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电话:13754426882
  • 打造雄安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雄安城市 红色记忆 查看内容

信仰的力量

2021-1-24 16:27|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130| 评论: 0

摘要: 部队领导十分关心刘文国的健康状况,志愿军刚刚回国,担任六十三军一八八师干部科科长的刘文国就被组织送到北京治伤养病。此时,国家已进入大规模建设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明确提出要建设一支优良的现代化的革命军队 ...

信仰的力量 573d27319690b6da976f24d16cff1e00.jpg

      部队领导十分关心刘文国的健康状况,志愿军刚刚回国,担任六十三军一八八师干部科科长的刘文国就被组织送到北京治伤养病。

      此时,国家已进入大规模建设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明确提出要建设一支优良的现代化的革命军队,以保卫社会主义建设、防御帝国主义侵略作为军队建设的总方针、总任务,并从1954年开始围绕这一中长期的中心工作训练部队、培训干部。刘文国从医院返回部队后不久,被调派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政治干部学校学习。毕业后继续在部队从事政治工作。

      1965年初,刘文国考虑到自己的伤病状况已不适合在部队工作,便向上级提出转业到地方的请求并获得批准。1965年8月,刘文国转业到北京工作。1966年,刘文国、王荣珍所在的国家测绘局地图出版社像全国一样搞起“文化大革命”运动。刘文国被单位里的造反派打成“反革命”“走资派”,刘文国、王荣珍都分别受到无数次批判斗争。

      造反派为了整理诬陷刘文国的材料,派人去他的老家任丘县调查,问当地村干部:“刘文国当年打死过人没有?”村干部回答:“刘文国当年是打死过人,但打死的是日本鬼子狗汉奸,打死的都是坏人。刘文国是个大好人!”

造反派又去六十三军军部调查,军政委刘炎田对他们说:“刘文国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人老实,刘文国是好同志。你们不要再来了,再来也不接待了。”

在被造反派批斗迫害的日子里,刘文国刚直不阿、坚持真理。他和王荣珍互相鼓励,坚信党,坚信群众,对自己恪守的理想信念、对当年选择的革命道路毫不动摇。

1978年,上级组织为刘文国、王荣珍彻底平反,恢复了名誉。

刘文国于1985年离休后,仍然关心党和国家的大事,关心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变化。他坚持多年看书读报,思考问题。他热心公益,看到社会上清洁工人手少,就每天主动上街清扫马路。

信仰的力量 2044424f14de33949d02d27dc89a9fad.jpg

1978年, 刘文国、王荣珍夫妇与儿女们的合影

刘文国、王荣珍的老战友,一八八师副政委陈友林离休后,于2000年来京看望他们夫妇,为他们赋诗一首:“光阴荏苒五十秋,岁月匆匆如水流。青丝银发斗邪恶,蚕丝不尽志未酬。”这也正是他们夫妻一生的真实写照!

2003年4月25日,刘文国因病在北京去世。王荣珍率子女们举办了简朴的家庭告别仪式,没有惊动组织、同志和亲友们。

刘文国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

王荣珍在子女的陪伴下幸福地生活着。她积极参加单位和社区的党组织活动,还常常应邀参加中小学校举办的革命传统座谈会、报告会,给少年儿童讲述过去的故事,鼓励孩子们德智体全面发展、茁壮成长,接好老一辈的班。

信仰的力量 d3252ac998fc4969d89f3ebd5e176ea0.jpg

王荣珍到学校、社区参加宣传革命传统活动

2016年初夏,87岁的王荣珍老人在我们的陪同下回到曾经生养她的白洋淀。

信仰的力量 4676d308f892853367053e6df6a95635.jpg

2016年,王荣珍在白洋淀雁翎队纪念馆

站在赵北口镇曲折蜿蜒的十二座连桥上眺望,东西两侧千顷淀塘,烟波浩渺,水天一色。永定河、大清河、唐河、漕河、潴珑河等九河之水在此汇聚,穿过众桥,仍隐约可见赵北口古镇当年四面临水的风采。这里自古以来就是白洋淀连通保定、天津、北京的水旱码头和交通咽喉。远在宋辽,这里曾是爱国者御敌的天然屏障;在近现代,日军从这里入侵,烧杀抢掠,妄图占领全华北,这里又成了抗击侵略者的战场。刘文国、王荣珍当年就是从这条路上走出去,半个多世纪风雨同舟、休戚与共!无数白洋淀的优秀儿女就是从这条路上走出去,走向华北,走向全中国,走向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战场!成千上万像刘文国、王荣珍这样的中国最普通、最底层贫苦农村的兄弟姐妹,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他们懂得了“家国天下”的道理,将自身的利益与国家、民族的利益自觉地结合起来,为民族的生存和解放义无反顾、浴血奋战!

信仰的力量 5c3f0e925369e598b83fbcb0a03d12ef.jpg

2016年,王荣珍与曾外孙女在一起

在白洋淀、保定、石家庄等地,我们走访了若干位还健在的刘文国、王荣珍当年的战友。这些曾经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叱咤风云、出生入死的燕赵勇士,虽已风烛残年,有的老人身体里至今还存有弹片,但在与他们的交谈中,我们仍能强烈地感受到他们生命中那种特有的韧度和硬度,那种淡泊和从容。回忆往事,他们只谈组织,只谈战友,丝毫不谈自己。说到自己时只有一句话:“我们是死剩下的……”是啊,正是那些英勇牺牲的先烈和这些九死一生的前辈们,在青春年少时代跟着共产党创出了惊天动地的事业,让世界看到了一个崭新的真正的中华民族!我们决不能忘记历史,也应倍加珍惜今天!

陪同王荣珍老人告别赵北口镇时,正是晚霞满天。我们突然发现,白洋淀的血色云霞竟是如此美丽动人。汽车披着晚霞在高速路上行驶,霞光中仿佛又随风飘来那动人心弦的歌声:

白洋淀的芦花,

白洋淀的水,

白洋淀的雁群绕着彩云飞,

望着飞雁想起那英雄的雁翎队。

出没芦苇荡,

奇兵巧迂回,

迎风斗浪端炮楼,

人民战争显神威……

(稿件来源:《白洋淀走出的抗战夫妻》河北人民出版社 2016.1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684天。欢迎光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