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雄安城市 红色记忆 查看内容

【水淀风来】儿童团往事——革命回忆录

2019-7-17 16:32|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798| 评论: 0

摘要:   抗日战争胜利快七十年了,每当想起那艰苦卓绝的岁月,如火如荼的斗争,心潮久久难平。  我小名儿叫赵德子,是雄县常庄村人。俺村在雄县城西南,离城五里。北面紧靠大清河,西面、南面紧邻白洋淀。村子坐落在盐 ...
  抗日战争胜利快七十年了,每当想起那艰苦卓绝的岁月,如火如荼的斗争,心潮久久难平。

  我小名儿叫赵德子,是雄县常庄村人。俺村在雄县城西南,离城五里。北面紧靠大清河,西面、南面紧邻白洋淀。村子坐落在盐碱洼里,每到春天,地里泛起一层碱嘎巴,寸草不生,真是种一葫芦打一瓢。没办法,村里人扫地里的盐碱土,煮盐熬硝换粮食。那时年年春旱秋涝,人们常说:旱了收盐巴,涝了收蛤蟆。再加上大清河、白洋淀常常开口子,天灾连年不断。

  七·七事变后,天灾又加了人祸,日本鬼子占了雄县城,在城里向外围村庄打炮,三天两头出发扫荡,进了村端着刺刀挨家挨户翻,杀人烧房,派粮派款,抓夫修岗楼搅得鸡犬不宁。看见敌人出发,全村人就往南跑,跑到白洋淀蹲进苇塘里避难,有时天黑了也不敢回家,蚊子叮得浑身净疙瘩。人们叹息:“天灾人祸都叫咱们当上了,到哪天算个头儿啊!”我亲眼看见宪兵队叫全村人跪在大庙前,用劈柴棍子毒打乡亲们。那时家家提心吊胆,除了愁吃愁喝还不知哪会儿遭遇横祸。我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对日本鬼子的恨。

  就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共产党的红太阳照亮了白洋淀。雄县西南的几个村子划归了冀中抗日根据地九分区,归属新安县三区。村里有了秘密党组织,领导人们抗日,建立了抗日政权。人们在黑夜中看见了曙光,看见了活路,有了主心骨。

  新安县那时也称“白洋县”,三区驻地在王家寨,又划成南、北两个小区,我们村属于北小区。北小区的特点是紧邻敌占区,是敌我拉锯区,斗争格外尖锐、残酷。白天鬼子汉奸横行,晚上是咱八路的天下。

  村里相继成立了抗日联盟会、妇女救国会、青年救国会、抗日儿童团等组织。我被推选为儿童团长,那年我才十岁。俺们这帮儿童团机灵得出了名,“淘”得也出了格儿,“嘎”得也出了圈儿。那些抗日的事我记忆犹新。

秘密抗日小学

  学校郭老师是地下党负责人,受组织委派回乡开辟抗日工作,以教学为职业掩护。当时学校的课本有两套,一套是应付敌人检查的,《百家姓》、《千字文》等一套是抗日政府编印的抗日课本,那课本纸虽然粗糙,可大家非常喜爱。我至今还记得课本的第一句话:“今年是一九四零年,是我们抗战胜利的一年。”再后面是八路军抗战,平型关大捷的内容。是这本课本把我引上了革命道路。

  这课本既珍贵又危险,因为那时敌人天天光顾我们村,一旦被敌人发现,全村都得遭殃。所以老师规定了严格的纪律,课本不能放在家里,用完马上埋起来,还不能埋在家里,要埋在野地里。发课本时随着发了一块油布(那时没有塑料),油布能隔水防潮,埋时把课本用油布包严,以免受潮损坏。大家警惕性很高。分头埋藏,各埋各的,有的埋树根下,有的埋坟头儿里,还有的埋在粪堆里,埋时上面压块砖,做好记号儿,每天一换地儿。埋时不能让别人看见,任何的疏忽都可能给全村带来灾难。

  学校的学习是集中和分散相结合,形势紧了就分成几个小组,每组由“导生”(大点的学生)带着。苇塘、苘地、瓜铺都成为课堂。由于大家守纪律,警惕性高,瞒过了全村人,甚至许多家长都不知道有抗日课本。

  我们还经历了一次特殊的危险。

  那天,老师讲完了课,同学们写作业。老师坐在讲桌后看一本抗日小说。这时院里进来一群挎盒子枪的伪军。老师一楞,随后镇静地把小说塞进抽屉,起身到门外迎接。原来是伪县长李国柱带了一个***排来“视察”。我机智的喊了声“起立!敬礼!”。或许是这个礼貌动作引起了李国柱的好感,他狰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老师迎到教室门口镇定的回答“县长”的问话。这当儿,我向大家一使眼色,机灵的同学们不动声色地把抗日课本掩藏在下面。其实,那会儿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耽心伪军进教室,因为稍微一翻就露馅。敌人一旦发现抗日课本,我们一个也活不成。我们死了不说,连累全村不定死多少人。恐怕还要危及村抗日政权,危及邻村抗日政权。

  还有一个更叫人耽心的事呢:邻村送来一封“鸡毛信”没来得及转走,在讲桌上摆着呢。如果这时去藏,有可能引起敌人警觉,在桌上摆着又怕被敌人发现。在危急时刻,我的学兄宋纪林拿起讲桌的茶壶倒了一碗水,趁机用茶壶压住了鸡毛信,并把水端给老师请县长喝水。

  或许是我们的镇静没有引起敌人的疑心,或许是我们洪福齐天,鬼使神差一般,敌人没进教室。老师趁机喊同学们走出教室,排好队给李国柱唱了一个歌。歌名是“旭日照东亚”。这是老师为防万一,特意教唱的一首日伪歌曲。今天派上了用场,尽管这首歌我们平常不唱,那天还唱得挺整齐。

  正是这首歌打消了敌人的疑虑,他万万没想到俺们是抗日小学,会得抗日歌曲多了。为邀买人心,李国柱还赏了十块大洋,给我们每人买了一个书包。

  现在想起来,那天实属万幸,更佩服老师镇定机智,计高一筹。

抗日宣传活动

  儿童团有很多任务,站岗、放哨、查通行证、送鸡毛信、抓汉奸等等。抗日宣传也是其中的一项。

  尽管在敌人眼皮子底下,俺们的宣传还是搞得有声有色。别看敌人白天反得欢,晚上他们不敢来,晚上是咱们的天下。俺们站在高房上,用纸卷个喇叭筒,大声广播。内容多是配合形势宣传抗日政策,历数鬼子汉奸罪行,宣扬八路军的战绩等等。

  俺们还经常深入到雄县城里撒传单、贴标语。

  那时雄县城里鬼子的驻地常放电影,允许人们看,我们小孩子,没人注意,常常趁黑暗撒传单。电影散后满场都是抗日传单。

  每次贴标语都是几个人结成一组,一人提着浆糊桶,专门往墙上刷浆糊,一人用衣服裹着标语,负责贴,两三个分头放哨掩护。由于俺们机警小心,每次都能顺利完成任务。

  有一次俺们竟把标语贴到了敌人据点门口。

  这是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危险大不用说,也很难完成啊。据点大门虽然临街,闲人很少去,那是个阎王鼻子。据点里面是阎王殿,杀人场,抓进去的人九死一生,立着进去躺着出来,谁过那儿都胆颤心惊。门口常有卫兵持枪站岗,有时还是双岗。旁人稍靠近大门,哨兵马上拉枪栓警告。不要说贴标语,靠近大门都难。人家大睁白眼看着,你贴上标语,还不被发现,除非会孙悟空的隐身法。

  我费了一番心思,琢磨了一个好法儿,但刚把想法和小伙伴们一说,立即遭到他们的强烈反对。一个说:“要去你去,俺们不去,叫人家看见,噼里啪啦一顿枪把子,得打个腿折胳膊烂!”。我说:“标语带在我身上,让人家发现了抓我,要打只能打我,我都不拍,你们怕什么呀?”我反复解说我的主意,说得大伙有了信心。

  那天俺们去了七八个伙伴,进了城先找了个僻静处做好了准备。他们把标语抹好浆糊,反沾在我后背上,我肩膀上搭个褂子,一个伙伴搭住我肩膀,在背后掩护我,我俩装作边走边聊的样子。其他人边走边打闹,别人以为是一群打打闹闹的孩子。

  据点门口冷冷清清,只有一个伪军蔫头耷拉脑地站岗。俺这伙人到据点门前停下了,打得更欢了,那意思像两个小孩闹着玩闹恼了。“高个儿”的推了“小个儿”一个跤,“小个儿”滚了一身土,急了,不依不饶,爬起来又撕又打,嘴里祖宗奶奶八辈儿姥姥骂个不停。几个“拦架的”拉着拽着,连说带劝。

  站岗的哨兵正无精打采呢,看见小孩儿打架来了精神,一拉枪栓大喊:“远点!一边打去!”谁听他的?“高个儿”又飞起一脚,踹了“小个儿”一个趔趄,他更急了,猫腰拾了几块半头砖,又捂又砸,砖头子扫着脑瓜皮子飞去,险了又险……哨兵光顾看打架的,眼都直了。我一看机会来了,此时不去更待何时?我悄悄溜到他背后,扯开肩上的褂子,往墙上一靠,标语就沾在了墙上,顺手抹了一把,贴了个结结实实,这也就一眨眼的功夫。

  标语贴上了,再抓我都不怕了,哼!咱是转眼不认账。任务完成,我摆摆手,发出了撤退的信号。“高个儿”转身就跑,“小个儿”紧追不舍,俺们几个喊着:“别打了!别打了!”在后头赶。就这样,我们一口气儿顺着大街,跑过大桥,出了城。

  半道上,“小个儿”和“高个儿”差点儿真打起来,“小个儿”说:“你打贼哪?真舍得下手,我这会儿肋子还疼呢!”“高个儿”说:“嘿!你手也够黑的,那两半头砖差点儿开了我的瓢儿!”我说:“得,得,今儿个你俩功劳最大,要不是你俩真刀真枪的干,吸引了那哨兵,我也完不成任务,咱们等着听好消息吧!”一路上大伙儿兴致勃勃地述说着他俩逼真地精彩表演,乐得肚肠子疼。

  第二天县城传遍了消息:“神八路进城了,真神了,会隐身术哇!来无影去无踪啊!当着哨兵的面把标语贴上了!”伪军们议论纷纷:“这想要谁的脑袋那不易如反掌。”罪大恶极的汉奸更提心吊胆,个个自危。

  他们万万没想到是我们一群孩子干的。

  儿童团属区青年救国会领导,记得那时的区青救会负责人是李四代、何福常。他们指导我们排过一出街头剧——《王大娘号房》。是讲一个老大娘积极支前,挨门串户帮助八路军号房的故事。内容翔实生动,诙谐有趣。我扮演剧中热心的王大娘,几个小伙伴分别扮演房东、八路干部等,大家排练很认真,几天就排成了,在村里演出后受到热议好评。

  我用白麻做成假发,稍微用墨染了染,盘了个縧儿戴在头上。穿上母亲带大襟儿的褂子,脚腕子扎着腿带子,胳膊挎着篮儿,学着老太太蹒跚走路的样子,拿腔捏调地学老太太说话。我表演的惟妙惟肖,乐得人们前仰后合。记得那天村里的五虎会音乐会正在表演,我们一演出两道会都停了,全村人跑来看我们演。

  这出戏有力的配合了抗日拥军工作,区政府几次调我们到水乡古庄头、郭里口演出。我每次都能临场发挥,配合形势现编几句词儿,每次的效果都挺好。

  记得一九四四年,苏军攻克柏林,新安三区政府召开庆祝大会,调我们演出。那时白洋淀的岗楼都端了,区政府迁到了赵北口。会场在康熙行宫戏楼。雄县城里的日军不断打炮,但只能打到十里铺北头。我们一行穿过炮火封锁线到达会场。那天俺们表演的淋漓尽致,博得了阵阵掌声。还受到区党委表扬,并被命名为“模范儿童团”。

进城侦察敌情

  我多次送过鸡毛信。鸡毛信是党组织的信件,插根鸡毛表示很重要,插三根表示紧急。接受任务时老师讲过:儿童团只能传送,不准拆看。遇有危险,万不得已时一口吞下,千万不能落入敌手。那时儿童团还收集情报侦察敌情。常庄儿童团的直线领导是三区区小队队长郑少臣和侦察员赵波,我是团长,多数是由我接受任务,递交情报。

  一次雄县城里新增了鬼子兵,人数多少,配备什么武器,


上一篇:淀神庙碑记
下一篇:《雁翎队战斗在大田庄》作者:田荣承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