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电话:17897574885
  • 打造雄安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人文风景 查看内容

白洋淀读荷

2019-7-12 13:54|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53| 评论: 0

摘要: 炎夏,人们纷纷近水而乐,试图从波光潋滟间寻觅一丝清润。你也如是。近年,每每临近农历六月中,你便来到河北安新县白洋淀,以观荷名义,体味酷热中的清丽之美。启明星初现,你拉开窗纱挥别酣梦,去白洋淀赏荷,像是 ...
      炎夏,人们纷纷近水而乐,试图从波光潋滟间寻觅一丝清润。你也如是。近年,每每临近农历六月中,你便来到河北安新县白洋淀,以观荷名义,体味酷热中的清丽之美。

      启明星初现,你拉开窗纱挥别酣梦,去白洋淀赏荷,像是去猜度一首饱含禅思的朦胧诗。拢纱般的晨岚,在通往码头的观景大道,上缓缓游移,让你有踏雾登云之感。萦回于池塘之上的鸟儿瞅啾对语,栖身在高柳上的蝉吟声韵悠长。一切都是那么恬静、那么淡然,特别是水中的荷花,在梦幻似的流波中摇曳,让你看不清圆叶的绿、娇瓣的红,惟有若即若离的缕缕清香向你飘来……一切一切都任你退想、任你感悟,《爱莲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含义,此时此刻被大自然诠释得淋漓尽致。

      在淡淡晨雾中“读荷”,没有围观、没有旁议、没有解说、没有提示,更没有嘲讽……只需静观遥想,便会让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萦绕于散履之间。你由此认定,唐代七绝圣手那首《采莲曲》是在晨雾赏荷时所写,否则不会吟出“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坐在游船码头的“北地西湖”竹廊,感受几缕杭城气韵。人们谈及荷花,常会想到江南,想起江南美荷,又自然会提到西湖之畔那首脍炙人口的咏荷诗。你遥望迷离在晨雾中、色彩斑驳的荷花群,忆起初识白洋淀的情景。那天黄昏,骤雨初歇,县委宣传部领导听说你来到白洋淀之畔,派人驾快艇、披彩虹,来到北京作协笔会所在地一任丘市一家度假村。接你登艇之后,一路劈波斩浪,来到安新县城一家老字号饭庄,与宣传部领导、旅游局领导举杯畅叙。当时,也是荷花盛开之时,谈及古诗词,话题便转向南宋杨万里。于是,你侃侃而谈《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的创作背景,与几位文学爱好者拉近了距离……

800余年前,盛夏,也是踏晨雾、看名荷的时段。拂晓便入寺散步的杨万里,在西湖之畔的长亭送友。送别之人是直阁秘书林子方(为皇帝草拟诏书的秘书)。这位被升任福州、担任地方长官的年轻人心高气爽、喜于言表。而深谙官场险恶的杨万里则不这么想,在送别诗中,以隐喻笔法,劝林子方不要去福州。

诗中“毕竟西湖六月中”。指的是林子方所在位置与“炙热”程度。西湖,位于南宋首都临安。杨万里在提示好友,在天子身边炙手可热。西湖的“荷花”,毕竟“风光不与四时同”,强于到小城市当市长。

“接天莲叶无穷碧”,“接天"中的“天”指的是天子。诗人很想告诉好友,在西湖(天子身边)即便是普通的荷叶,也接着天,不同寻常,大多都会“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日”,自然是皇帝。身为林子方上级兼好友的杨万里以诗歌为形式,苦苦劝着,一再提示,说天子身边的秘书,周围官员,连“红”都是别样的“红”,远胜于“放外任”。然而,林子方丝毫没有细品诗的含义,竟然以点赞对之。

你认定,那天清晨,南宋中兴四大诗人之一的杨大官人,与好友挥别后,饮了不少酒。

农历六月的白洋淀,映日的荷花的确是别样红。或乘画舫、或乘渔舟、或乘快艇、或乘竹筏......以逍遥姿态漂泊于星罗棋布的“淀泊”里,除了感受潋滟千里、渔舟放歌之外,过眼的渔村、惊起的孤骜,特别是仰观蓝天白云、平视绿苇红莲……让你充分体味到天然画卷如此奇美,华北明珠不虚此名!

你端详那一片片圆润、伸展、挺立、碧绿的荷叶,认定那是映衬朵朵娇瓣的不二标配。青少年时,你曾一度徜徉在武林。大成拳拳谱上那句“松风水月,未能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融入方其朗润。莲出绿水,飞尘不能染其叶”。由此,让你对荷叶产生一种特有的爱慕。眼前这一片如伞如盖、流动着晶莹水珠的荷叶,再次让你心潮如涌。

在这片开放性5A级旅游景区观荷,自然首选荷花大观园。船泊岸、人登岛,走入大观园,已是红日中天。沿岸柳一路缓行,但见“淀中岛、岛中湖”之内,一片片红荷酣畅绽放、粉嫩醉人。小桥之下,睡莲静美;亭台之间,王莲贵气。缕缕清香沁人心脾、依依荷影引动诗情。一泓碧波中,四面观音雕像垂目而立,一曲多心经弥散开来,让你倏然感悟:荷香之境、空灵之音的博大深沉,岂是文字、语言、表情、动态可以概括!

面对满目荷香,你脑际忽然掠过两位历史人物。那是《金史》记载的金章宗完颜璟与元妃李师儿。你依稀记得,一日暴雨如注,因为没带雨具,你滞留在北京“雕刻时光”书屋。于是,你毫无目的地翻阅史书,无意间“邂逅”金章宗完颜環。古今很多文人墨客在议论这位既多情又多才的皇帝时,总把他与宋徽宗联系到一起,甚至说完颜璟是宋徽宗赵信的“转世灵童”。这也难怪,宋徽宗与完颜璟都酷爱书法与收藏。前者迷恋才女李师师;后者宠幸美女李师儿。生长在今日安新县一带的李师儿喜爱荷花,即便到了京城,依然念念不忘。那日,李师儿吟诵完颜璟创作的“蝶恋花”之后,翩然起舞、姿态优美。完颜環问起舞蹈的名称,李师儿说,这是家乡的荷花舞。一瞬间,情种完颜璟便把元妃李师儿的体香与荷香想到一起,同时,也了解到宠妃思乡之情。不久,这位风流帝在巡幸李师儿家乡之时,把那座小城拓建为方圆九里、城高三丈、阔九尺、池深一文的州治,并把它改名为渥城。(现今安新县城)在东城建起梳妆楼,西城筑造观莲台。在观莲台一侧,挖了荷花池。由此,这里的荷花便生根发芽、渐渐成为一景……

荷灯轻移飘浮,到目力所及之处,便成为辉映淀泊的点点彩星。此时,万亩名荷倘若入梦,也会有璀璨感和轻灵感吧?

从夜码头归来,几位文友执意要小酌畅叙。于是,水畔小楼,波光靓影、夜风习习、知己把酒,古今评说、佳句迭出。让你拍案惊奇的是,佐酒的小菜,依然与荷相关,一盘凉拌荷芽、一份糖酥荷花、一份冰糖莲子、一份鱼香藕合……你似乎看到,春光下的“小荷才露尖尖角”,夏雨后的“映日荷花别样红”,秋风下的“采莲情歌随渔火”,冬雪后的“肥藕如舟泊寒江”。多情的叶、花、根茎!与人们亲近的名荷!展现娇柔清丽之后,竟然也能可成为美味儿,引发人们浮想联翩。

我在想,白洋淀观荷,在“近赏”之余,是不是还应该驻足思远?

(稿件来源:《中关村》2016年第8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