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第一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496|回复: 0

【雄安茶社】淀上人家(十七)

[复制链接]

120

主题

110

帖子

47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74
发表于 2017-9-30 20: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前言:
      正所谓世事难料,与上个章节里大部分人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相比,从杨掌柜一进门的神情俨然一副霜打了的茄子。
是啊,本来一片大好的形势,在这风云突变下急转直下,将事态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而从侧面来看,也在间接衬托出当时社会动荡下的“黑暗”,以及人心险恶下小人得志的丑恶嘴脸……
——碧水白洋


《淀上人家》(十七)

一连几天了,为先弄转这一台织机,两个人足不出户,在蚨丰号的后院的个库房里工作。
天,从早上就阴上了,大风不断的刮着大块大块的云朵,在头顶聚集,到傍晚时分,就下起了雪,一开始是竹筛子筛下来似的雪粉,后来越来越大,就变成了鹅毛大雪。库房里专为他俩工作,生起了一个吃饱蹲大眼炉火。铁皮烟筒烧的嗄吧、嗄吧直响。为了得眼,帐房季先生吩咐学徒点起了汽灯,把库房里照的雪亮?他俩正在聚精会神的工作,忽听的院里由远及近,咯支,咯支踩雪的声音,到了门口使劲跺脚的“扑扑”的声音,他俩知道,是杨掌柜到了,准是又给他们送好酒来了。随着一句“好大雪。”门哐啷一声推开了,进来的果然是杨掌柜。不过这次他手里并没有提着好酒,棉长袍外套着一件皮坎肩。头上没戴帽子,长辫子盘在脖子上,头顶,辫子,双肩上都堆着好多的雪。百胜说:"杨大哥,这个天气你还过来干什么?"说着就起来帮杨掌柜的拍去身上的雪。这时才看到杨掌柜的脸色煞白,神情沮丧。杨掌柜凑到炉火前,烤着冻僵了的双手,沉了沉气才说:“坏了,塌天大祸来了。”红灯和百胜都惊愕的看了杨木森一眼,听他说下去。杨木森厌恶的皱了下眉头,说:“高阳县衙今天上午来了三个穿黄马褂的太监。刚到,就打了看门的衙役,直闯县衙大门,王知县听秉,快步从后衙迎出。一见这三个太监个个身穿黄马褂,马上就地下跪,口称参见万岁,参见老佛爷!”一个太监上去一把就把王知县的暖帽打掉在地,说他:“有眼无珠,老佛爷西狩归京,咱家奉老佛爷之懿旨,征调沿途州县“孝敬”事宜,你个猴崽子,胆敢不出大门迎接,你是不想活了?”王知县连连谢罪。并马上按太监们列出来的单子叫师爷去准备:纹银三千两、苏州锦缎二百匹,高阳细洋布五百匹。还有高阳名吃:锅包肘子,白云章包子各五十份。王知县以为把“孝敬”交付了,这三个太监就可以走了。谁知他们并不肯走,命令王知县传信给任丘知县张虎,叫他把孝敬老佛爷的礼物,当天亲自送到高阳县来。王知县立马写了一封信,派了两个师爷快马送到任丘县衙。张知县听说三个身穿黄马褂的太监,让他去高阳,上交给老佛爷的“孝敬”,没敢怠慢,准备好银两土特产,坐上双马拉的轿车就跑过来了。
原来这三个太监里有一个姓邓的,叫术汝,是河间人。八国联军去年八月打开北京,老佛爷仓皇西狩,跟随的包括光绪帝、亲近大臣,连侍卫、太监总共才几十个人。当时皇宫里,光太监宫女就好几千个,八国联军打进来了。老佛爷和皇帝都跑了,这皇宫里的宫女和太监只好各作鸟兽散,宫女出了宫,虽然是慌乱年月,还总是抢手货。而太监,出了宫,炮火连天,流民遍地,所到处,总因自己的宫残之身倍受欺视,简直是天地不容。出北京不久,盘缠就被一群清兵抢劫一空。术汝一连投奔几个寺院,各个寺院已被太监占满,真个是惶惶如丧家之犬,恓恓如漏网之鱼。无处安身,只好讨饭向自己的老家河间走去。走到任丘县,这座县城刚被义和团闹过,又被清兵掠过,清兵退去又被八国联军烧杀过,三燹之城。街头只有饿殍横陈,闾巷不见生民走过。他是又渴又饿,却没讨到一口饭,没喝到一口水。好不容易走到任丘县衙,他自持自己在宫里已混到敬事房,笔帖式太监的地位,按品级和知县也是不相上下。就鼓了鼓勇气走到侧门,自报身份,要求见张知县。张知县也是躲兵祸刚回县衙,一听一个宦官要见他,气的连胡子都撅了起来。回道:“不见,赶走!”衙役回到侧门就驱赶邓术汝走,术汝也是饿昏了,滚着爬着耍赖,打死不走。喊叫声又惊动了张知县,他出来,掩着鼻子说:“你个又骚又臭的阉货?不是你平日里作威作福了,你也有今天!”邓术汝,这时一点脾气也没了,又是磕头又捣蒜,声声哀求:“张老爷赏口吃的,只当救了救跑到您门前的猪儿狗儿一条命!”张知县皱了皱眉头,叫个衙役,从后厨拿了两个剩馒头扔给了他。术汝像条饿疯了的狗一样把一个馒头塞到肚里,另一个他却舍不得吃了,揣在怀里。凭这个馒头,他跑到河间。
后来老佛爷在西安站住脚了,散落在各地的太监又纷纷跑到西安去投奔,邓术汝又历尽千辛万苦跑到西安。到今年十月六日,慈禧离开西安时,随行官兵已愈十万,行李车三千辆,回归太监也逾两千。为了炫耀自己的威势,慈禧特给太监们发下一千件黄马褂,让伴鸾驾的值勤太监,每人穿上一件。所以,凡鸾驾到处,一片明黄,闪烁着皇家的荣耀。这邓术汝一会儿也没忘了在任丘受的“奇耻大辱”,天天发誓要报“一箭之仇”。老佛爷一行,转道开封,北上,在正定上了火车。车在保定加水,临时停车,邓朮汝认为机会到了,就偷偷邀了两个河间同乡小太监,说是“捞点外快”,每人穿了一件黄马褂,就偷偷下了车。下车后,他们凭着身上黄马褂,强拉了一辆双马轿车,一路狂跑,就到了高阳县。
杨掌柜一边烤着火一边说,红灯还从墙角搬过来一块压仓石,放在炉火上烧,烧了会儿,石头烫了。红灯又垫着布把石头放到他脚下,说:“杨大哥,你把脚踩在这上边。把你拆雪的鞋熥干,脚就不冷了。”杨木森感激的看了红灯一眼,把双脚踩到热石头上面,接着说:“张知县到高阳县衙门口,还没进门就被邓术汝他们拦下了,张知县见三个太监个个身穿黄马褂,纳头便拜,口称:‘参见吾皇万岁,老佛爷吉祥。’邓术汝手里晃着皮鞭子问道:‘猴崽子,我问你,老佛爷圣驾归京,让你交点“孝敬”,你带来多少?’张知县说:‘敝县不比高阳,工商税务一向不发达,今天听到公公懿旨,急急赶来,只凑足千两纹银,和一些熏鱼,野鸭…’邓术儒听到此大喝一声:‘混蛋!你堂堂一县之主,老佛爷归京,你才孝敬一千两银子,还弄点臭鱼、烂虾糊弄上聪。众衙役,速速给我拿下!’他身边哪里还有‘众衙役’?那些‘众衙役’见他们仨身穿黄马褂,王老爷都磕头跪拜,都不知道什么来头。再加上他们狐假虎威,见人就用鞭子抽,早就躲的远远的了。那两个小太监倒象两只见到羊的狼一样,向张知县扑去。一个先用鞭子向他脖子上一挥,鞭子就绕在脖子上,然后猛一拉鞭子,张知县便扑倒在地。另一个上去,掏出绳子,就把他捆的结结实实,让他跪在邓术汝面前。这时邓术汝一只脚踩在一张椅子上,用鞭子杆敲敲张知县的暖帽,说:‘张虎,你个猴崽子,你看看我是谁?’张知县抬眼看看说:‘我自出仕,从未进京,更不用说皇宫里,我怎么认得公公你呢?’邓术汝一鞭子杆掀掉了张知县头上的暖帽大骂:‘瞎了你的狗眼,我就是去年被你挡在任丘县衙门外,骂我是“阉货”的那个祖宗,我求爷爷,告奶奶,被你百般羞辱,才给了我两个馊馒头。此仇不报,我枉为人子!’说着他就叫两个小大监把张知县押进牢房,绑在十字桩上。张知县也自知今天是遭到了小人的报复,在所难免了,大骂:‘你个六根不全的阉货,今天落在你手里,我认命!我大清太祖皇帝有遗旨,太监不准出京城半步,有出京者人人得而诛之。你去年离京来到本县,本县自有好生之德,不仅不砍你脑袋,还给你干粮,你今天竟是这般忘恩负义!想我三科进士,朝廷命官,堂堂之躯,须眉丈夫,岂能屈服于你?’这邓术汝一听‘须眉丈夫'四个字就疯了,上去就用手一根一根的薅他的山羊胡子,一边薅一边大叫着:‘叫你须眉丈夫,叫你须眉丈夫,我都给你薅没了!’薅的张知县下巴颏上鲜血直流,张知县流着血高喊:‘士可杀,不可辱,士可杀,不可辱!’邓术汝狰狞的大笑:‘哈哈,不可辱?我偏辱辱你!’就用手更用力的薅张知县的胡子。许是离的近了些,张知县一脑袋向邓术汝碰来,碰在他鼻子上,鼻子酸了,还溅了一脸血,邓术汝大怒,向后一跳,挥起皮鞭暴打张知县。王知县赶过来,先行跪拜,然后说:‘公公息怒,常言说‘刑不上大夫’朝庭命宫岂可拷打?邓术汝冷笑一声说:‘我身穿御赐黄马褂,今天这儿,我就是朝庭,我这朝庭今天偏要教训教训这猴崽子!不服气,连你一起教训!’吓得王知县赶快躲开了。王知县找到我,让我想个办法,救救张知县。我又有什么办法?主要是,他们个个身穿黄马褂,他们当县令的也只能跪拜听令,如果动了他们就是欺君之罪。哪个当的起?”杨木森说了这么多,也许真是烤暖了,脑门上沁出豆大的汗珠。
百胜说:“是啊,如果不快出手相救,张知县怕是难过今晚上这一关。”红灯听着杨掌柜说,一袋烟,一袋烟的没停没了得抽。这时,他在坐凳腿上磕了磕烟灰问道:“现在衙役、狱卒都躲啦?”杨掌柜说:“怕挨打,都躲的远远的了。”红灯又问:“王知县呢?”杨掌柜说:“他碍于年兄情面不能躲,又不敢靠前,围着牢房转圏圈。”红灯说:“杨兄,我有个主意,不知可好?”……

文//金恩波



上一篇:行香子 水乡即景
下一篇:采桑子 花城临淀三面抱。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8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