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42|回复: 0

《鱼王外史》第十回

[复制链接]

359

主题

238

帖子

114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40
发表于 2017-9-25 14: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年节归乡遇旧友  相对饮洒泪诉别情


      却说陈武离了全来祥饭馆,在新安码头搭船回圈头。天黑前回家见了爹娘,自有一番悲喜交集。陈武陪二老唠了两天嗑,吃了几顿好饭菜,这天起了床,陈武对娘道:我这回家两天了,也该出去走走,到保长叔和各长辈家问候一下。娘说:还是我儿想得周到,你这一走半年多,眼前就过年了,也该串串门子了。陈武应了一声,换上件干净衣服,到街上铺子买了包糟糕提上,就先去了夏保长家。

      夏保长见了陈武脸上笑开了花,拉着手进屋坐到热炕上,招呼婆娘沏茶。嘴里一边夸道:我听城里妺妹说了,你被道台大人看上,要去保定府当大厨了。真是有出息的孩子!咱圈头村就靠你了!

陈武红着脸说:叔,可别这么说,这才到哪儿呢,去了还不知会怎么样呢。

夏保长说:怎么样?差不了!三岁看大,十岁看老,我自小就看你有出息,好戏还在后头呢。

陈武见保长婆娘端茶倒水,忙问:清莲妹子呢?她不在家?

夏保长叹了一声:上月里嫁到大田庄了,也是个打渔的人家,人还算实在,就是个穷呗。没法子,跟白家闹了那么一出,大户人家也不成了。

陈武心里一紧,低头道:人实诚就好……就再也没话了。

从夏保长家出来,陈武再没心思串门,独自来到行宫外的亭子边,对着远处大淀发怔。突然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掌,回头看去,见是张四舱在冲着他傻笑。陈武也拍了四舱一把,说:你小子吓我一跳,怎么又黑又瘦了?

四舱说:我到四门寨这多半年,整天搬木头拉大锯,累都累死了,能不瘦吗?

陈武说:正想找人说说话,咱们去我家,我炒俩菜,咱兄弟好好唠唠。

两人相跟着回了陈武家,陈武娘忙摆上炕桌,让四舱先坐下喝水。陈武在厨下炒了大葱鸡蛋和醋溜白菜,两人这才上炕坐了,倒上陈武从城里带回的烧酒,慢慢喝了起来。

陈武说了夏清莲出嫁的事,四舱也是满脸不平,他喝下一大口酒,把碗一墩,高声说道:我就不明白这个理!清莲妹子是个仙女下凡的胚子,应该配你陈武哥这样的汉子,可怎么就没个好命,先让白家混蛋欺负,又嫁个闷葫芦穷棒槌。你说这老天爷公平吗?我要有两间正经房子……说完突然呜呜哭了起来。

陈武心里也是百味杂陈,听着四舱哭也不劝,他知道这几个小兄弟都暗恋清莲,只是觉得自己最高大健壮,与清莲更般配些,所以都不曾公开表露。听见清莲出嫁田庄,心里的憋屈就实在忍不住,借酒爆发了。等四舱哭够了,陈武也抹去了眼角的泪,问道:你可知她嫁的这老田家什么境况吗?

四舱拿陈武娘递来的手巾擦了脸,哽咽着说:这老田家住在大田庄东头奶奶庙旁边,对着鲥候淀。哥儿俩一个妹子,大哥去大津卫海船上当苦力,挣了几个卖命钱给兄弟讨媳妇,清莲就是嫁的这弟弟。听我娘说也没什么人才,个不高,也不爱说话,就是个下网打渔的平常人。好好个清莲让他捞了便宜去,哼!

陈武见他总是气不顺,也就岔开话头,道:满淀,泥鳅,良才他们都怎么样了,你听说过吗?

四舱道:满淀随他爹去了十房院,把家当都搬空了。码头上的活儿是越年节越忙,估摸着是不回来过年了。泥鳅忙着逮鱼挖藕挣年落儿,也没空跟咱唠嗑。听说夏良才在鄚州姐夫家玩的挺美,到现在还没回村,没准想逛鄚州大庙,在那儿过年吧。

说了一圈别人,陈武把自己的半年经历跟四舱倾诉了一番,只是关于秋菊的事只字末提。最后,他喝了口酒,才说:兄弟把你去四门寨的事情也跟哥哥讲讲吧。

张四舱叹息一声,开始慢慢讲述起来。

原来这四门寨建于北宋初年,濒临白洋淀,在端村北五里处,是当时抗御辽国南侵屯驻水军之所。宋政和三年(公元1113年)曾改名定安,当时这里停靠大批战船,军港四周设立寨门防卫,因此也称四门寨。到明永乐年间,口外小兴州马姓人迁入,又改称马家寨。

当年宋代朝廷为建水军,从江南各地征调大批造船工匠迁居此地,后来战争平息。这些匠人就设计制造商用、民用船只为生。比如大对艚,就是专为天津通保定运粮煤所造,此船长五丈余,航道水浅转弯时可拆分,通过后再用木榫咬合。更多的是三舱、四舱、五舱和鸭排、鹰排等民用船。这四门寨人口几千人,大小木匠不下一千,造船手艺有名的公推辛、曹、姜、李、刘等八大家。这八大家的造船师傅,都拥有代代相传的三个绝活,是外人所不及的:一绝是“量材使用”。买树时一眼就可看出树的好坏,一看树叶有无“焦梢”,如有焦梢,树的根部可能腐空;二看“树疤”是干疤还是水疤,干疤无碍,如是水疤则树质有毛病;三看树皮,光润美观,树质就好,如有树龙(即顺树身凸起的条痕)则有裂缝不可用。用料加工时随弯就弯取材,绝无浪费。二绝是“甩线一手准”。根据船的部位用材放成曲线,依据所需材料的曲线弧度一甩即成,只有马家寨工匠有此技术。三绝是“放印子”(即给船打补窟窿)。先将船体上损坏的部分用工具剔掉,洞孔自然成不规则状态。然后,工匠选一块合适木料,不量尺寸,单凭目测用斧子砍,而且一砍便成,一放准是严丝合缝。

这些手艺人除了造船还负责维护、修补,可说是全程服务。修补船在这里叫做捻船,捻匠在水区是贵客,每年开春请了捻匠补船,家家要拿出最好的饭菜招待,以求得自家人船平安。四门寨的匠人有手艺能挣钱,家里媳妇儿看护得紧,不许他们在外住宿。无论多忙,匠人们见太阳落山就往回返,所以当地有句歇后语:四门寨的捻匠——早晚宿家。

陈武听到这里,忍下住哈哈大笑,道:这民风倒也纯朴得很,快说说你学艺的趣事!

四舱又叹口气说: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时难。这几个月,我的罪受大了!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十一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八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84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