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47|回复: 0

《鱼王外史》第十八回

[复制链接]

652

主题

342

帖子

194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46
发表于 2017-9-24 22:5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大厨交友开眼界  老司库仗义助同乡


      却说自那日夜宴之后,陈武在保定官场美食圈内名声大震,有些官员举行寿诞、升迁喜宴时便来求道台借陈武去主厨。那道台大人平空落了人情面子,对陈武更是青眼有加,嘴上也常常夸赞。府里人最是势利,见此情景也开始对陈武另眼相看,极力逢迎。

       这道台府有个司库叫陈运杰,四十出头,安州同口镇人,在府里效力十多年了,因为与陈武同姓,又是同乡,就主动过来亲近。那陈武初来道台府,举目无亲,自然也乐得相与。一来二去,这两人混得熟了,如同亲兄热弟,感情日渐深厚。每次轮到陈武掌勺主灶,陈司库总是把池里最大的鲤鱼、最鲜的圆蟹、最硕的河虾留给他用,加工河鲜食材最重要,好材料加好手艺才能出大彩,陈武露脸其实也有陈司库的一份功劳。

      这后厨偶尔也有清闲时,就是道台大人带太太去乡下游玩,少爷们也趁机找朋友散心。家里只剩几个小姐睡睡懒觉,天亮时只供些甜点就打发了,厨师们便互相约了去逛个菜市,剃头喝茶,也有去胡同里消遣的。此时陈武就约了陈司库同去看总督署大旗竿,又到城墙上散步,远望家乡渺茫,近看街市纷扰,聆听司库大哥细讲保定府的来历。

      原来这保定府始建于宋淳化三年(公元992年),李继宣知保州,筑城关、浚外濠、葺营舍、疏一亩泉河、造船运粮,保州始成都市。蒙古元太祖二十二年(公元1227年),张柔主持重建保州城池,重新划市井,定民居,建衙署,筑寺庙,造园林,修筑土城墙,疏浚护城河,引一亩泉河水入城,既起到防御作用,又改善了城中水质,并利用水能在城外建水力石磨,奠定了保定城的基础。新建的保州城,成为京师门户,为燕南一大都会。

明惠帝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都督孟善加固城墙,以砖石砌城。隆庆年间(公元1567~1572年),张烈文等三任知府将土城逐步改建成砖城,加固并增筑城楼,从战略防御出发,根据当时条件和地利,确定城的形制,城周基本呈方形,唯西城南部向外呈弧形凸出500米,整个城池形似足靴,故有"靴城"之称。雍正八年(公元1730年),直隶总督唐执玉移直隶总督署至明朝大宁都司故址,十二年在莲池边设莲池书院。

民间俗话说:保定府三件宝,铁球、酱菜、春不老。第一宝是保定铁球,是流传多年的民间工艺品,空心,转动时发出悦耳叮当声,不仅娱乐工具,而且有健身功能;第二宝是保定面酱,始产于康熙十年,品质优良,是理想的烹饪调料;第三宝是春不老,又名“雪里蕻”,一种蔬菜,以价格便宜、品质优良深受保定人喜爱。

陈武最爱听这些历史掌故,让自己长学问又开眼界,原来世界如此广阔,历史如此悠久,自己如同井底之蛙,还应该多看多学多历练,才可争得一席之地,才可迎娶心上之人。

道台府里正厨的酬金本就丰厚,陈武又时常得赏,手头也就慢慢有了些积蓄。他平时吃穿并不讲究,却舍得花钱从书摊买旧书学着读,也向陈司库学些算帐记帐的本领。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一年多下来,陈武个子长高了不少,也觉得自己老练自信了许多,行为举止处处像个衣冠中人了。

这一天下午光景,陈武从厨上忙下来,就在菜园散散步,与陈司库聊些府上的闲话。突然外面门子跑来找他,急道:门外有一个老书生带个女子来找你呢。

陈武一愣,觉得在保定府无亲无顾,就急忙跟了门子出门来看,司库大哥也跟了来。刚到门口,就见周秀才和秋菊站在门房里朝他望。陈武跨步跑过去,对着秋菊问:你们怎么来了?

秋菊竟一下子跪下去,哭道:陈大人,秋菊我走投无路了!你要不收留我,我就真要奔黄泉找爹爹去了!

陈武上前扶她道:你叫什么陈大人,我不是陈武吗?我怎会不管你呢?

秋菊跪着不起来,又突然搂住陈武大腿哇地大哭起来。周秀才劝道:秋菊,你也别伤心了,这不找到陈武了,他也说要你,这就有着落了嘛,快起来吧!

两人硬把秋菊拉起来,坐在门房的长凳上,周秀才把这一年多来的经历都向陈武说了一遍。原来自从陈武走后,董掌柜一家嫌自家白培养出一个名厨,也没落半点好处,整天嘀嘀咕咕骂闲街,连秋菊也捎带上。骂她不正经,勾搭外人倒贴东西,小少爷也动手动脚。林正厨趁火打劫,私下要秋菊跟他跑,说不要家里黄脸婆了,两人到外地自己开店,让秋菊当老板娘。这秋菊没法子就去找周秀才哭诉,周秀才跑去店里说:听说陈武受了直隶总督大人封赏了,将来一委任就是个知县、典史,到时候来迎娶秋菊,哪个敢说不字,谁惹恼了秋菊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开始时还能唬一阵子,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不灵了。

董掌柜说:陈武若真当了知县,富贵家小姐都上赶着嫁呢,还会要秋菊这么个穷丫头,别想美事了!

秋菊听了也觉得心里没底,白天忙里忙外,夜里以泪洗面,身上瘦成了一把骨头,眼见得就抗不住了。好在有周秀才为她打气:我知道陈武这小子是讲信义的人,他不会丢下你不管的!秋菊这才捺住心性苦熬。

可就在半月前有一天,董掌柜两口子去亲戚家周礼,家里只剩下病儿子和秋菊与林正厨守摊。下半晌忙完了店里活计,秋菊就在仓房自己小床上躺着歇一会儿,因为太累,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正做着美梦,就觉得有人在扒自己裤子,她一激灵坐起来,见林正厨坏笑着按住她要用强。秋菊大叫一声,去推他手,怎奈壮年汉子力气大,切菜剁肉的手分外有劲,眼见他就要压上身来了,秋菊抓住林正厨小姆指一口下去,硬是咬断了一截下来。那林正厨嗷唠一声,攥着流血的手窜出屋去,正巧小少爷听到秋菊惊叫赶来偷看,被林正厨撞出去两丈开外,又望见自家大厨满手是血,面目狰狞,他便连疼带吓昏死过去。那秋菊整理好衣衫出来一看,林正厨早就跑了,少爷倒在地上脸色青紫,忙上前推胸敲背,过了一刻钟才醒过来,却是口眼歪斜,说不出话了。

等那董掌柜夫妇回来,不等秋菊细说,掌柜娘子上来先抽了秋菊十来个嘴巴,口里骂道:你们不要脸的在我家私会也就罢了,还把我宝贝儿子吓疯了,看我不告进县衙,把你们奸夫淫妇点了天灯!

秋菊跪着哭嚎求饶,董掌柜却冷冷说道:当初是我瞎眼救你,倒把我个独生儿子搭进去了,咱们衙门口见吧!

秋菊见实在没有活路了,只得找到周秀才家,让他带着来投陈武,她心里早已打定主意,只要陈武不守前言就当场碰死,也算脱离这人间苦海,去寻爹爹阴间团圆了。

陈武听了这番经历,早已泪如雨下,当下要秋菊放心,自己禀明父母后就娶她进门。陈司库向前道:我在这保定西郊买了一个小院,只有我和内人居住。不如先让秋菊去陪贱内住几天,我留在道台府内住。待你回家禀明父母,到时候我夫妇再把秋菊送去,我们就权当娘家哥嫂了,你们看如何?

周秀才拍手道:天下还有这样好人好事吗?真是最妥贴不过了!

陈武向前作揖道:多谢大哥了!

那秋菊心中喜悦,脸上却一片通红,又向陈司库跪下磕头,司库大哥忙去扶了,道:以后就是自家兄妹了,快别如此见外!

正是:黄河总有澄清日,守得云开见月明。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十九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十七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85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