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82|回复: 0

《鱼王外传》第七回

[复制链接]

346

主题

136

帖子

115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54
发表于 2017-9-25 15: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全来祥饭馆练厨艺 周秀才城上说渊源

泊舟淹永夕,鼓栧度长堤。

月上当弦半,星明入座低。

鱼龙听夜雨,歌舞放天倪。

忽觉凉生袂,前村报晓鸡。

这是明代邢云路作的一首《夜泊新安》,写尽了一个行旅人夜宿码头的孤寂凄凉。古诗文中以新安为题的诗作甚少,只因新安县建置很晚(金泰和年间),又不像雄州、鄚州地处南北交通要冲。明代建立天津卫后,才有通府下卫的官船、商船往返,新安成了一个货物中转码头。城里有了些商铺、门店,街边开了些饭馆、茶棚,渐渐成了个繁华场所。

东关城跟下有一家饭馆叫全来祥,祖辈曾从军征南,立了些军功回乡,把积攒的银子开了这家饭馆。到了这一代掌柜叫董福田,娶了个水乡女子,近四十多才产下一子,只可惜自小体弱多病,如今长到十四岁,还是病秧子一般。董福田五年前就买下一个外地逃难来的女娃儿,平时帮忙洗衣拖地,也算为病儿子预备下一个童养媳。因为饭馆厨师母亲病故回乡守孝了,新请的厨子路子不熟,耽误生意。董掌柜琢磨着请一个年轻帮厨,解了燃眉之急,也为将来留下后手。

听老婆说娘家那边有个后生,曾在乾隆爷行宫帮过灶,还拜过师,要的价钱也低,也就爽快答应了。

陈武长这么大初次离家,来到几十里水路外的县城,内心既兴奋又胆怯。饭馆里的活计他不犯怵,无论改刀、配菜还是下手烹调都条理分明,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他来这里挣钱在其次,主要是练手艺。凡是见到海鲜和山货他都格外留心,看主厨怎么加工料理,自己动手时更是心到手到。每到晚上他就拿出师父留下的小册子对照揣摩,感觉自己每日精进,内心也充满了欢喜。

这天他正在案前备菜,外面走进一个穿旧长袍的老年文士。只见他迈着方步,嘴里念念有词,见到陈武愣了一下,歪着头道:新来的?陈武点头。他走到跟前看陈武刀工手法,点头道:尚可,尚可,虽不中不远矣!陈武抬头问道:你也懂厨艺刀工?那人道:虽不懂厨艺却精于品尝。也算同道中人了!

此时林正厨从外面拎着两条鱼进来,对那人笑道:周大秀才又来品评厨艺了,你欠的饭钱何时还呀?那周秀才讪笑着道:君子耻于谈利……就出门去了。陈武问那人是谁,林正厨说:旁边小南街住的周秀才,叫周有德,整日里琢磨旧砖破瓦,没银子下饭馆还教人做菜,城里叫老甚!陈武笑道:读书知礼的人虽然穷些,倒也叫人敬畏。

自此后那周秀才经常过来与陈武搭讪,讲些古今人物,说些乡土风情。原来这新安城两面临水,耕地极少。城里住户有码头人的热情豪爽,也沾些市井风气:爱做些小买卖,爱结交各路朋友。城里敬重“三面人”:一个叫官面上人,就是衙门口里的官吏;第二叫场面上人,就是举人秀才,富商乡绅,公私场面上说说道道的角色;第三叫街面上人,就是码头上帮派大哥,泼皮混混。

百姓们也自有可爱之处:大街上见了熟人,他会亲热地拉住你的手说:多会儿来的?忙完事家里吃饭吧!你千万别当真,他是让你回自己家吃饭。这里说话爱带儿话音,比如一个妇女去早市买了一兜小杂鱼拎着回家,对面街坊问了:大嫂,干什么去了?这妇女就会把鱼兜高高举起,脆声说道:买了一斤小鱼儿,搁葱儿,搁酱儿,棒子面饼子蘸汤儿!这些是笑话,作为燕赵旧地,真正为朋友拔刀相助的故事也不胜枚举。

县衙对过的小南街最是繁华热闹,卖炸货的,卖水果的,卖蔬菜的,卖河鲜的摊子接成长龙,整日里人来人往,喧闹不绝。这县城有点怪,正南门对着大淀无路可行,索性就封闭了,只剩下小南门外一架木桥通往对岸村庄,因此小南门成了正门,小南街做了正街。周秀才谈天说地,把陈武听得津津有味,时而蹙首凝眉,时而开怀大笑。

这一天忙完活计,周秀才道:你也来了几个月了,整天囚在小院子里忙东忙西,今个儿我也带你去城墙上走走,为你讲些正经学问。陈武说好,忙换了衣服,随周秀才出门上了东城墙。东城门外两箭地就是新安码头,百亩水面上泊了不少船只,岸上铺了一些修城废弃的青砖,搭着长长的木跳板。有几对粗装汉子正抬着大麻包装船。此时已是中秋时分,天空一片澄澈。码头对面是水村漾堤口,在杨柳树包围中,村庄静谧安祥,有渔人摇着小舟在秋水碧波中缓缓划去,好一幅秋水闲居图!周秀才慨然叹道:恍惚之间,老夫已近耳顺之年了!离功名日远,离黄泉渐近,今生已矣!

陈武劝道:您老毕竟也是有功名的人了,虽然不曾出仕,也算是满腹经纶,让晚辈崇拜敬服!周秀才听了脸上慢慢放出光来,说道:“我就看你这后生是有见识有才学的,今天就把这古渥城的渊源给你讲个清楚,让你知道我这老学究不是白来的。”他背起双手带着陈武向南漫步,眼睛望向东南大淀,悠悠说道:这白洋淀一带自古就是一洼地,西有太行山,北有燕山,那高山上起源的白沟河、瀑河、漕河、萍河、府河、唐河、孝义河、金线河、潴龙河九条大河从北、西、南三面汇合在此,形成一片汪洋。在战国七雄时这里曾是燕国、赵国分界线,我们脚下踩的就是当年燕国长城遗址。当时这里只有葛城、三台、浑埿三个小城,说是城好听一些,你说浑埿是什么?就是烂泥堆了个圈拿来挡水,不过是个大村子罢了。那时这一带都归鄚州管辖,西晋左思《魏都赋》里有“鸳鸯交谷,虎涧龙山,掘鲤之淀,盖节之渊”的句子,唐人李善注:掘鲤之淀,在河间莫县之西。就是说当时只知有莫县了。

周秀才轻咳一声,见陈武凝神细听,并无厌烦之象,才又接着说:这许多年里并无多少人关注此地,百姓们好多是逃荒避祸到此,在风浪边上讨生活是何等不易。到了五代十国,几十年里换了梁、唐、晋、汉、周五朝天子,石敬瑭割了燕云十六州,这里归了契丹管辖。多亏了周世宗柴荣英明神武,提兵收回瓦桥关,与大辽国以白沟河为界,宋天子派杨六郎把守三关口,雄州太守何承矩带军兵通河道,堆苇田,种稻米,造舟船,才有了这方百姓的太平温饱。

陈武问道:那这新安县是何时才有的呢?周秀才叹道:说起新安县,不得不引出一个奇女子。此人名叫李师儿,就生在此地,父亲叫李湘,有一兄一弟,家境贫寒。金章宗大定年间,李师儿被选入皇宫当宫女。这女子天资聪颖,又貌美如花,诗书歌舞才艺过人,很快受到皇上青睐。这金章宗完颜璟是金朝第六位皇帝,著名的风流天子,时人传颂:宋有宋徽宗,金有金章宗。说的是这二人文才出众,但不适合当皇帝。传说有一次金章宗与大臣游园,见两个小孩坐在土坡上玩耍,突然来了兴致,出了一句上联“二人土上坐”,让随从大臣对下联。女真大臣们都是弓马起家,个个伸脖瞪眼,满脸茫然。这时只听有女子娇声答道:“臣妾倒有一对:一月日边明。”金章宗定睛一看,正是刚刚宠幸过的宫娥李师儿,当即大喜,重赏加封为昭容。承安四年(公元1199年)封李师儿为元妃,当时正宫皇后已死,金章宗要封元妃为正宫,女真贵族群起反对汉家女子封后,章宗退让,命元妃管六宫,代行皇后事。

元妃宠冠后宫,父亲,兄弟都封为高官。因她怀念家乡白洋淀,金章宗诏令将浑埿城改渥城,拨重金扩建。到金泰和四年(公元1204年)置渥城县,隶属安州。泰和八年将州置迁于此,辖安州,高阳,新安三县。当时的渥城规模大于一般州城,城周九里,城高三丈,城内有建春行宫,敕建静聪寺,城东还专为元妃建了一座明昌鹅楼。

此时二人刚好走到城墙东南角,这里面向大淀有一片高坡,上面只存些残砖碎石。周秀才向那里一指说:这便是明昌鹅楼的遗址了,可惜,可惜!陈武问道:这明昌鹅楼是干什么的?周秀才道:明昌是金章宗最初年号,正是与元妃二人相见相爱之时。这鹅楼是为元妃看鹅观景用的,元妃幼时生于水乡,最喜白鹅。入宫之后处在北方草原,大漠黄尘之中,常思念白洋淀那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鹅群戏水景象,金章宗就专门造了三层鹅楼,下面开了大、小两个鹅池献给爱妃,也算是史上一段风流佳话了!新安八景中的鹅楼凌云就是指这明昌鹅楼,圣祖礼部侍郎高士奇有诗赞曰:

新安城上有高楼,金粉香消几百秋。

传是章宗游赏地,纤花细草满芳洲。

周秀才唏嘘一声,似有无限感慨,停了一会儿又说:新安城能有今天的地位与繁华都是因为元妃,可元妃也是个命运悲惨的女子。金章宗死得早,泰和八年(公元1208年)刚四十岁就去世了,因为无子,他叔父完颜永济即位,新皇帝罗织罪名,命元妃自缢。死后葬回家乡,就埋在端村北五里处,不起碑墓,早已湮灭于荒草之中了!

话说到此,两人都默然不语,天也不早了。二人已从南城转到西城,抬头望去,只见血红的夕阳正向西方落下,秋风吹过,几片黄叶飘然飞落在二人脚下。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八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五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41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