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02|回复: 0

《鱼王外史》第三十五回

[复制链接]

83

主题

64

帖子

3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96
发表于 2017-9-23 10:5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葬后夫孤寡遭欺侮  埋老母举家赴安州


      却说秋菊娘送走了闺女一家,心中犹自欢喜不止。想自己中年丧夫,求生无门,只为偷生才再嫁了这老残之人。不想四十岁得子,此番又寻得女儿下落,真不枉这十年屈辱辛劳!自此后她与女儿时常托人捎信带物,又多了一层牵挂。

      人无尽善,事无完美。秋菊娘的烦恼也跟着来了,后夫老王头年纪大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穷家又不容吃闲饭的。有一天老王受雇帮船上卸货,一不留神从跳板上摔下来,背上的货箱跟着砸下,把腰腿骨头都砸断了。找医生诊治,也没什么好法,只能卧床吃药慢慢养。这一躺就是一年多过去了,秋菊娘又要摆摊挣钱,又要照顾小儿子,难免床前看顾不到。到了夏天,那老王后背、两腿都生了褥疮,恶臭难闻,又挨了一个多月就呜呼哀哉了。

老王这一死,王家族里人就出来说话了。王家那侄子说这个婶子冷酷恶毒,不给大伯看病,最后老人家全身腐烂,是被虐待死的。又说那个小兄弟来历不明,肯定不是大伯亲生,长相也不对路。别的族人也乐意跟着起哄架秧子、顺风接屁,就提出来葬了老王后要把这娘俩赶走。

秋菊娘在安州举目无亲,满腹冤屈却无处申告,只好给秋菊捎信儿让陈武想办法。秋菊收到消息当下去同口找陈武,陈武的案子还没撂凉,只好求陈司库凭老面给安州衙门的朋友写了封信,两人送信时另夹了一包银子。过了几天,安州衙署派人叫村保过问此事,说老王有儿子,是房产的正头香主,旁人不得觊觎。王家族人不知这后头有什么来路,也就不敢当面放肆了,尤其是那王家侄子,一直憋着找茬子出损招,秋菊娘母子俩也是提心吊胆不踏实。

再说这边秋菊侍奉了婆母一年多,老人也慢慢添了许多毛病,眼也看不清了,牙也掉光了,脑子还常犯糊涂。这天她在屋里大喊大叫:你说什么?你说清楚点!别躲门后头了!

秋菊和清莲在院子里织席,听见声音忙跑进去看,只见老太太指着木门一个劲说话。秋菊问道:娘,你这是跟谁说话呢?

婆婆道:你爹来了,他说老婆子,别拖累孩子们了,跟我走吧!我说听不清,他就躲到门后去了。说到这,她又冲门大喊:老头子,出来吧,一辈子胆小,怕什么?都是家里人。

秋菊和清莲对望了一眼,知道不好,老太太快不行了。秋菊忙出去安排装老衣裳,清莲回家去安排人到同口送信儿,夏保长让人提前准备棺木。陈武得了信急急赶回来,老娘早已水米不进,一会明白一会糊涂的。到了日落时分,老太太突然明白过来,陈武过去拉住娘的手,流泪道:娘,您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老娘慢慢道:我这辈子也值了!儿子有出息,媳妇也孝顺,盼着你们把孙子教养成人,为我们陈家争光长脸,娘就高兴了……说完头一歪,手就变凉了。

陈武放声痛哭,秋菊和顺成也进来跪在炕下嚎哭起来。

陈武一家安葬了老母,烧完头七纸,就开始商议以后的安排。陈武说:圈头不用再住了,我们还是在同口租房子搬过去吧。

秋菊道:我娘带个小弟在安州无人看顾,整天提心吊胆过日子,我这心里也不安生。不如我们搬到安州去住,也不用租房,临着府河自己开个货栈或是饭馆,一家人不就都安定了?

陈武想了想说道:同口货栈这边刚弄顺畅了,陈三哥他们也都挺仗义,我还真有点儿舍不得离开。等我回去跟司库大哥他们商量商量再定吧。

秋菊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去哄孩子做饭了。

陈武回到同口先找到陈司库家,把自家情形都向大哥描述了一番,然后说了秋菊想搬去安州居住的想法,最后才问道:大哥你看事最深远稳妥,小弟特来请教大哥的意见!

陈司库沉吟片刻,淡然道:若论本心,我和三弟自然不愿缺了你这好帮手。不过为你着想,还是去安州的好。你的本业是厨艺,这三年因为避祸才不敢展露技艺,在这货栈隐忍度日,只怕把那看家本领都要慢慢荒废了!你想:在当今找个货栈管家容易,若找个名震州府的大厨可就难了!那安州毕竟是州城,又临着府河航道,我愿出些本银,与你在府河边开一家饭庄,凭你的厨艺,几年内必能打出名号,赚钱是当然的,还可将你研学的那套鱼宴大席让天下人共享,如果再创出一个白洋淀水乡菜系来,我们兄弟也就能跟着流芳后世了!哈哈哈。

陈武先是连连点头,听到后来已是面红耳赤,忙说道:大哥取笑了!小弟真是无地自容了!不过大哥若愿意出资合股,那小弟开饭庄就有些底气了。

陈司库道:兄弟你办事我最放心,出资是一定的,我还要靠这饭庄挣钱养老呢。

陈武连声道:我一定不负大哥的信任,你就看兄弟的吧!

就这样,陈武交待清了同口货栈的帐目,领了一笔丰厚薪银,又回圈头接了妻儿,把老家房子托给夏保长和清莲看管,就乘船直接西行去了安州。到了安州先在秋菊娘家收拾一间房子住下,秋菊娘自然是欢天喜地,精神头也足了,腰杆也挺起来了。

陈武却对秋菊说:咱不能在这里长住,让王家族人以为是外人强占他家地产。咱们在附近买块地,开饭庄总要有个宽敞地界儿。

秋菊说:这房子本就是我木头兄弟的,咱又不要他的,谁管得着?原来秋菊娘在王家生的这儿子不爱说话,小名叫木头,今年也九岁了。

陈武四处一打听,恰巧这房子西邻有一处空宅地要卖,五间地面,紧靠跨河石拱桥,位置极好,可要价也不低,好多买主嫌贵都打了退堂鼓。陈武对秋菊说:开饭庄要选人流旺的冲要之地,这地价虽高些,多辛苦两年也就是了,这地方要错过了再没处找去,咱要了!

好在陈司库出了一大笔银子,陈武当即与卖家谈好立了契,付过银子就把地接手了。陈武找当地瓦匠班子先在临河盖了三大间砖瓦房,订做了四张八仙桌,八张小长桌,以及全套木凳子,准备先把店开起来,将来做大了可以再从院南起楼造屋。要开饭馆,家里这几个人还是忙不过来,陈武就让秋菊在府河桥边人市上物色,最好是外地小姑娘,听话又招客人待见。

秋菊和娘去人市上一转悠,就看见一个插草标卖身的河南姑娘,十七、八岁。因为黄河发大水,跟着娘带着弟弟逃荒来了安州,娘刚病故了,她怕把十二岁的弟弟饿死才想插标自卖,总得为弟弟找个饭门活下去。秋菊一见这场面就想起当年自己的凄惨经历,眼泪止不住往下掉。那秋菊娘也哭得泪水涟涟。娘俩对望一眼,就决定把这苦命姐弟收留下。秋菊拿出一块银子,让那姑娘去还了葬母的欠帐,又带二人去洗了澡,订做了两身新衣裤。细问那姐弟姓名籍贯,原来是祖籍开封,姐姐叫黄缨子,弟弟叫黄豆子。

带两人回家跟陈武一说,陈武说好,这也算做了件善事。平时让黄豆子跟小木头哄顺成玩,秋菊娘在前台支客收帐,黄缨子端菜送汤,秋菊在厨下为陈武搭手,这饭馆就能摆布开了。

忙乎筹备了一个多月,选了个黄道吉日,这桥头饭庄就正式开业了。开张这天陈司库、陈三带着同口货栈的几个股东来了,圈头夏保长、夏良才、傅泥鳅来了,新安周秀才、赵北口的朱满淀也赶来喝开业酒,尤其争光长脸的是陈司库把安州知州索大人也请来了。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三十六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三十四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3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