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电话:13754426882
  • 打造雄安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故事传说 查看内容

老猫剩大闹鄚州庙

2019-12-14 21:36|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125| 评论: 0

摘要: 老猫剩是东北人。刚起名时想叫狗剩,一打听村里早八个狗剩啦!想叫驴剩吧,有人说跟公驴生殖器同音,实在不雅,就叫了猫剩。说是这样叫好成人。你还别说,猫剩上面四五个哥哥姐姐全夭折了,就猫剩成人了。猫剩成人也 ...
老猫剩是东北人。刚起名时想叫狗剩,一打听村里早八个狗剩啦!想叫驴剩吧,有人说跟公驴生殖器同音,实在不雅,就叫了猫剩。说是这样叫好成人。

你还别说,猫剩上面四五个哥哥姐姐全夭折了,就猫剩成人了。

猫剩成人也不那么一帆风顺,他十二岁那年,‘九一八’事变,全家遭了难,剩下他孤身一人随难民逃进关里。后来他流浪到了北京天桥,靠讨饭度日,要饱了就去书场听书。

一位说数来宝的老艺人收留了他。开始他每天帮老艺人扫扫场子,敛敛钱,后来又学会了几个小段儿,几个单口相声,就给老艺人垫垫场,不想后来还真顶了用,成了老艺人的助手。俩人相依为命,生活还算可以。

几年后,厄运再次降临,老艺人一命归西,猫剩没了依靠。接着‘卢沟桥事变’日本鬼子进了北京,天桥混不下去了,猫剩只好离开北京。

后来,猫剩在冀中各县,白洋淀一带,赶庙会,撂地摊说单口相声。尽管他二十出头了,还是瘦小枯干,长得跟小鸡子似的。再加上他罗圈腿、虾米腰,左膀低右肩高。前门楼头,后梆子瓢,天生一副怪相,让人一看就想乐,倒是说相声的材料。


那年头吃这行饭也不容易。有一天在十方院庙碰上一档子事。

那天,猫剩占了个场子,刚说了两段,通道口被一个卖冰水儿的占了,外面的进不来,里面的出不去,马上就乱了。猫剩表演不下去了,就来找卖冰水儿的对付,求他挪一挪。打躬作揖,大叔长大叔短,喊了半天,人家不理茬儿,一寸都不挪。还是一个劲儿地吆喝:“喝来!喝来!不甜死人不要钱!”

怎么说怎么不行,猫剩没辙了,说:“这相声今天不说了,来碗冰水儿喝吧!”

那时的冰水儿,就是弄半盆水,加块天然冰,再放点儿糖精、食色、柠檬汁什么的,那个年代那就是上等饮料了。

卖冰水儿的盛了一碗,猫剩接过来一饮而进。突然他双目紧闭,身子一挺,向后一仰,像舞台上摔僵尸的动作,‘咚’地摔在地上。

卖冰水儿的过来一摸鼻孔:“坏了,没气儿了。”拉,拉不起来,掫,掫不动。上来四个壮小伙子,撅胳膊撅腿儿,撅了俩多钟头,楞没撅动。一会儿,整个庙会传开了:“卖冰水儿的喝死人了!”人们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这冰水儿当然卖不成了。卖冰水儿的都挂了哭声:“怎么办哪?”

这时人群里出来一个老头儿,拿扇子柄一捅猫剩的咯吱窝,猫剩痒得受不了,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喊:“可甜死我了!”卖冰水的刚吆喝来:“不甜死人不要钱”。

这一折腾,把卖冰水的买卖搅黄了,不但当天卖不了,后来也卖不了啦,都说喝他的冰水死了人。他只好歇业改行,领教了猫剩的‘厉害’。

后来这事传开了,猫剩也小有名气了,一般人不敢招惹他。

接下来咱再说说“猫剩大闹鄚州庙”。

“天下大庙数鄚州”。鄚州的药王庙大,庙会的规模更大,尽管兵荒马乱,还是很壮观,两台大戏,十几个说书场,都挤满了人。

那时说书的有个行会,公推了位大师兄。大师兄负责集中租赁场地,这样对外便于争取更多的听众;对内分配场次,避免艺人间的纷争。所以,唱大鼓的、说评书的、打落子(一种竹板书)的艺人们来到庙会,都先找大师兄要场子。

猫剩是说相声的,也想加入这个行列,也来找大师兄要场子。

恰好大师兄不在,一位二师兄代大师兄办事。

猫剩一抱拳:“二师兄……”这位二师兄很傲,根本看不起这个说单口相声的年轻人。脸一绷:“谁是你二师兄?”猫剩马上改口:“师叔……”“师叔也不行,你算那门儿的?”“我该怎么称呼您?”“叫师爷还差不多。”猫剩压了压火儿,心说:“叫师爷就叫师爷,给安排个场子挣钱就行。随口说:“师爷您好?”二师兄倒拿起架子来了:“什么事儿啊?”“我想要个场子。”二师兄说:“好说,出了镇口,那有十亩大的黄沙滩,全归你了。”猫剩一楞,顿了顿,作了个揖:“谢谢师爷!”转身走了。

猫剩出了门,二师兄哈哈大笑:“嘿!这种傻小子还吃开口饭,挨了耍还‘谢谢师爷’!”

猫剩能咽下这口气吗?当然不能,他有他的损招儿。

第二天,猫剩在街上找了几个小混混,如此这般一说,几个人哈哈大笑满口应承。

一会儿几个人牵来一条狗,用绳子勒死,又找来一张八仙桌,翻过来腿儿朝上,绑上两根杠子,然后把狗放上。

这时猫剩也扮好了,穿了身白孝袍子,头上戴着白孝帽子,肩上扛着纸糊的白幡,手里捧着插着打狗棒的碗,招呼了一声:“哥儿几个跟着我走吧!”

到了大街上,猫剩扯开嗓门嚎啕大哭;“我师爷爷呀——哈!我师爷爷呀——哈!”几个混混抬着狗跟在后边,开始了给狗出殡。

这下可热闹了,谁见过给狗出殡的?人们都来看新鲜,前呼后拥地跟了一街筒子,一会儿消息传开了,看戏的,听书的、逛街的都跑来跟着看。
猫剩走一段还摆回路祭,三跪六拜,四磕八叩,认认真真,还真象那么回事。越这样人们越爱看,聚得人越多。

猫剩一路嚎着出了街口,奔了那十亩黄沙滩。人们还都跟着,想看看怎么给狗下葬。赶庙会的人来了八成,少说也有上万口人。

到了沙滩上,猫剩把孝袍子一脱,孝帽子一摘,随手掏出几块钱给了混混们:“哥几个回去剥狗,炖狗肉,打一壶好酒,等着我。”然后把八仙桌翻过来,跳上桌子,开始了表演相声。他说了一段又一段,使出了看家本领,乐得人们前仰后合,谁也不愿离去。

流动小贩,推车的、挑担的是哪儿人多奔哪儿,也跟着来到这儿,稍后,一些耍杂技的,变戏法的,打把式卖艺的,见这儿人多也奔了这儿,在周边撂起了场子。

相反,街里倒冷冷清清,戏台下寥寥无几,说书场里不过三五个人,只好停了表演。整个庙会被搅黄了。

二师兄是又羞又气,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自以为给人家当了师爷,占了便宜,不料被人家当了狗,还是死狗,还给出了殡。闹得满庙会的人都知道这事了,二师兄这跟头栽大了。真不知老猫剩这么大本事,把人都聚到了黄沙滩,搅黄了庙会,害得同行都做不成生意。转念一想:反正今天过去了,明天不能再折腾了吧?

嘿!哪知道第二天,猫剩的招儿更损。

第二天猫剩去了警察所,递上两包香烟,如此这般一说,这帮嘎小子乐得直蹦高,连说:“行!行!这个忙我们一定帮。”说着猫剩拿出准备好的道具——白纸糊的‘招子’有三尺多长,上面写着‘枪毙老猫剩’,又拿了条绳子往两条胳膊上绕了几绕,双手一背,象捆着一样,警察们给他插好‘招子’。猫剩低着头在前面走,十几个警察扛着枪在后面跟着。一出警察所有人问怎么回事,警察说:“崩老猫剩去!”

这下街上又热闹了,又跟了好多人看。还有人不懂装懂:“看!昨天他搅了庙会,今儿个就枪毙了!”。警察“押”着猫剩游了一趟街,逛庙的人都跟着看,那人可着街拥,戏台底下,说书场里又空了。

猫剩看看人够多了,又奔了黄沙滩。到了那儿,抖开绳子,跳上桌子,又表演开了……

说书的艺人们受不了啦!一齐找大师兄说:“快把老猫剩请回来吧!明天说不定还出什么幺娥子呢!”庙会的组织人也找来了,说:“快把猫剩安顿好了吧,不然咱这庙闹不成了!”

大师兄只好带着二师兄来到黄沙滩。猫剩一见二师兄一猫腰:“师爷爷好!”二师兄臊得脸红到了脖根。大师兄一把拉住老猫剩说:“师弟,二师兄和你闹玩儿呢,咱这玩笑开大了,快回街里吧,你爱占那场占那场,随你挑……”

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创文章。欢迎转发、收藏、关注、点赞。如需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作者简介:宋忠臣,1946年生,中共党员,河北雄县人,曾任小学、中学教师、校长。退休后从事写作,著有《白洋淀的故事》(一)(二)集,《雄县民间文学》等。现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保定市作家协会会员,雄县志副主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