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45|回复: 0

【雄安茶社】淀上人家(二十六)

[复制链接]

631

主题

321

帖子

188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83
发表于 2017-9-21 22: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前言:

今天的正文似乎与往日掺杂着詹大善人一家的阶级斗争相比,显得平淡了不少。但对红灯夫妻一家曾经不堪回首的遭遇以大篇幅的文字加以概述,将一个特定年代背景下旧恶社会的面貌和底层百姓的疾苦及无助,在月光的衬托下呈现于我们眼前,相信这又是金老师为以后的章节刻意埋下了一个伏笔……
好了,时间原因,白洋小编在此也不过多赘述,还是欣赏正文

——碧水白洋




《淀上人家》(二十六)


      百胜平敷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钟华说:“钟华,我也断断续续的听说了你和你老套子爷家枝儿的事。你也是个男子汉了,今天你也别害羞,当着你妈,你红灯叔,你沂蒙婶子,说句痛快话。你喜欢她吗?你决定了,要和她过一辈子吗?”钟华的脸腾的红了上来,但他知道,决定他一生幸福的时刻到了,他咬了咬下嘴唇说:“要不我也正想和我妈说呢,今天当着各位长辈,我就挑明了:我喜欢枝儿!不管穷富,我都要和她过一辈子!”百胜说:“好小子,痛快!咱们家和你老套子爷家,是祖一辈父一辈的关系了,知根知底,这门亲事我应了!其实你妈早就知道了,早和我学说,偷着乐呢。”沂蒙听百胜说的心里痛快,把自己胃里难受的劲儿早赶跑了,插嘴说:“钟华和枝儿两情相悦,是我先发现的。我向他妈说了,他妈还骂我呢?哼,这个委屈我不能这么白白的受了,我非得去老套子大妈家提亲,当回大媒不行!”簪荣推了沂蒙一把,说“先儿的你,死妹子!老套子大妈,一天价把你都看到她眼里去了,你这一去,准是马到成功!喜事成了,我得好好谢你这个大媒!”百胜说:“人家如果应起咱这门亲事来,咱们就得计划为娶媳妇盖房了。我考虑着老套子大爹家人丁稀少,老套子大爹又老寒腿,行动不方便,下边就枝儿一个闺女,可钟华是簪荣从采蒲台带过来郭家的一点骨血,咱也不想让钟华倒招过去,我想,得把他们小两口的新房按排的离老套子大爹家近点,钟华出来进去的便于照顾,他得担起一个女婿半个儿的担子。”

      饭后,红灯和沂蒙回到了他们的西间屋。都快半夜了,一个大月芽从东边的千里堤上升起来,越过涟漪浮动的莲花淀水,钻进了那扇支起来的“老虎大张嘴”窗户里,屋里变的迷迷蒙蒙的一片幽明。什么都能看的见,让人不情愿点灯。红灯刚坐在炕沿上,沂蒙就给他端过来洗脚水,蹲下要给红灯洗脚,红灯把脚往后一倒,欠身把沂蒙扶起来,说:“不、不,你快起来,从今以后,我再不让你蹲下给我洗脚了。”沂蒙笑了,说:“看你,哪那么灵验哪?才刚觉头,还早呢!”红灯说;“簪荣嫂子是老经验了,她还会错?咱们可得分外小心,这个宝宝来的可不容易啊!”沂蒙说:“可不是,咱们到一块儿都六七年了,一直颠簸流离,经历了炮火硝烟,风餐露宿,串村过巷,他怎么会愿意到咱们家来?”说着触动了自己的心事,竟抽泣起来。脸上晶莹的泪花,在月光下被红灯看见了。红灯两只脚在水盆中互相搓搓着,还伸手把沂蒙顺炕沿拉过点来,用另一只手给她拭去泪花。沂蒙顺势靠在了红灯胸前,红灯用自己火热的嘴唇吻着沂蒙的秀发。一下,沂蒙坐直了,递给了红灯一块手巾,说:“水都凉了,别泡着了。天都半夜了,快擦了脚睡吧。”

      仲春的白洋淀上,后半夜的风还是很凉的,二人关上了窗户,摆好枕头躺下,可睡意还是很浅。红灯双手插在后脑勺,大睁着眼,说:“爹被他们害死后,咱们俩被迫走上了一条盲人骑瞎马的黑道。那么多庄稼汉子,一心要杀洋鬼子,杀洋毛子,以为这就能救中国,懵懵懂懂的就上了战场,靠着迷信一个‘刀枪不入’,就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挡洋人的洋枪洋炮,千千万万的好同胞血染沙场。几十万人,没有卒伍,没有统一领导,横冲竖撞。不管输,不管赢,哪一仗不是叫同胞们的血肉垫起来的。还糊里糊涂的就信了朝庭的,什么‘扶清灭洋’咱傻乎乎的在前面挡洋人的枪炮子弹,朝庭的部队就在咱身后用大刀砍咱们的脑袋。幸亏,咱们带出来的微山人,不信什么‘刀枪不入’,从十三条洋枪起手,发展到了二百多条洋枪,成了义和团里唯一的一支洋枪队,打到哪里,哪里守必坚,攻必克,最后还是没保住了咱们微山人百十条性命。唯一万幸的是,咱们俩能从阎王殿上逃出一条活命。”沂蒙听着心里感到无限的迷茫,说:“都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实际上是,庄稼汉们造反,上天无路!在家,一开始,受了二毛子的气,官府又死心塌地的护着洋鬼子,二毛子。农民们忽然眼前变的一片漆黑,真个是没天日了。庄稼人的牛脾气一上来,就知道拼命。可你拼命,就让你搭上条命,他拼命,他也是得搭上条命。没人组织,没人领导,没人策划,最末了是搭上了千千万万条庄稼人的命。”红灯说:“你说的对,关键是没个真正的能人,能给指出条正道。有了人指路,下面还必须要有一支铁的队佂,带领大家有条不紊的干,才有可能少上点当,干成点事。你看,天上有千千万万颗星星,颗颗星星都是听从北斗星的安排,各按照各自的轨道走,才不会互相砸撞,不会自己掉下来,才装扮出了咱们看见的这个美丽星空。”沂蒙听的入了神,说;“你说的真好!可那颗人世间的北斗星在哪儿啊!”红灯说,“我看也快出来了,不过咱们能不能赶上就不准了。”红灯用手轻轻的抚了沂蒙的肚子一下,“我想,咱们这位宝宝,一定会能赶上的。”红灯停了下来,又用手抚了下沂蒙的头发,说:“没有北斗指路,我也不想瞎跑瞎撞了。”沂蒙说:“亏是在这地方咱们遇上了百胜哥一家,给了咱们个安身立命的地方,给了咱一个家。百胜哥豪爽,正直,义气,勇于任事,簪荣嫂子聪明,通达,爽快,慧中秀外,真是咱可以委身的一家人。要不是有这一年多的安稳,咱们这个宝宝还是不会投奔咱们这儿来的。”红灯说:“本来我只想引种蓼兰,让百胜一家和咱们能过上好日子,报答咱们的知遇之恩。谁知百胜哥有一条普渡众生的菩萨心肠,他想的是全村,全白洋淀水区和咱们一样的穷百姓,能都种上蓼蓝,一起过上几天好日子,我真的被哥感动了。咱们浑浑噩噩的折腾了两年多,差点搭上条命,为的是什么?从山东到天津,又从天津到了白洋淀,我好像才找到了一条能造福于穷苦百姓的正事,能通过我们的奋斗,要千万家百姓脱贫致富,这才是值得我们一干的大事。将来,咱们的孩子长大了,我指着白洋淀这富甲一方的千家万户,指着白洋淀这满扇的的蓼蓝花向他说:`孩子,这就是你爹一辈人干下的一桩大事!那是多荣耀的一种心情啊!”沂蒙把一个被单子搭到红灯腰里,说:“你说的真好!咱们折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值得干的一件好事!”说着佝偻了身子,把头扎在红灯胸前小声说:“睡吧,明天还好多事呢。”不一下,她就传出了细细的鼾声。

第二天,红灯百胜还是在池淤淀,西大漩涡,大堤南,转着圈的辅导人们种蓼蓝。又过了两天,给杨老套子家播种的钟华,给詹德成爷爷家播种的景祥都回来了,还带来了两员撮忙的女将枝儿和秀苇。红灯就带他们去南王家濠把去年埋下的蓼蓝杆儿刨出来。那蓼蓝杆儿上,去年摘去叶子的腋窝里,早就都冒出了一个个的小嫩芽。他们小心翼翼的把这些蓼蓝杆儿抱到四舱的大舱里,棹到他们买下的二亩高茬苇地旁。他们又把蓼蓝杆儿抱到地面上去。地面上他们也早已深翻过,并卸上了一层厚厚的春泥。红灯教他们拿镐开出一道道的浅沟,在浅沟里把蓼蓝杆一根接一根的埋下去,从淀里打上了一桶桶水,阴了沟,盖上土,踩实。第二天,已播完种的引种户们又来了十多个人,他们一起去池淤淀百胜他们已整好的那十亩漫浅地播种,留了一半,准备明年轮作。五亩地,干了一天就完成了。

播完种之后,百胜和红灯就商量着开始在前头院子卸泥。他们平常出两条泥船,仍是百胜和景祥一条。红灯和钟华一条。引种蓼蓝的户们,见百胜家垫地方,而且听说是要给红灯家盖房,都纷纷的要求来撮忙,但是百胜说:“垫院子,不比的卸泥。院子一垫,垫两人高,上泥太快了,干不过来,存不住,弄不好,会垮下来,就不好收拾了。就是不垮下来,垫上去了,也会沉降,打不了夯,盖不了房。我们两条船先干着,卸两天泥晾晾干,再卸两天,等把盖房子的底座垫好了,盖上房,要垫院子了,再请大家来撮忙。”百胜说的是内行话,人们也不好说什么了。

…未完待续…
文//金恩波



上一篇:【雄安茶社】淀上人家(二十七)
下一篇:【雄安茶社】淀上人家(二十五)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3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