真卿是长安人,曾任殿中侍御史,因受杨国忠的排斥,外放平原太守。他是中国古代著名书法家四大派“欧柳颜赵”中“颜”派的创始人。安禄山怕后方有失,急忙命他的副帅史思明率军扫荡其余反正的郡县,史思明率叛军首先攻打常山。由于颜杲卿等起兵仅8天,“守备未完”,所以常山很快被攻陷,史思明纵兵杀万余人,随后又攻打“河北诸军中不服者”,这些地方便又一一再陷于叛军之手。只有颜真卿事先做了准备,还能坚持守住。

  那时坚持跟叛军作战的有四路军,一路是坚守雍丘的张巡;一路是河东节度使李光弼、朔方节度使郭子仪,还有一路便是颜真卿。

  这时,唐肃宗李亨在灵武即皇帝位,改元至德,尊唐玄宗为太上皇。肃宗即位后,调兵遣将讨伐安史叛军。任命郭子仪为兵部尚书,李光弼为户部尚书,统兵联合讨叛,至德元年(公元756)四月,郭子仪领兵自井陉入河北,在常山与李光弼合兵,此后,朝廷讨伐“安史之乱”的战役陆续在河北展开。

  随着战局变化,安史叛军内部因战事不利不断发生自相残杀的内哄。肃宗至德二年(公元757年)正月,安庆绪杀死其父安禄山即大燕皇帝位,令史思明自太原归守范阳。10月,郭子仪、李光弼指挥九镇节度使联军,连破安庆绪,围攻邺郡(今邯郸)。安庆绪派薛嵩求救于史思明,并许让皇帝位。于是,史思明发范阳兵10万救邺。忽然,天气突变,大风忽起,吹沙拔木,天地晦暗,两军各自返回本镇。史思明进了邺县,杀死安庆绪,自己回范阳作了皇帝。国号仍称“大燕”。改元“顺天”。又过了两年,到上元二年(公元761)三月,史思明又蹈了安禄山的覆辙,偏爱少子史朝清,让他守范阳,却让长子史朝义打前阵。那年三月,他从洛阳出兵准备攻打潼关,史朝义是先锋。他几次进攻都吃了败仗,史思明要斩他。史朝义收买了史思明的宿卫曹将军,带兵杀入后宫,将史思明射死。又派人去范阳杀了弟弟史朝清,这一切简直就是安禄山父子兄弟互相残杀的翻版——历史上有些事,就是这样毫不留情地重复着。

  到了宝应元年(公元762年)十一月,史朝义兵败,自魏州一路败退至鄚州,与田承嗣合兵,欲固守鄚州。郭子仪、李光弼指挥的九镇节度使联军紧追不舍,围攻鄚州。大将仆固为前哨,他命诸将“会兵围,昼夜攻打”。双方鏖兵四旬,史朝义八战八败。至宝应二年(公元763)正月,史朝义再调精兵,准备决战。这时田承嗣建议:“不如陛下带领精锐退还幽州,统李怀仙所部5万精兵再来决战,那样声势更大,可保万全。臣请坚守鄚州,虽官军强盛,不会很快攻下”。史朝义接受了田承嗣的建议,挑选精骑5千,出北门而走。临行前他紧紧握住田承嗣的手,以存亡相托。并顿首流涕地嘱托:“朕阖门百口,母老子幼,今付公矣。”田承嗣信誓旦旦地答应了。不料,史朝义前脚出城门,田承嗣随后即召集诸将商议投降。天明,他派人到城上告诉围城的官兵:“史朝义半夜已走,你们为什么不追贼?”仆固不相信,田承嗣将史朝义的母亲、妻儿绑到城上。仆固始令诸军轻兵追赶。

  史朝义到范阳后,范阳守将李怀仙已经降唐,史朝义不得入城,其部下人纷纷离去。史朝义仅率数百骑逃奔广阳(今北京房山东北),又遭守军拒绝,只得往北逃窜,行至温泉栅(今河北丰润东)时,李怀仙的追兵赶到。史朝义在众叛亲离,走投无路的形势下,被迫于林中自杀,叛逆的下场很是悲惨。历时7年多的安史之乱,至此结束。

  三

  也许是历史的有意安排,也许是鄚州的地理位置重要,鄚州也就和“安史之乱”有着无法割舍的联系。由此可见,鄚州古城在历史上的重要作用和影响力。但鄚州绝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古城关卡,如果把北京比作是中国历史上的畿辅之地,那么,鄚州就是镇守畿辅之地的重要门户和前沿阵地。

  有人把鄚州城比喻为“天时地利人和”的集大成者。“天时”指鄚州为水路要塞,古为边界前沿,地产丰富,经济文化发达,有良好的地域特征。千百年来鄚州见证了中原与北部民族的“南北通衢”、“茶马古道”;见证了北方历史上一次次民族大融合;见证了和睦友好政策的实施;见证了历史上多次移民戍边屯田。“地利”指军事重镇,交通要道。历史上鄚州疆域时大时小,设置时鄚州、时县,归属也多有变化,但一直是以北方重镇称雄,西望太行之巍峨,东临渤海之浩荡,北扼幽燕之锁胜,南毗齐鲁接儒风,历来为军队屯戍、兵家征战之地。同时它又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战事频发的地区之一。历朝历代在这里都燃烧过战争的烽烟,演绎了一幕幕影响中国社会发展的史诗壮剧。春秋齐征伐山戎救燕,战国燕赵齐争雄,双方曾在虢邑缔结“儒水之盟”,征战多年,民不聊生;东汉末年,豪杰并起,割据地方,硝烟弥漫,刀光血影,平原大地,狼烟四起,公孙瓒曾在县建镇都“高京”,与袁绍大军混战厮杀的黑天昏地;唐朝中期,州是中原的边防前沿,与辽国对峙,朝廷在此立州置军,重兵压阵以防契丹侵犯;宋朝时与辽国战于鄚州,硝烟燃起,刀光剑影,战事不断。据史籍记载:从春秋到明末,这里曾有过较大的战斗达15次之多。以唐、五代十国、宋、辽、金时代,战争最为频繁。“人和”指以与神医扁鹊息息相关,历代皇帝在此建行宫,修大庙,逐渐兴旺,后闻名全国,以此充分体现了鄚州古城战略地位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四

  如今的鄚州,远离了战火和硝烟,设置也由过去的州、县治改为镇,地域也比从前缩小,鄚州古城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残破的南城门和城北部土城墙遗址。南城门当地人称“南阁”,城门洞至今还为路人穿行。当我们伫立在这座建于周朝的门洞时,我为古人们的建造艺术而赞叹不已。城门系用青灰砖砌成,长18米,门洞宽4.2米,每块青砖长175厘米,宽70厘米,全部是白石灰粉砌。现如今青砖斑裂、勾缝深凹,仿佛告诉人们这里是老祖宗千百年的智慧结晶,虽然被日月蚕食的“犬牙露齿”般裸露,但却依旧昂然屹立。目送着春夏秋冬,风雨无阻。穿过金戈铁马曾经踏过的门洞,我们来到城北的古城墙上,举目远眺,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的古城已是人去城空,荒草凄凄,人烟渺渺,但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一次次角斗厮杀、沙场征战,却让人心绪复杂,浮想联翩。是的,鄚州作为军事重镇的概念虽然发生了变化,但鄚州镇地处京津腹地的地位永远不会改变。站在这里,我似乎听到了诗人的吟唱:

  “御敌万民黄土垒,残垣断壁越千年。

  城高风劲芦花舞,墙底霜严野菊鲜。

  恭送寒衣百姓往,喜迎将士凯歌旋。

  牧羊归去苍茫处,独卧斜阳听响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抱阳山

    抱阳山

    抱阳山景区位于满城县城西3公里处,属太行山东麓的余脉,抱阳山

  • 腰山王氏庄园

    腰山王氏庄园

    简介腰山王氏庄园是中国古建筑史上一处罕见的超规制清代城堡式民

  • 曲阳北岳庙

    曲阳北岳庙

    北岳庙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岳庙原名“北岳安天元圣帝庙”

  • 涞源白石山世界地质公园

    涞源白石山世界地质公园

    门票价位及说明:50元/人,16人以上8折,军人、老年人持有效证件

  • 承德避暑山庄

    承德避暑山庄

    承德避暑山庄,又叫“热河行宫”、“承德离宫”。它从康熙四十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