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85|回复: 0

《鱼王外史》第三十八回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104

帖子

45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6
发表于 2017-9-23 08: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索大人微服访古寺 宁和塔临窗品香茗


      却说陈武与安州陈氏走动日渐紧密,也为桥头饭馆更增了几分人脉。安州一带的文人雅士知道陈武是葛城先生看重的人,也都来结交相与。这桥头饭馆一时间倒成了黑白两道,文武两行聚会应酬的场所。虽说是财源广进,可每日里却把店里几个人累得要死要活。

      陈武见这不是个长法,就跟秋菊商议,要找帮手就该用知根知底的,老家那边几个发小都有了营生,就是傅泥鳅整天捕鱼捞虾,只能勉强糊口,不如让他来店里帮帮忙。平时买菜搬货,干点力气活儿,闲时也可在府河里撒网捕鱼,挣个外快,就怕这小子太恋家不肯出来。

秋菊道:我倒有个主意,咱把黄缨子给他牵个线,他听说能娶上媳妇,肯定屁颠屁颠就来了。

陈武道:这主意倒不赖,就是泥鳅岁数大了点儿。

秋菊道:不就大个五六岁吗?这不叫事儿,男人大几岁知道疼人,泥鳅为了媳妇,当牛做马都肯干,缨子找他算是有福了!

陈武道:你先跟缨子说说,不乐意也别强求,再说也要见个面相看一下呀。

就这样,秋菊跟黄缨子一说,缨子也没主意,说都听大嫂的。本来她是自卖自身的人,找个健康牢靠的男人就知足了,还能有什么奢望。

那边傅泥鳅得了信,果然来得比飞都快,到了饭馆还没喘匀了气,就急急问道:我那媳妇儿在哪呢?

秋菊噗嗤乐了,说道:这还没见面相看呢,怎么就成了你媳妇了?真是想媳妇儿想疯了!

泥鳅的脸也红了,扭捏道:我不是实在吗,嫂子别笑话!

就这么相看了一番,两边也没说什么,这亲事就算定了。这年腊月里,选了个好日子,陈武两口子安排了一桌饭,让二人拜了堂,哥嫂代父母受了拜,就算是成亲入了洞房。

自此后傅泥鳅、黄缨子更把这饭馆当成了家,把陈武两口子当作老人般敬重。陈武也开始教黄豆子一些改刀、配菜的技法,这孩子虽然只十二、三岁年纪,手脚却挺利索。只是陈武没把看家手艺传他,那些保命的本领将来要传给儿子顺成,手艺人有这点私心也算人之常情吧。

饭馆开张这一年多,索知州没少过来吃饭,也有时叫几个菜送去府里,陈武都是尽心照应,安排得妥妥当当。那索知州也是个敞亮人,平时说话不端架子,与陈武私下也称兄道弟论朋友,陈武总是惶恐推拒。

转过年开春,惊蛰已过。这一天后晌,陈武忙完厨下的事儿,刚要坐下喝口茶,只见门外走进一个秀才衣冠的文士,大咧咧在他面前凳子上一坐,还翘起了二郎腿。陈武一愣,只见那人笑着对他说道:陈兄还认得小生吗?

陈武细一打量,吓得赶紧站起来作揖道:索大人,你这是开什么玩笑?

索大人哈哈大笑起来,道:今日无聊得紧,想出来微服私访,陈兄可有什么好地方带我去逛逛吗?

陈武想了想,说道:大人不是好喝茶吗?我带你去一个喝茶的好去处,如何?

索大人急道:好啊好啊,是哪家茶馆?

陈武故作神秘道:天机不可泄露,去了就知道了。

索大人更来了兴致,催着让陈武马上带他去。陈武慢腾腾换了衣装,叮嘱好饭馆里的事务,这才带索大人出门上路。

原来这一年里陈武几次去天宁寺拜访怀远主持,怀远总是拿出珍藏的好茶让陈武品尝,再谈些穷通离合的人生道理。此番索大人要私访散心,陈武就想起只有这里才是妥当去处,既新鲜又不离人间正道。

等到了庙门口,索大人一愣,道:这不是天宁寺吗?你领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又不烧香拜佛!

陈武道:这里的怀远主持有最香的新茶,最僻静的茶室,不是最好的喝茶之处吗?

索大人晃晃脑袋,道:也是,这里喝茶最安静,谁也找不到。

于是两人进了后院,僧人们见是陈武来了,也不阻拦。怀远主持听说陈武带朋友到了,便走到屋门口迎接。待陈武附耳说了来人身份,主持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想索大人亲临敝寺,怠慢了,怠慢了!

索大人拱手道:师父不必客气!我只是随便看看。主持与陈武商议道:索大人难得到此,我想请二位登宁和塔临窗观景品茶如何?

陈武望向索知州,索大人道:好极!正想登塔一览呢。于是怀远主持让一名僧人引路,一个文雅小僧端了茶具水壶后面相随,几人一起向那宁和塔去了。

这宁和塔建在大殿西侧,共七层,下面五层有小厅,上面两层就太狭仄,不能容人了。四人扶梯迴环而上,到了第五层,只有一间小室,中间放一个圆茶桌,周围四个木凳。小僧人先把四面窗开了,外面春风吹进来,令人全身舒爽。然后小僧在三人面前摆好茶盅,在小茶壶里添了水,又取出几个锡纸茶包,问主持道:师父,先沏哪样呢?

怀远道:由淡入浓,先沏这明前龙井吧。

小僧应一声,把一个茶包打开,是薄薄碧绿小片,倒入时刷刷如秀才翻书声,在壶里闷了片刻,有豆花香弥漫小室,分倒入茶盅,但见茶汁清彻通透,端起慢品,清香沁润肺腑。那索大人望望窗外春景,又咂咂手中香茗,叹道:平常与那些俗人喝茶,再好的茶也腌臜了,还是这里好,有味!

怀远主持道:欢迎大人常来此处品茗!这是敞寺的荣幸!

陈武道:再听主持讲讲禅机,那就更补身养心了!

转瞬已换了几样茶,龙井、碧螺春、铁观音,那茶香也由淡入浓,让人额头沁汗,腋下生风。

索大人道:主持师父,你说这三种茶细品起来究竟有何区别呢?

怀远主持道:若只是就茶论茶就难以说得明白,老僧就随个俗,以人比之了。这碧螺春恰如一名豆蒄年华的少女,身形袅娜,小家碧玉,羞涩内敛,内含惊世天香,憧憬着梦幻未来。

此茶生性柔弱,经不住沸水煎熬,当以温水慢泡,在细瓷盏中,可观其慢慢舒展,忽而伸开一芽,忽而展开一叶,身形陡转,令人讶异欣喜。碧螺春忌粗人、忌浊器、忌恶水,此茶娇嫩,当如少女般呵护,方解其妙。

主持见索大人连连点头,顿了片刻,才又说道:这龙井茶就如同一个清雅妇人,生长在江南旖旎春光里,没有经过风刀霜剑的裁剪,因此也就更加纯洁、柔媚,心中容不下丝毫的低俗与丑陋。

龙井茶性洁净单纯,最宜甘洌泉水,用白瓷杯具,以温开水慢泡,可以慢观其茶形舒展,在水中起落浮沉,如美女曼舞轻歌,更有茶香袅袅升腾,慢慢氤氲室内,端茶细品慢咂,可体会到人生柔美婉约之境界。品此茶使人心静,心纯、心善,所谓茶禅一道,参禅的目的也无非如此。

索大人听到此处,插话道:比得妙极!可是这铁观音虽以观音命名,可就不能比作妇人了吧?

怀远主持道:确是如此!铁观音沉郁内敛,棱角分明,颜色如深秋之叶,香气如静室之兰,老僧比之为仗剑独行的中年侠客。

他出生于高山之巅,绝壁之侧,终日雾气氤氲,乱云飞度,借着稀有的阳光雨水,在寂寞中生长,在贫瘠里修炼,朴实的外表下却包裹着绝代风华。

被采摘后要在干锅里烤炙,在大手里搓摩,他才终于炼就了铁一般的质地,观音一般的定力,拥有了自己响亮的名号——铁观音。在今天这样简陋的木桌上,他才被小心地倾入紫砂壶,随后是一股滚热的甘泉注入,最后壶盖盖紧。于是,那封冻之心开始融化,坚硬之躯开始柔软,其能量开始缓缓释放,香气胀满小壶,汁液晶莹碧绿,被轻轻注入茶碗。 霎那间,香气飘散,溢满全屋,茶汤翠色诱人,当他听到高声的赞叹或轻声的唏嘘时,就是他一生追求的极致!

所谓侠客者,就是要勇敢地接受命运指引,在一个瞬间创造自己的辉煌,然后华丽转身,离开这纷扰的尘世啊。

怀远主持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背诵一段天书,他不看眼前两人,却把目光扫向窗外的朦胧天际,他是在对着佛说话,也是在对着一片空灵诉说自己最真切的体悟!

此刻,所有人都醉了,是因为茶香醉了?还是因为这禅境醉了?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三十九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三十七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3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