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08|回复: 0

《鱼王外史》第十一回

[复制链接]

347

主题

226

帖子

110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04
发表于 2017-9-25 13: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笨内侄学艺难开悟 倔姑父训徒不留情


      却说张四舱来四门寨投奔姑父辛木匠学艺,姑姑自然是热情招待,姑父辛木匠却是不冷不热,照样忙自己的活计。辛木匠没儿子,只有一个闺女,已经嫁到水村王家寨。家里只剩老两口过日子,辛木匠又是个木讷寡言之人,他媳妇张氏觉得平淡寂寞,就招娘家侄子来学造船手艺。可手艺讲究家传,自家饭碗一般是不传给外人的。辛木匠没有儿子,可也不喜欢这内侄,但也不能不收,他就来个软磨硬抗不交底。

四舱来了半月了,就整天搬木头,磨家伙,收锯末装包,干活不利索还被姑父瞪几眼。四舱是个急性子人,这天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到姑姑那里发脾气了:大姑呀,我还是回家吧,我这哪是学手艺来了?我是当力巴打杂来了!你看我姑父那老脸,整天拉着,够十五个人看半拉月的,我受不了了!

姑姑也急了,她把老伴叫到一边数落:我也侍候你家半辈子了,也没干啥缺德事。我娘家侄儿跟你学个手艺怎么了?你又没个儿,传谁不是传?看把你憋屈的,趁早把我俩都赶回圈头得了!

辛木匠吭吭半天,说了一句:我说什么了?

张氏说:还用说吗?都写你老脸上了!

辛木匠说:学徒先效力,哪有来了就上手的,我教他就是了。

从此后辛木匠开始教四舱锯木头,先从入门下手。怎么稳料,怎么下锯,松木、杨木怎么锯,槐木、柏木怎么锯,板子、条子怎么锯,这里面学问大了。四舱本就怵这倔姑父,怎么学也不入门,姑父生了气就吹胡子瞪眼,叫一声:榆木疙瘩打衣柜——不是这材料!

这一学又是两三个月。四舱整天口鼻呛土,手脚磨泡,累得腰酸背痛。最难受的是吃饭,每天中午姑姑烙一小张白面饼,摊两个鸡蛋,就让姑父自己吃。这娘俩在一旁吃窝头熬菜汤,还不敞口。四舱年轻饭量大,可他吃饱了姑姑就得挨饿,他就只能吃个半饱多喝菜汤。这一来尿多了要跑茅房,姑父就不出好气翻白眼,这四舱过得就像坐大狱一般。

可就在四舱快要熬不住时,出大事了。皇宫里下诏,要在颐和园造两条大画舫,从江南和白洋淀选调匠人。新安县令就要四门寨推荐五名一流船匠,村里保长让几个家族自选,因为辛木匠手艺不错,家里又无老小牵挂,就选上了。辛木匠收拾行装进京,四舱姑姑也是痛哭不舍,可四舱却心中暗喜,盼着姑父多走几年才好。

姑父走后,四舱也想回家,可姑姑就是拦着不让走。她对侄子骂道:你在我这白吃白住好几个月了,如今你姑父出门了,剩我孤零零一个人看家,你小崽子倒要跑,你还有点良心吗?

四舱委屈道:我不是要跑,可我姑父走了,我又没事干,在这不是白吃饭吗?

姑姑道:白吃饭怎么了?又不差你一个人的口粮。你就帮我挑水,劈柴,唠闲嗑。

四舱连声答应,也就留下了。这一来他顿顿能吃饱饭,收拾完院子挑满水,就陪姑姑说说家长里短。一连半月下来,说来说去就那些事,四舱就烦了。这天他对姑姑说要去街上走走,姑姑也说去邻居家串个门子。四舱出了家门,到四门寨大街蹓了个来回,东看看西看看,最后在村东一个木匠铺子前停下脚步。这是一个敞口的大院,三间低矮的土坯房。院里横竖堆放着各种木料,一个六七十岁的老木匠在大槐树下划线截料,旁边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在一边打下手。

四舱在一旁站着看,老木匠也不抬头,只顾忙自己手上的活计。小姑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是哪村的?来串亲的?

四舱红了下脸,道:我是圈头的,村西辛木匠是我姑父,来跟他学木工。

老木匠听了,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辛木匠不是进京给皇上造船去了吗?

四舱道:是啊,他走了,我姑姑让我在这陪她看家。

小姑娘道:那你这木工还怎么学呢?

四舱道:没这个命,就不学了。

老木匠沉吟片刻,问:那你想学吗?这可是苦累活!

四舱道:想是想,可姑父说我太笨,两个月了踞木头茬口都不平齐,不是这块料。

老木匠笑道:那不是你笨,是教的不得法。辛木匠手艺不赖,可说不出来。古话说,好马长在腿上,好汉长在嘴上。他不是个好师父!

四舱问道:我爹说咱白洋淀的船是水乡人的命根子,可这船最早是谁造的呢?

老木匠放下手中活计,从身边凳子上拿起旱烟袋,从烟盒包里取出烟丝装了,把火镰打着点上,深吸了一口,才慢悠悠说道:说起这白洋淀的船嘛,那可就-早了去了……

原来,白洋淀造船史,大致可追溯至几千年前。据《山海经》记载,六千年前古黄河是流经白洋淀地区在天津附近入海,当时此地已经有人靠水而居,渔猎谋生,原始的木筏和简陋渔舟也就逐步产生了。

北宋建立后,朝廷为抵御契丹骑兵南下,利用白洋淀几百里水泊建立“塘泺防线”,营建强大水军。咸平二年(999年),契丹南侵,雄州太守何承矩上书朝廷曰:“缘边战棹司自淘河至泥姑海口,屈曲九百余里,此天险也。太宗置砦一十六,铺百二十五,廷臣十一人,戍卒三千余,部舟百艘,往来巡警,以屏奸诈,则缓急之备,大为要害。今听公私贸市,则人马交度,深非便宜,且砦、铺皆为虚设矣。”可见,宋初白洋淀上往来巡逻战船已多达百艘,民船则难以计数。

要建水军就要有军港,有造船工匠,当时主政者就选定了四门寨。因为此地在白洋淀西南侧,临水可建码头,又远离淀北前线。毗邻端村、安州等军镇,可随时走旱路驰援。这里虽有一些造船世家传承,朝廷还是从南方各地迁来工匠多人,举家到此定居。这里一时成为人口数千,船只云集的军事重镇。

老木匠一番讲述,听得四舱头晕脑胀,他傻乎乎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老辈子事?

小姑娘撇嘴道:我太爷爷当过贡生,我爷爷考过县学,我家存着的老书就有三竹箱子呢!

老木匠道:我白读了十年书,连个秀才也没中,愧对先人了!不过对这造船历史倒还略知一二!

四舱问:咱白洋淀的打渔船从开始就是这样的吗?

老木匠道:这倒也不是。当年南方木匠最多是造战船,可这里的战船也与南方不同。长江、汉江、洞庭湖、鄱阳湖水深流急,战船可造得高大陡直,吃水很深。这白洋淀水浅流平,航道狭窄,船太大就易搁浅,船太长不易转弯,所以就要造得船底平缓,船身精短,这才适合运兵运粮。等天下太平了,渔民们用的三舱、四舱、五舱也是这个特点。无论淀上多大风,这种船能化解风浪,很难倾翻。船小好掉头,有危险时两篙就可撑进苇塘里躲避,咱水乡人可以没房住,不可没船撑。

四舱这回听懂了,连连点头,道:大爷,你懂得真多,以后我就常来听你讲讲这些老话行吗?

老木匠道:闲时你就来,我忙完活就跟你唠叨几句,也没几个年轻人爱听这个了。

小姑娘道:我爷爷就是个话唠,坐了半辈子圣人板凳了,就怕没人听呢。

四舱愣了一下,也没再问,就回家吃饭去了。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十二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十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4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