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11|回复: 0

《鱼王外史》第一回

[复制链接]

385

主题

242

帖子

122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20
发表于 2017-9-25 18: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水围行宫迎圣驾 避苇塘少年瞻天颜

京南湿地,九河交汇,渥城几度沧桑。西北沃原,东南野淀,星罗几十村庄。高柳绕堤长,矮云映空浅,翠色苍茫。渡口斜阳,犹存旧忆,保津航。

白洋不亚苏杭,亦黄芦白鸟,绿盖红裳。村院席停,庄河网罢,几家闲话圆方。一样月光徉,两种流水缓,谁意犹祥。定是嫦娥宝镜,分落在三乡。

这是当代词人王广乐写的一首《望海潮·白洋淀》,把个白洋淀风光描绘得如同西湖风月、江南繁华,一时间也传诵甚广。却说这白洋淀自古本是华北一片洼地,太行山九条大河东流汇集在此,形成一百多个大小淀泊,远望烟波浩荡,苇荷交织,雁鸥翱翔,真是个避世养生的好去处!

这白洋淀不仅景色优美,还盛产鲜鱼活虾、莲藕菱角,那些水上渔家风里浪里讨生活,也练就一手烹鱼炖鸭的好手艺。等到日落西山,忙完一天的活计,船头的铁锅里飘出阵阵鱼香,此时跳进淀水洗个澡,爬上船来,摸出半坛烧酒就着炖烂的杂鱼,一口口品咂,再哼上几句老调,这整日的辛苦也算值了!

要说白洋淀的美食手艺真是闻名北方,新安、端村、同口、关城、赵北口是航运码头,客流大、馆子多、菜品也精致,可要论厨艺流传久远,红白席面大气讲究,那可非圈头莫属。有看官要问:这圈头村是水中孤岛,又不是码头集市,又没有高官巨富,怎么会出来千多号厨师?莫急!这还要从乾隆年间说起。

话说乾隆十五年(公元1750年),这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刚过二月二,天气就开始转暖。水边上柳树多,二月中旬过后,柳树芽子就都吐绿了。春风吹过,白洋淀里水波荡漾,鹅鸭戏水,百鸟欢鸣,真正是春光无限了!若论平时,这淀泊上也有些渔舟摇荡,不过是当地打鱼的渔父;也有些长帆乘风,自然是天津来交易的官商,平日里却都是一片宁静安祥。可到了二月二十四这天,从端村驶来十几艘龙舟,船上旗帆招展,鼓乐齐鸣。开道的两船上站满了兵丁,个个盔甲鲜明,刀枪在手。中间龙船上站定一人,身穿黄龙袍,望着面前的千顷碧波和一堤烟柳,欣然赞道:无怪乎圣祖爷频频到此游猎,果然是京南水乡胜地!话音未落,两侧陪侍众人早早跪地高呼:皇上圣明!臣等恭候圣上宏伟诗作了!原来,是那乾隆皇帝又来白洋淀水围了。

话分两头,当时在白洋淀深处有十几个大小村落,大多是宋辽交战时留下的营寨。原来在后晋石敬瑭割了燕云十六州给契丹,白洋淀一带的鄚州就归了辽国管辖。多亏得周世宗柴荣率军北伐,攻下了瓦桥关,设立雄州、霸州,从此白沟河做了宋辽界河,白洋淀也成了大宋的边关重地。当时的雄州太守何承矩上书朝廷,在白洋淀驻军屯田,阻挡辽军铁骑南下,因此白洋淀一带军人也多了,稻田也有了,战船渔舟也稠了,从少为人知的偏远水乡渐渐变成了繁华边镇,尤其是雄州更是辽宋之间使臣往来的口岸重地、边贸榷场。

在这些水乡村落里就有个圈头村,村名原本叫傅家屯,因为明永乐年间塞北小兴州迁来陈、张、夏三姓移民,与土著居民傅、梅、朱共居,百余年人口繁衍,傅家屯人丁兴旺,在白洋淀圈内居了首位,可傅家人丁反倒日趋凋零,遂更名为圈头村。这圈头村居于白洋淀中心,四面环水,村人多以打渔、编席讨生活。村东头有一陈氏渔户,世代居此,娶妻李氏,育有一子陈武。这个孩子自小聪明健壮,跟父亲捕鱼结网,样样用心。转眼也到了十六岁年纪,长得一表人才,只是生在这乡村之地,贫寒人家,也只得子承父业,打渔终老了。

这日陈武早早跟了父亲去捞王淀下网,听得远方传来一阵鼓乐声,父子站在船头望去,只见漫天里旌旗招展,几十艘大船一齐扬帆驶来,船上站满官人,刀枪映着初升的太阳闪出耀眼的光芒。父子俩从没见过这般阵仗,忙把渔船就近摇入苇丛中,拨开苇叶屏声偷窥。那船队慢慢靠近了,只见正中间一艘龙船,两层楼舱做得精致威严,下层两侧站满带刀武士,人人挺胸抬头,好不威武!二层舱站了几个文人模样的长者,最前面那位身穿龙袍,对着偌大水面指指点点,面带怡然神色。陈武看那人君临天下的气势、号令八方的威仪,早就惊得目瞪口呆。父亲恍然叹道:“早听老爹说康熙爷建行宫,打水围的往事,莫非是乾隆爷又驾临了?咱爷俩也算祖宗积德,亲眼得见天颜了!”

却说父子俩等那船队走远,才敢慢慢把小船驶出苇丛,草草撒了几网,捞上些杂乱鱼虾,便收工回家去了。陈武晚间躺在土炕上,回想那船队威仪、圣上风采,整夜无法入睡,心想到:男子汉虽生于草莽,也应该做出一番事业,就不枉来世上一遭了!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的夏保长就急惶惶跑进家来,进门就对陈武爹说道:“皇上来水围了,昨天住在端村行宫,说是明天要来圈头行宫住,县里衙役来了一大群人,还有宫里的侍卫、厨师,你们这两天用心打些大鱼留下,可是要进贡给皇上吃的,不可用叉伤了鳞,价钱不会亏待了你!还有,厨师说要选几个干净利落的后生去帮忙挑水、劈柴、打杂役,我看你家小武就不赖,一会儿跟我去行宫查验一下,这可是为皇上效劳的好差事呢!”

夏保长一走,老爹就对李氏说道:“我看这不是什么好事,小武又没见过世面,去侍候皇上,出点小错就要掉脑袋的”。陈武忙说:“爹,我愿意去!我又不傻,只听话干活,又不乱说话,会出什么岔子!”娘最疼儿子,听得他愿意去,就说:“我儿最有心计,平常哪个不夸他聪明懂事?就让他去见见世面吧。”老爹听了也叹一声道:“也好,别像他爹,一辈子跟鱼虾唠嗑,有什么出息,去给小武换上过年的衣裳,收拾利落点!去行宫当差可不是闹着玩的。”


1961880d456c120f943a4729c94d2175.jpg


中午时分,只听一阵锣响,夏保长扯着嗓子嚷道:“去行宫帮差的后生们快出来,到老槐树下打齐儿,咱要去行宫查验了!”陈武一听,急慌慌跑出去,只见大槐树下早站了十多个年轻后生,都是村里一伐的玩伴,有满淀、四舱和泥鳅他们,都带着满脸兴奋,好像去上庙坐大席似的,陈武也就嘻嘻哈哈凑过去,掐手捏脚地闹起来。夏保长见了沉脸喝斥道:“别横遭竖闹的!进去后都给我老实点,平时垂手站立,低眉顺眼,小心挨棍子抽!”大家听了都吐吐舌,安定下来了。

进了行宫,大家一字排开在空地站了,一个太监和一个大厨模样的人走过来,站在每个后生面前端详一下,只要对谁摇一下头,保长就把他拉去旁边。走到陈武面前时,大厨拍拍他肩膀,又让他伸出两手看看,问:“多大年纪了?”陈武说:“十六周”。大厨又问:“打渔下网的?”陈武说:“是,跟爹打河田。”大厨点点头,保长也笑着点点头。这样选出六个人留下,别的就打发回家了。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二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序——水天阔处鱼龙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84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