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20|回复: 0

《鱼王外史》第二十八回

[复制链接]

344

主题

223

帖子

109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5
发表于 2017-9-23 19: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神丸药到显奇效 两发小暗访报父丧


5d8bcc930d2e9385a2157e8c35522291.png


      却说陈武听了神医李越千这番来历,心中更加急迫万分,忙买了烧酒、点心,让贾大罩带路去北马村拜访李神医。这八里旱路不经走,说到就到了。原来李越千家住在村东头,面南三间土坯房,院内有两棵枣树、一棵笨槐,没有院墙,东边就是一大片洼地,雨季便成了水坑,旱季芦草丛生,常有黄鼬、野狸出没其间,到了夜间虫鸣、兽嚎自旷野传来,令人常常悚然惊醒,再难入眠。

      陈武一行敲门报号,见屋里走出一位长者,瘦长脸,花白胡须,穿一身蓝布长袍,面带和善。陈武躬身作揖道:尊长可是李越千大夫吗?

那长者拱手还礼道:不敢,正是在下。

陈武道:久闻李神医大名,今日为贱内小疾,特来请教!

李越千道:请诸位进陋室慢聊,请!

陈武进屋后放下礼品,李越千推让一番,见陈武说的诚恳,也就收下了。陈武又向李大夫讲了秋菊病情来历,说只要能够医好,定当重谢。李越千道:你再这样说我便要送客了!我李家行医只为治病救人,收个药费手工只为维生罢了。刚才礼品已收,我怎可再谈诊费之事。

陈武忙作揖点头,不再说话。李越千道:听你讲内人症候正是妇女月间病,我家秘方专治此症,服药一月后必有效验的。我家秘方妇人产后论中说:妇人产后月信闭结不通,乍寒乍热者何也?因血气太虚,误食生冷,积聚成快。致发热,咳嗽,喘息,心闷,口干,多惊,无力,盗汗,月信不 通,脐下结疼,面黄腮赤。用黑神丸,通草、瞿麦煎汤送下。

说罢他从靠墙躺柜中取出一个瓦罐,数出十粒黑药丸包好交给陈武。叮嘱道:此药叫黑神丸,早晚餐后各服一粒。用通草二钱半、瞿麦五钱煎汤送下。服药期间忌油腻辛辣,多饮白开水。服药五天后过来报知疗效,再取后五天的药。

原来这黑神丸便是李家秘方之精华,以当归、木香、陈香墨、百草霜、飞萝面适量配伍而成,如弹子大,对症用引,百发百中。陈武恭恭敬敬接了,连连道谢告别。

且说陈武回家后小心按医嘱煎汤喂药,那秋菊吃过五天后果然精神大好,小腹不疼了,身上有劲了,只是月事还未调顺。陈武大喜,五天后又买了一只小肘、十几个馒头送去北马,顺便把药取回。这样一月之后,秋菊的病症竟然消除了。陈武不放心,又盯着她吃了半月,一切都康复如初才停了药。家里安宁了,陈武便专心帮陈三料理货栈的事务,因他对食材,佐料懂行,压了几批货都赚了,货栈里人对他更加敬重三分,分红也多增了些。

单说这一天,陈武正在货栈里算账清货,贾大罩跑进来告诉他:外面有两个小伙一个和尚来找人,说是圈头人在咱货栈做事的,我想也就是你了。原来陈武在这自称陈五,听着像陈三的五弟,也就没人细追查了。陈武听了惊诧,就躲在门里向外偷看,原来竟是朱满淀、夏良才和一个老和尚。陈武忙迎出来,也不寒喧,将三人直接引到家中。把门关紧了,才小声问道:你们怎么找到这来了?

夏良才急道:你还不知道,一个月前你父亲就去世了,人早已下了葬。

陈武一听,抽了自己两掌就哭出声来。秋菊忙劝:你可别大声嚎,吓着孩子不说,四邻听了该生疑了。陈武只得埋头痛哭,眼泪流了满脸。

等他安定下来,夏良才又说道:你爹听说你犯了事被官府追拿,连气带吓就中了风,几天就没了。我父亲张罗着为你爹办了丧事,派人四处打听你下落。那天我在大庙里陪师父说话,见外面来了个人求签。走近一看,竟然是朱满淀这小子!下面让他说吧。

朱满淀叹道:我自那天与陈武弟喝酒谈心,整日里挂念兄弟。回到十方院也闷闷不乐,有一天帮里兄弟聚会,说又有一个新来的入伙,在新安饭馆当过大厨,叫林凤山。喝完入伙酒我和他搭咕,问他认识个叫陈武的不。他说当然认识,那陈武最不是东西,把跟他相好的女人撬走了,他被官府追拿也是陈武求道台下的札子。我想起你说的弟妹受欺负的事,大嘴巴子扇得他顺嘴流血,还跪着求大哥饶命,我这才饶过了他。

谁知道两个月前有一天,他笑嘻嘻跑来对我说:朱大哥,可坏了!你那兄弟陈武竟敢勾引道台姨太太,畏罪潜逃了,官府正出告示捉他呢。这又娶媳妇又受宠的,怎么一下子混得跟我一样了,啧啧。我听了说他瞎编的,他说你去十字街看看告示就知道了。我看了告示后心里憋屈,实在受不了,就搭船去保定府,找到与你相好的陈司库大哥打听。那陈司库开始不说,我说:你肯定知道,要不说我就去道台那揭你老底儿。他一下子吓傻了,告诉我你来同口投陈三了,还求我一定保密,不然他全家就都完了。

朱满淀说得口干,端碗喝了半碗水,抹抹嘴,接着说道:我怕直接找你更惹事端,就忍着回赵北口了。回去也不痛快,天天喝酒骂人。那天郑三哥派我去鄚州办事,路过这鄚州庙。我就想:都说天下大庙数鄚州,我也去为兄弟烧个香,保他平安无事。谁知道进去就碰到这良才兄弟,还说释大师是他师父,听说陈老伯刚病故了,我才找了船带他们来同口找你。

夏良才道:我们此来,一是报丧;二来看看你境况;三来也让我师父为你破破霉运,指点迷津。

陈武起身作揖道:谢谢兄弟厚义!谢谢大师悲悯!

释博智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常听良才说你为人如何仁义厚道,前些年太平顺了,逢此一劫也是命中定数。只是今后言行要处处小心,交友尤需谨慎!方可平安度过此难,三年之后当可慢慢转运了。

陈武点头称是,一一记在心里。秋菊刚哄儿子睡下,听到此处说道:大师,请您为我和小儿也指点一下吧!

释博智要了两人生辰八字,又端祥了秋菊面相后,说道:天机不可尽泄,你面相凄苦,早年不济,成年后有几年好运,夫君有成,子孙贤良,可中年时有一大劫,万分凶险,能度过则晚年康泰……

你这儿子嘛,品相贵重,但五行稍有克制。这样吧,他可曾起过名字?

陈武道:只起小名,叫做谷秋,就请大师授个大名吧。

释博智道:就叫顺成吧,平顺有成,可保今生健旺通达!

陈武夫妇连忙行礼谢过了,又安排人去饭铺叫了两个菜,并专为释博智要了素斋饭,吃过后安排在货栈的客房中休息。陈武与娘子商议道:两个兄弟带释大师远来,不如明日带他们到孝义河口一游,在那乡间僻静处摆一席酒饭,也把李越千大夫请来作陪,就算尽个地主之谊吧。秋菊自然愿意,忙把近些天积攒下的一点银子让丈夫带上花用。陈武写个请帖,叫贾大罩专门送去北马李家。

第二天一早,李越千早早到了,陈武安排他与释博智三人见了面,彼此寒喧,吃了早点,就在同口码头边雇了一叶小舟,由船公划向大淀深处。原来同口村东边这片大淀叫马棚淀,这里地势较高,枯水年头便是几千亩芦荻、蒲草。金、元时期这一带被异族占据,曾将此地开辟成放马场,当时马棚成片,骚臭冲天,因此得名马棚淀。自明代以后,官府围堤引水,疏通河道,这里重现浩淼烟波,百姓又可以享渔苇之利了。

此时已入深秋,芦花绽放,秋水泛波,天空澄碧。成群水鸥低翔捕食,时有野鸭自苇丛惊起飞向远处。那释博智久在庙中打坐,看到这野淀风景,不由心旷神怡,叹道:久在樊笼中,复得返自然。陶渊明才真是洞悉大道之人啊!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二十九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二十七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3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