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雄安城市 红色记忆 查看内容

《雁翎队战斗在大田庄》作者:田荣承

2019-7-17 16:49|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414| 评论: 0

摘要: 【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特稿】  《安新县志》记:白洋淀上有两支水上游击队——三小队和雁翎队。三小队主要在郭里口、赵北口一带开展抗日斗争。雁翎队则活动在大田庄一带。《安新县地名概况汇编》又记:大田庄在抗 ...
【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特稿】

  《安新县志》记:白洋淀上有两支水上游击队——三小队和雁翎队。三小队主要在郭里口、赵北口一带开展抗日斗争。雁翎队则活动在大田庄一带。《安新县地名概况汇编》又记:大田庄在抗日战争时期是革命根据地,闻名中外的白洋淀“雁翎队”经常在这里活动。

  大田庄在白洋淀深处,东西是淀泊,有开阔的水面,便于观察了解敌情,南北是鳞次栉比的园田、苇田,便于与敌周旋,游击作战。大田庄四周没有主航道,交通闭塞,没有鬼子的岗楼,隐蔽、幽静,古庙在村东,濒临大淀,是雁翎队战斗、生活、学习的理想所在。大田庄一带,村庄密集,三田庄(大田庄、东田庄、北田庄)相隔一里,东、西李庄只隔一座小桥,距离最远的只有二、三里,便于部队生活、供给。这里芦苇如海,沟濠如织,地形复杂,千变万化,便于部队行军、作战。在这里,演绎着雁翎队许多战斗故事。

  郝淀口歼敌

  1940年9月,这天,县委书记侯卓夫在古庙召开县、区、村干部会,布置反蚕食、反扫荡工作。驻守在大田庄的雁翎队负责大会的保卫工作。这年8月,侯卓夫调任安新后就着手进行党政巩固工作,深入开展民主宪政运动,选举产生县、区、村各级抗日民主政府。他经常深入到旱区、水乡指导工作。

  上午十点左右,在大田庄村西放哨的雁翎队员报告:从端村来了两船敌人,直奔大田庄,船已经到了端村河。

  一听说敌人来了,雁翎队员们个个义愤填膺:

  “他们就是冲着侯书记来的,我们一定保证侯书记的安全。”

  “对!把敌人消灭掉!”

  侯卓夫和雁翎队有着很深的感情,1939年,区小队成立了“雁翎班”,“雁翎班”不断壮大,成为一支独立的水上游击队,1940年,调任安新的侯卓夫给这支水上游击队起名叫“雁翎队”。雁翎队的领导张印青、刘森,三个班长张大德、姜秃、孙革决心打好这一仗。经过研究,决定在郝淀口伏击敌人。

  郝淀口,在大田庄西,它的东面是西洼小淀,西面是郝淀,郝淀口就像个葫芦腰。郝淀口两边是苇塘,地势高,苇子密,雁翎队就埋伏在郝淀口两边的苇塘。

  天快晌午的时候,敌人的两只船出了端村河,进了郝淀,船上有三十几个敌人。

  淀上,光光的水面,没有一点遮拦。雁翎队队员们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把手榴弹打开盖,把大抬杆装好火药、铁砂——————

  敌人的两只船一前一后全部进入郝淀口,队长的盒子枪响了,一刹时,大抬杆响了,随着震天震地的响声,火药铁砂铺天盖地向敌人扑去,浓密的烟雾笼罩着郝淀口。

  “啊!雁翎队!”伪军们嚎叫着。

  “扫帚炮的,大大的厉害!”船上的鬼子哇哇乱叫。

  一颗颗手榴弹从两边的苇塘扔出来,在敌船上爆炸,埋伏在西洼的雁翎队迎头向敌人射击。

  敌人哭喊着:“快往回划呀!”敌船转头要逃,可怎么也逃不出雁翎队的子弹。郝淀水面宽阔,无遮无挡,敌人在明处,雁翎队在暗处,直打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跳水的跳水,敌人的两只船,一只被打得像死鸭子一样漂在水面上,一只船上只剩下两个敌人拼命地划着船向端村逃去。

  战斗结束了,雁翎队划着小船,钻出苇塘,拉着敌船,胜利回到了大田庄。

  挑帘战

  1940年深秋,雁翎队外出执行任务,护送魏明县长去同口,村里只剩下区委书记徐建几个区干部。

  村干部武卫会主任杨红报告:“徐书记,快走,敌人从村西上了村。”

  “向村南转移,村边上有船。”徐建立刻指挥干部们转移。

  干部们从古庙出来,绕过几条小胡同,到了村南河边,徐建先让干部们开船转移,自己回身到了堡垒户田仁江家去取文件。正要出屋,发现院子里有敌人,自己已被敌人包围了。

  “冲出去,只要冲出院子,就到了河边,河边有船等着。”徐建想着,就要出门,他马上停住步,在屋里找了根木棍,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袄,用棍子猛地顶出门外。门外一声枪响,穿透了棉衣,门外的敌人以为是人,慌忙开枪。徐建早已判断出敌人的方向,“叭叭”两抢,敌人应声而倒。徐建冲出屋门,背在房角,一个伪军刚进大门,徐建又是一枪,敌人倒在大门口,他飞身跑出大庙,来到河边。

  “徐书记,快上船,我在这!”雁翎队员田振江喊。

  徐建跳上船,田振江飞似的向对面的苇塘划去。河岸上的敌人驾着船紧追不舍,一阵枪响,子弹从徐建、田振江的头顶上飞过去。徐建心想,船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忙对田振江说:“快倒下,装死!”随着一阵枪响,徐建、田振江倒在船上,田振江倒在后舱板上,徐建倒在船舱。敌人大叫:“打死了!打死了!”敌人一边喊,一边驾着船肆无忌惮地靠近徐建、田振江的船。“打!”徐建一声喊,二人的盒子枪响了,“哒哒哒!——————-”敌人做梦也没想到二人还活着,一点防备也没有,几个伪军中弹倒在船上,其余的慌忙跳水————-“钻苇濠!”徐建喊,田振江紧推双桨,一阵猛棹,小船钻进了弯弯的小濠,淹没在芦苇丛中,徐建、田振江安全地转移出去。

  大淀头除汉奸

  1942年“五一大扫荡”后,根据当时的形势,为了保存力量,继续坚持斗争,对雁翎队、三小队进行整顿缩编。新建的三小队(也称雁翎队),队长郑少臣,副队长刘森,指导员槐泽民,侦查员赵波和田振江(田仁江)。

  “五一扫荡”过后,汉奸、特务横行乡里,危害百姓。雁翎队遵照县委指示:打击敌人,保护人民,壮大自己,武装斗争。开展锄奸斗争,鼓舞人民士气。

  离大田庄五里远,有个村庄叫大淀头,也是日伪的一个重要据点。大淀头有个日伪任命的伪大乡长,叫朱蕴奇,是个死心踏地为日寇效力的狗汉奸。

  1942年10月的一天,雁翎队在大田庄古庙召开会议,研究锄奸斗争,决定坚决镇压汉奸朱蕴奇,由队长郑少臣亲自带人执行锄奸任务。

  夜色笼罩着白洋淀,郑少臣带着队员赵波、张亮、胡保善、李向琪,坐着小船,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就到了大淀头。小船悄悄到了一块苇塘,苇塘不远处就是朱蕴奇的宅院,五人隐蔽在芦苇丛中暗暗观察动静。大约过了一顿饭的时间,朱家大门“吱扭”一声响,大门开了。

  郑少臣和他的四个队员都睁大眼睛注视着大门。

  大门先出来一个人,穿着长衫。这个人郑少臣认识,是东田庄的乡绅,叫田廷贵。“怎么不见朱蕴奇,莫非不在家?”郑少臣正想着,从大门里又出来一个人,定睛一看,正是朱蕴奇,身后没人跟随。郑少臣示意身边的赵波、张亮,三人悄悄走出苇塘。

  “田兄,慢走。”朱蕴奇拱手说。

  “朱大乡长留步。”田廷贵拱手道别。

  “不许动!”郑少臣、赵波、张亮的手枪对准了朱蕴奇和田廷贵。

  “你们是?”朱蕴奇问。

  “雁翎队。”郑少臣说。

  “我是串门的,我不是——————”田廷贵哆哆嗦嗦地说。

  郑少臣低声喝道:“不许叫喊,跟我们走一趟。”

  朱、田吓得面如土色,哪里肯走,赵波、张亮在他们身后猛击一掌,俩人乖乖向前走。

  郑少臣、赵波、张亮押着朱、田二人向前走,胡保善、李向琪在后面担任警戒。

  走到村西的大堤上,朱蕴奇和田廷贵跪地求饶。

  郑少臣对田廷贵说:“今天我们不杀你,今后,再与汉奸为伍,绝不轻饶!”又警告几句,放了田廷贵。

  郑少臣宣布:“朱蕴奇认贼作父,效忠日寇,残害百姓,鱼肉乡里,实属罪大恶极,经三区区政府决定,立即执行枪决。”一声枪响送他见了阎王。

  郑少臣五人上了小船,穿濠过淀,回到了大田庄。

  除三害

  1942年腊月初,雁翎队在古庙召开会议,执行区委的决定,坚决除掉白洋淀上的“三害”:王家寨据点伪中队长韩恩荣、郭里口据点伪参谋曹茂林、伪联络副官冯德新。这三个人,残害抗日干部,欺压百姓,奸淫妇女,抢掠民财,无恶不作。

  腊月二十二,侦查员赵波报告:王家寨据点伪中队长韩恩荣回大清河北探家,雁翎队长郑少臣当即决定,由他和队员张亮完成这个任务。

  腊月二十三的黎明,明亮的寒星高悬在天幕上。寒冬的白洋淀,百里冰封,光滑坚硬的冰面上,两辆冰床风驰电掣般驰骋在通向王家寨的冰道上。前面撑着冰床的是郑少臣,后面撑着冰床的是张亮,俩人身穿黑色土布棉袍,腰间扎一条布腰带,头戴护耳毡帽,完全是冬季撑脚的脚夫。

  天刚蒙蒙亮,就到了王家寨岗楼底下,俩人把冰床驻在显眼的地方,装着等脚的样子。郑少臣对张亮说:“必须想法揽住韩恩荣这个脚。”

  张亮笑笑说:“没人敢揽,除非咱们俩。”

  郑少臣看看四周,撑脚的脚夫们都离得远远的。

  太阳刚刚露出远处的冰面,俩人不停地在冰面上踱着步,冷了,就搓搓手,跺跺脚,两眼注视着岗楼的动静。

  岗楼的门开了,伪中队长韩恩荣穿着一件崭新的蓝缎棉袍,背着大包小包,站在村边上扫看着撑脚的冰床。停在冰面上的冰床一动不动,没有一个撑脚的主动上前揽脚。

  郑少臣装着要躲开的样子,拾起冰床套绳,拉着冰床往外走。

  “撑脚的,过来!”韩恩荣冲着郑少臣大喊。

  “先生,你叫我,你上哪去?”郑少臣问。

  “大清河北。”韩恩荣说。

  “先生,这道太远,我——————”郑少臣装作为难的样子。

  “道远我多给钱,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叫别人。”韩恩荣霸气地说。

  郑少臣说:“先生,既然先生多出钱,请上冰床。”

  郑少臣撑着韩恩荣飞快地向大清河奔去,空旷的淀面上没有一个人影,韩恩荣安稳地坐在冰床上眯着眼睛。穿过大淀前面就是苇塘,郑少臣看见张亮已经绕到前面的苇塘。快到苇塘了,郑少臣挥动手中的篙丫子,紧撑几下,跳下冰床,那冰床载着韩恩荣,带着巨大的冲力撞到苇地上,韩恩荣一头撞在苇地,又重重地摔在冰面上。

  “你————-”韩恩荣在冰面上挣扎着,一睁眼,两支乌亮的手枪对准了他。

  郑少臣宣读:“查韩恩荣欺压百姓,奸淫妇女,抢掠民财,作恶多端,判处死刑,以儆效尤。”说完举枪打死韩恩荣。张亮把区政府的布告盖在汉奸的尸体上。

  1943年初,雁翎队决定除掉日伪特务冯德新。冯德新是伪联络副官,负责进行王家寨、郭里口两据点的联络。此人是日伪特务,鬼子的忠实走狗,他经常刺探八路军、游击队的军事情报,残害抗日干部。

  这一天,雁翎队员赵波、胡保善、田振江三人奉命来到王家寨。侦察到冯德新正在保公所给各村伪保长开会。三人直奔保公所。

  这保公所,紧挨着敌人的岗楼,冯德新做梦都没想到雁翎队从天而降。

  冯德新正在给伪保长训话:“——————嗯,有的保长人在曹营心在汉,一旦发现,统统死了死了——————-”

  门突然打开,三个雁翎队员冲了进去,赵波一个箭步窜到冯德新身旁,用手枪顶住冯德新的脑袋,厉声说:“不许动!”

  冯德新负隅顽抗,伸手就要掏枪,田振江手疾眼快,劈手夺过冯德新的枪。这时,冯德新身边的一个伪军班长撒腿要跑,胡保善飞起一脚,把伪军班长踹得头撞在墙上,血顺着脸直流,胡保善上前下了他的步枪。伪保长们吓得浑身像筛糠,看到眼前情景,个个呆若木鸡。

  赵波二目圆睁,喝令一个吓得浑身颤抖的胖保长:“快把腰带解下来!”

  胖子保长赶忙把自己的腰带解下来,交给赵波。

  赵波把冯德新双手一背,三下两下捆了个结结实实。又喝令另一个伪保长解下腰带,把伪班长也捆了起来。又厉颜厉色对几个伪保长说:“你们都看到了吧,狗特务冯德新给小鬼子卖命,残害共产党干部,雁翎队对他执行枪决。如果你们执迷不悟,再给鬼子办事,欺负老百姓,跟冯德新一样下场!”

  赵波、胡保善、田振江三人押着冯德新和伪班长,走出保公所,穿过王家寨大街,一直走到村东南的苇塘,胡保善照着他的后膝窝猛踹一脚,冯德新“咕咚”一声跪在地,胡保善举起手枪对着冯德新的后脑勺扣动扳机,只听“呯”的一声,冯德新倒在血泊里。那个伪班长吓得尿了裤子,经教育后,释放。

  1943年,夏季的清晨,白洋淀上,十里荷香,百鸟欢唱。雁翎队的三只小船飞快地向郭里口村驶去,准备端掉郭里口岗楼,除掉汉奸曹茂林。曹茂林是郭里口岗楼上的伪参谋,白洋淀上三害之一,坏事做绝。

  郭里口岗楼有个伪军,叫刘纪堂,是八路军的内线,今天早上是他值班站岗,约好九点前放下吊桥。

  雁翎队的三只小船到了郭里口岗楼下,兵分两路,一路由队长郑少臣带领手枪班端岗楼、除汉奸,一路由指导员槐泽民带领,隐蔽在岗楼附近的苇丛中,做为接应和打击逃窜之敌。

  岗楼上刚刚放下吊桥,郑少臣带领着手枪队飞似地冲进岗楼。在内线刘纪堂的带领下,郑少臣和张亮闪身进了伪参谋曹茂林的屋。

  屋里,曹茂林正叫一个伪军给他理发,他迷糊着眼,嘴里还哼着小曲,雁翎队进来,他根本不知道。

  郑少臣用手枪顶住曹茂林剃了的半个脑袋:“不许动!”

  曹茂林假笑着说:“别闹别闹,自己人自己人。”

  郑少臣威严地说:“我们是雁翎队,走!”

  雁翎队的队员们把岗楼的敌人都集中到大院,又忙着清理收缴的武器弹药。

  忽然,曹茂林挣脱了身上的捆绳,发疯似地跑出大院。

  郑少臣命令:“开枪!”

  队员李向琪追出院子一甩枪,子弹正中曹茂林的后心,这个鬼子的汉奸走狗终于没有逃脱覆灭的下场。

  雁翎队大获全胜,缴获步枪12支,手枪一支,还有很多子弹和战利品。击毙伪参谋曹茂林,俘虏伪军12名。

  三只小船满载着战利品,满载着胜利的喜悦,回到了自己的宿营地——大田庄古庙。

  雨夜端岗楼

  1943年7月,这天傍晚,在古庙濒临的溡猴淀苇塘边,聚集着雁翎队的二十只小船。雁翎队政委(三区书记)刘刚正在做战前动员:“同志们,抗日形势一片大好。鬼子、伪军如同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我们的力量一天天壮大,已经从防御转为进攻,主动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今天晚上,我们要端掉大淀头岗楼,给敌人一个致命打击,拔掉鬼子安在白洋淀的这颗钉子,为乡亲们报仇雪恨。雁翎队是一支屡建奇功的队伍,大家一定要奋勇杀敌,端掉岗楼,再立新功。”

  刘刚的话刚讲完,队员们就举拳头高喊:“坚决打好这一仗,敌人必败,我们必胜!”

  队长郑少臣做了战斗部署:“第一战斗小组,郑少臣、赵波和二班长王贵带领七名战士拿掉岗楼里三、四层两个班的伪军。第二战斗小组,邓砚池同志(区委委员)和三班长邸志科带领五名战士拿掉二层一个班的伪军。第三战斗小组,刘刚政委和李向琪到北院东屋北里间,捉拿伪中队长胡凤才。第四战斗小组,槐泽民副政委和史洛刚带领五名战士拿掉后院西房半个班的伪军。第五战斗小组,一班长赵大带领全体步枪班战士在大淀头村西的大堤上做好埋伏,准备阻击敌人援军。各战斗小组准备好枪支、手榴弹,行动要轻要快,突然袭击,打他个措手不及。大家记住了没有?”

  干部战士异口同声:“记住了!”

  郑少臣一声令下:“出发!”二十只小船如同离弦的箭,向大淀头驶去。

  天阴得像锅底,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借着水光,才看到小船黑魖魖的影子。二十只小船穿过大田庄的杨家岗河,跨过北田庄的刘通淀,进了淀头沟子,小船放慢了速度,无声地流动着,慢慢靠近大淀头。在离村不远的苇塘,二十只小船隐藏在苇丛中。

  不远处,大淀头五层高的岗楼影影绰绰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每层楼还亮着灯光,像敌人的眼睛乱眨着。大家机警地注视着岗楼的动静。

  郑少臣思前想后,三个月前,区委派一个同志打进敌人的岗楼,这个人姓朱,共产党员。

  老朱曾在县城饭店当过厨子,炒得一手好菜。老朱进了岗楼当厨子没多久,就跟伪军们熟了,有时还陪伪军们打几圈麻将牌,他把伪军的布防及住宿等情况,就连岗楼的建筑结构也摸得一清二楚。原来岗楼是旧楼改造的,二层楼有一间空房,几个窗户都是用泥垒砖把窗户堵死,并不坚固。

  老朱把这些情报送给区委,区委又根据老朱提供的情报绘制了岗楼分布图,岗楼结构都做了记号,郑少臣就是根据这些情况制订了袭击岗楼的方案。

  郑少臣在区委书记刘刚耳边说了几句,带着张亮悄悄上了岸,摸到岗楼下。俩人躲避在一个苇垛后面暗暗观察岗楼动静。只见大门紧闭,没有伪军站岗放哨,岗楼里灯火通明。俩人一动不动,蚊子咬也不敢拍一下,眼睛紧紧盯住岗楼。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岗楼里的灯一个个熄灭了。郑少臣让张亮留下继续观察岗楼的动静,迅速跑回队伍隐蔽的苇丛,向刘刚、邓砚池报告了情况。

  郑少臣低声说:“敌人已经睡了,大门没有设岗哨,也没有巡逻的伪军。”

  刘刚说:“按计划行动。”

  郑少臣命令:“各战斗小组,出发!”

  各战斗小组的队员们身轻如燕,脚步如飞,很快来到岗楼下。

  郑少臣命令几个战士把梯子搭在二层楼上,寻找那间空房的窗户,很快找到了,果然砖头是用泥砌的,不坚固,战士们一块砖一块砖地撬下来——————

  就在这时,天上下起雨来,大点大点的雨点砸得人脸生疼,瞬间,电闪夹着滚滚雷声,瓢泼大雨从天而至。在雷声、雨声中,队员们很快把堵住的窗户拆开,内线老朱一听有动静,早上了二层楼那间空房,把窗户插销打开。原来这间空房是大地主朱百万家女眷的住房,二层楼上还有伪军一个班。郑少臣指挥队员们从窗户进入空房,再下到底层。

  郑少臣带着第一战斗组顺楼梯直奔三、四层,上到第二层,看见楼梯口站着一个伪军。

  伪军问:“谁?”

  “是我。”郑少臣说着,冲到伪军眼前,用手枪顶住伪军的脑袋,“不许动!”

  张亮上前一步,劈手夺下伪军的枪,堵上嘴,捆起来。

  郑少臣、赵波、王贵和第一战斗组的队员们快步到了三层楼,这里住着伪军一个班,伪军们正睡头觉,睡得跟死猪一样。郑少臣命令队员把挂在墙上的步枪摘下来,赵波、王贵和几个队员早上了四层楼,把枪摘下来。

  郑少臣叫醒睡觉的伪军:“我们是雁翎队,你们被俘虏了。”

  邓砚池和邸志科带着五个队员冲进二层那个班,队员们摘着挂在墙上的枪,一个伪军问:“谁?”

  “雁翎队。”战士们齐声说。

  “我的妈呀!”伪军吓得把被子蒙在头上。

  刘刚、李向琪带领第三战斗组冲到北院东屋,只见伪中队长胡凤才只穿一条短裤衩,四脚朝天躺在床上,呼噜打得震天响,睡得正香。

  刘刚上前一步,从他枕头底下抽出盒子枪。

  “谁呀?别闹了。”胡凤才迷迷糊糊地说。

  “我们是八路军、雁翎队。”刘刚和李向琪威严地说。

  胡凤才一骨碌爬起来,看到用枪逼着他,在床上直磕头:“饶命,饶命!”

  副政委槐泽民和史洛刚带着第四战斗组的队员冲到后院西房,一个伪军拿起一颗手榴弹要扔。内线老朱提着伪军的名子大喊:“丸子,别扔,你不要命了。”吓得伪军立刻把手缩了回去。队员们摘了挂在墙上的枪,半个班的伪军乖乖地当了俘虏。

  雁翎队端了大淀头岗楼,活捉了伪中队长胡凤才,俘虏了三十多伪军,缴获了全部枪支弹药和大批物资,随后又端掉了北田庄的岗楼。

  雁翎队战歌永远传唱

  如今,在大田庄,仍传唱着那豪迈、高亢,气势磅礴,斗志昂扬的《雁翎队之歌》:

  划吆!划吆!

  小木船,划向前。

  打鬼子!捉汉奸!

  问我的家来,

  家不远哪!

  家就在白洋淀。

  长火枪,小木船,

  扫帚炮就在船头安。

  昨天我水上把雁打,

  今天又和鬼子缠!

  问我的姓来,

  问我的名啊,

  雁翎队威名振。

  端炮楼,除汉奸,

  虎胆熊心闯狼群,

  水上摆下迷魂阵,

  芦苇丛中把敌擒。

  问我的武器,

  哪里来呀,

  东洋鬼子给我们造。

  东洋枪,东洋刀,

  东洋子弹东洋炮。

  浑身上下是东洋货,

  雁翎队员本领高。

上一篇:【水淀风来】儿童团往事——革命回忆录
下一篇:《烽火中的同口镇》作者:王英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