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70|回复: 0

《鱼王外史》第二十四回

[复制链接]

347

主题

226

帖子

110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04
发表于 2017-9-24 09: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小年绝情别生母 朱满淀盗货发横财


      却说黑脸郑三逼小年、满淀入伙,不然只有死路一条。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两人对望一眼,只好相互点点头,然后一齐跪下道:我们愿意入伙跟随郑三哥!随后有人摆了香案、祖师像,两人磕头发誓,歃血为盟,算是正式入了青帮。

      原来郑三在江湖上混了多年,最注意招揽毛头小子入伙,这些人血气方刚,又无妻小,正是重义气轻生死的年纪,不像那些三、四十岁的老油条,平时说话豪气干云,生死关头脚底抹油,这些新入帮的二楞子才肯誓死效力,决无二心。郑三知道这两人就在十方院码头住,与船上商人和岸上苦力都有熟脸,就专门安排他们去打探船上有哪些货物,装载数量,看准了就趁夜干上一票。

      有时郑三安排他们跟老手上船偷盗,杨小年胆小,上了船手脚乱颤,根本搬不动东西,只好在小船上接应。那朱满淀却是在水上长大,手脚麻利力气足,整捆的绸缎、整包的大米扛上就走,连老手们都翘大姆指,每次做完活分赃朱满淀都能领大份,杨小年只能得小份。满淀照顾兄弟情义,下来都与他平分,小年只说声多谢,也就收了。

      这么一来二去,两人有钱了,吃得满脸油光,穿上崭新衣裤,也不愿回草棚子住了,也不帮小年娘打场子收赏钱了。这小年娘和瞎师父觉得事情不对,见了二人就追问原由。二人也不交实底儿,只说替镇上店铺打工,东家挺关照,做新衣是为了店铺的体面。再问就开始搪塞打叉,不说正题了。

小年娘也是说书走江湖的,就知道这背后有鬼。找几个常来听书的镇上人细一打听,就有好事的妇人把前前后后都跟她讲了,说那燕子楼里都是迷人的狐狸精,那黑脸郑三又是杀人的强盗,你家儿子招惹上这些人早晚丢了小命。小年娘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听了这话如同兜头浇下一盆冰水,吓得手脚都凉了。

本来说书的就只学会几个熟段子,唱完了就要换地方。小年娘打定主意要带儿子去保定府的刘守庙码头开新场,与瞎师父商量定了,这天就把小年叫回来,流泪说道:我的儿啊,娘这辈子命苦,你爹早死,我们孤苦无依,靠这说书混口饭吃才不至于饿死。我与你这瞎大爷也是穷搭伙,只有你才是我身上的肉,将来的指望。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这也不怪你,只怪娘没本事,让你吃穿不济,受穷受累。今天娘只求你与我们登船西去,到保定府刘守庙重新开场,远离这是非之地,也保全咱娘俩的性命!说完泪如雨下,痛哭失声。

杨小年听娘说的恳切,也流下两行眼泪。沉吟半晌,他才说道:娘啊,儿已上了贼船,想下也难了。别说去保定府,就是躲到京城也逃不出那郑三的手掌心。再说我吃喝玩也上了瘾,没法再过当初那种穷日子。娘啊,你自管跟瞎大爷去混日子吧,我现在有吃有穿有女人,快活一天算一天,哪天下大狱关死也值了。儿再给娘嗑个头,算是谢您养育之恩,咱们从这就各走各路吧!说罢,杨小年整敛衣衫,向娘跪下嗑头,然后起身便走,背后传来娘亲嘶哑嚎哭之声。

杨小年送走娘亲之后,更是心无牵挂,与朱满淀挣了钱就去燕子楼嫖赌吃喝,花完了就躲在棚子里干熬,有时夜里两人也去船上偷点东西换钱,但也解不了大渴。单说这一天,郑三派人来单把满淀叫去燕子楼,关好门说道:南运河那边有宗大活儿,需要去几个利索手儿,你算一个,今夜就动身,不可让你那笨兄弟知道!

满淀答应了,回来就收拾行装,杨小年早穷蒙了,非要追问郑三有什么安排,满淀说:别问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行规矩。我干完事回来分给你银子还不行吗?

杨小年嚷道:我知道你干多大,分多少?等你出远门回来我都饿死了,我就跟着你去,走哪跟哪!

满淀也拿他没办法,夜里到约定的树林边上船,小年在后头远远跟着。到了林子里碰头,郑三见后面有人跟着,沉下脸责问满淀,满淀说:我这兄弟怎么也甩不脱,您就让他跟着去吧。

郑三道:你快上船吧,我去劝劝他。等满淀登上小船,只见郑三迎着杨小年走过去,刚打了照面,手就往前一送,有刀光一闪,小年闷哼一声就倒了下去,旁边两个汉子一下子把他拖进树林里面去了。满淀长叹一声,眼泪刷刷流了满脸,心里说声:兄弟,对不住!咱们今生缘尽了。

却说此番朱满淀随郑三一行数人从天津转入南运河,趁月黑风高劫了一大船南方上等茶叶,转手卖与外地茶商,赚得盆满钵满。满淀分了沉甸甸一包银子,回到十方院不见了旧日吃喝不分的兄弟,心中伤感,便买了酒肉纸钱去那小树林边痛哭祭奠了一场。又想到已经两年多不曾回过老家圈头,此时手上有钱,正好衣锦还乡,也去向那家乡发小们炫耀一番,自己也不白受这一场劳苦惊吓。于是他在镇上定作了一身绸缎衣装,又买了大金戒指,就搭了去保定的船上行,在新安码头下船打尖,再转乘去圈头的船回家。

到了圈头看望了当家叔伯,说起父亲去天津后再无音信,长辈们也是一番唏嘘。朱满淀又打听几个发小近况,听大家说陈武昨日才娶了亲,乐得他翻了一串跟斗,笑道:怎么就这么巧,正赶上喝个晚场喜酒,还能看看新媳妇!赶紧就提了两只鸭子赶过来了。

朱满淀一番讲述,把得意处说得详细,狼狈时讲得粗略,那杀人越货的事干脆就隐去了,只说入伙做生意大赚了一笔。众位发小羡慕感叹了一番,说只有陈武、满淀挣了脸回来,四舱、良才、泥鳅全是白混了!只有陈武听出满淀故事背后有些蹊跷,可又不便明说。现在大喜的日子,也不必去为大家添堵,只约请满淀闲时去保定府找他聚聚,最后大家酒也喝好了,这场晚席也就散了。

晚上回了私房,秋菊对丈夫说:我看这朱满淀不像四舱、泥鳅他们老实本分,有时眼里还带些戾气,怕他这财发得不清白呢!

陈武说:我也觉得哪不对劲,原先满淀虽爱打架,也是个乡间纯朴孩子。现在变得油腔滑调的,肯定是交友不善,以后有机会我得好好劝劝他。人活一辈子不易,靠手艺和辛苦挣的钱花着才安稳!

秋菊钻进陈武被窝,轻声道:不说别人的事了,咱们快睡吧。说着,就吹灭了油灯。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二十五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二十三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4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