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第一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37|回复: 0

《鱼王外史》第四十二回(大结局)

[复制链接]

652

主题

342

帖子

194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46
发表于 2017-9-22 20: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皇太后犒赏平冤案 陈鱼王归隐教儿孙


      却说陈武做完松鼠鱼奉上,不由委顿于地,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才听到有内侍来传,说是让陈武进正殿回话。陈武虽然心惊胆战,但也要强打精神,用冷水擦了脸,扫去身上尘土,跟着侍者上了正殿。

陈武低头进殿,先跪拜磕头。只听上面皇太后问道:你便是郭大厨的弟子陈武吗?

陈武叩答:正是小民。

皇太后道:你做的菜深得郭大厨真传,很合我的口味,年纪轻轻的,手艺真是不错!听说你是从大牢里提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呀?

陈武连连叩头道:太后不问,小民也不敢冒然申诉,只有含冤而死了。今日小民得见天颜,就冒死向太后禀告一下小民这海样冤屈,求太后为小民作主!

陈武随后便把如何在道台府做大厨得罪了六姨太,如何逃到同口躲藏避祸,到后来如何到安州开饭庄,又如何被漕运使发现后栽赃入狱简要说了一遍。那皇太后本是女人,早听得红了眼圈,扭头向身边的乾隆皇帝说道:皇上,咱大清可是开明盛世,朗朗乾坤,不应让好人蒙冤。我看这案子真该好好查一查,也给这方百姓一个交待!

乾隆皇帝道:太后说的极是!便转身对随从内阁大学士道:让刑部会同直隶总督衙门细查此案原委,速速具详折报予朕知!

内阁学士领旨下去安排。陈武这里涕泪横流,高呼万岁,叩头出血,被内侍劝起带下殿去。有专车把陈武送回狱中,却被安置在上等单间,饮食从优,等待复审结果。

只等了两天,好消息传来:郑三、朱满淀等劫匪都不承认陈武参与了劫案,林凤山招供系被逼污告陈武。乾隆皇帝闻奏大怒,敕令将漕运使革职发配宁古塔,六姨太赐予披甲人为奴。劫漕船各匪维持原判,一律斩首示众。陈武听了亦喜亦悲,喜的是自己沉冤昭雪,悲的是满淀当初不听劝告,终落得身首异处。

这日又有快船奉懿旨把陈武顺府河接往赵北口行宫,皇太后密室召见。她问陈武道:你的冤案已得昭雪,也没什么谋生去处,不如就随我们回皇宫做个御厨,如何?

陈武叩头谢恩道:承蒙太后垂青,小民感激涕零!可惜小民家有八岁小儿,其母因此次冤案悬梁而死,我不忍小儿丧母再离父,只愿回归乡里,教养小儿成人,也算对得起我那可怜亡妻了!说罢泪如雨下,叩头不止。

太后听了竟也落了几滴眼泪,道:难得你如此有情有义,那就随你的意吧!只是听说这一带百姓尊你为“白洋淀鱼王”,这样吧,我便送这个称号给你,让你这厨艺也可世代流传下去,不至于渐渐湮没了。

陈武听得如在梦里,片刻后才叩头谢恩道:太后圣恩浩荡,小民虽九死难报万一,愿皇太后福如东海,万寿无疆!

乾隆二十六年三月中旬,陈武回到了家乡圈头村。此时他被皇太后封为“白洋淀鱼王”的事早已传开,村里百姓扬眉吐气,奔走相告。可陈武却没有半点得意之情,他把秋菊从暂厝的小庙里移出正式安葬进了陈家祖坟,让这一生飘零的女子终于有了安居之地。此后他便很少出门,只是带顺成读书写字,也慢慢传授一些厨艺入门的知识。每日里他买了鱼虾蔬菜变着花样做给顺成吃,有时也叫清莲过来品尝,陈武好像要把多年来对妻儿的亏欠都用心补回,好平复自己那深深的愧疚之情。那顺成却是一刻也离不开清莲,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要去找莲姨,陈武也总是连哄带劝,实在拗不过时才把儿子送去夏保长家。父子俩的衣服鞋袜也都是清莲缝补洗涮,晾干叠好后才送过来,这一晃就又是一年过去了。

到了第二年端午这天,清莲一大早就过来请陈武,说道:良才与我大田庄那个小姑子田小凤订婚了,今天我家要办订婚宴,我爹说必须请你当主厨才有面子!你可不要推托啊!

陈武道:这是好事,我理当效劳!自家办事哪能推托呢?

于是就带了顺成跑过去主灶帮厨,众人见他来了齐声叫好,一时间刀叉飞舞、铲勺叮当,几桌大席办得齐整体面。陈武见良才把张四舱两口子、傅泥鳅两口子都请来了,高兴道:这一回真是难得,咱一班发小都到齐了!这样吧,吃完饭我找个大船带咱们几家人去白洋淀上游览一番,也不枉这一场欢聚,如何?

众人齐声叫好,个个喜上眉梢。

到了后晌,陈武叫了一个小画舫来,船上摆了些瓜果茶糖,夏良才带了田小凤,张四舱带着娟子,傅泥鳅带着黄缨子、黄豆子,陈武让清莲带着顺成一齐上了船,在一片说笑喧闹声中画舫离了码头,向那辽阔大淀中划去。

此时已是初夏,那台田上的芦苇已长出数尺,荷叶也已展开绿叶,淀鸥低翔,蛙鸣悦耳,水淀里一片生机勃勃。

黄缨子道:我们在黄河边长大,看惯了那遍地黄汤冲庄稼毁房子,却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看的水景儿,这白洋淀真是个好地方!

夏良才道:这里也有发大水住房顶的时候,下过还是沾这白洋淀光的时候多些,你以后到了咱水乡就跟着泥鳅哥享福吧!

小娟子看了一眼田小凤,对着夏良才道:你不是总挑三拣四吗?怎么一下就看上这小凤姑娘了?

夏良才脸一红,道:我姐总夸她好,说是好人性最难得!

小娟子撇撇嘴,又问清莲:你总说在田家伤透了心,怎么还藕断丝连的,非找个田庄的弟媳妇?

夏清莲道:越是苦日子越忘不了恩人,田庄那马婶子,小凤妹子都是我恩人,没她们帮我没准就活不到今个了。说着,眼圈早又红了。

张四舱道:我那秋菊嫂子才真是个苦命人,刚把孩子拉扯到脱开手了,就一个想不开……

小娟子拧了他一把,道:你就是个不长眼的,哪壶不开你拎哪壶!哎,陈武哥,你看顺成多喜欢清莲姐呀,跟亲妈差不了多少。清莲姐这些年替你服侍老的,照看小的,真不容易呀!

陈武就回头望着清莲道:是啊,我真该好好谢谢你才是!

夏清莲脸一红,低头道: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还用谢吗?

此时天空中一声长鸣,飞过一只白色大鸟,船上人纷纷抬头仰望,脸上都挂满喜悦。

陈武望望眼前生他养他的这片大淀,再看看身边爱他敬他的这个女子,回想起这十多年里的悲欢离合,不由得感慨万千!他突然一把抓住夏清莲那双织席劳作却依然纤软的玉手,像是握住了世间最可贵的珍宝,再也不愿松开。

说到那时心境,当今词人郭宝国作《沁园春》赞曰:

赵北燕南,幽云重镇,旧日曾游。记鸭排小小,春风绿苇;宫墙隐隐,秋水浮鸥。大庙聆音,长堤吊古,千载苍茫一淀收。更来日,把追风足迹,踏遍三州。

而今把酒中流,问明月、如何又似钩?叹盈虚消长,悲欢无定;循环终始,筚路从头。祸福由天,逍遥在我,万事何妨一笑休。从此后,向水云深处,一叶扁舟。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白洋淀笔记:燕长城
下一篇:白洋淀的渔猎文化,扳罾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8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