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96|回复: 0

【雄安茶社】淀上人家(十六)

[复制链接]

83

主题

64

帖子

3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96
发表于 2017-10-4 14: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前言:
      客观的说,该来的还是会来了,詹大善人一家所采取的行动,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无论是财力还是势力都更胜一筹的他们,又怎会忍受这样的结局,其后期的手段也将会更加恶劣狠辣的。所幸,红灯的拳脚功夫,在关键时刻也不是泛泛之辈,相信后期的纷争会更为激进……
而对于高阳方面的杨掌柜他们,也是将这个手艺人的活计而折服,不然也不会在机器出现故障之后,如此迫切让他们过去。无疑,这更是为日后的章节设下了伏笔。精彩内容,就慢慢欣赏吧!

——碧水白洋


《淀上人家》(十六)



      回到家,百胜听红灯和钟华一学说就皱了眉头。第二天,天蒙蒙亮,他就叫起吉祥来,让他去西头,把甄良才叫过来。一会儿,甄良才就倒背着手,摇着自己的水蛇腰,哈巴,哈巴的走来了。见了百胜,他先拱了拱手,说:“表姨夫,您叫我?”百胜挥手让吉祥和沛祥出去玩,然后拍拍炕沿让甄良才坐。百胜说:“良才,你前边说的,筱夜香接来的那个看家护院的,这两天是不是一直在家?”甄良才说:“表姨夫,什么‘那个看家护院的’?那可不是一个了。前十多天,先来的那个叫冯二马的,出去了一趟,可能是在霸县、胜芳一带,又招来了四个人,听他们背地里叫冯二马‘瓢把子’,我觉得他们可能是黑道上的。他们来了后,詹得利马上分配他们,和冯二马一起看家护院,并严令他们一律不许出门,不许见外人。前天,我早上去帐房,就没见他们一个人影。今天,不到五更天,我听的院墙上有瓦掉下来的声,我把门簾挑开缝,見有几个黑影跳墙进来了。他们一个个猫着腰,出溜、出溜的进了上房,上房着了灯,听詹大善人大声的咳嗽声,听到詹得利骂他们‘笨蛋,混蛋’的声音,又听筱夜香酸声酸调的‘你大舅’‘你大舅’怎么、怎么地呵止詹得利的声音。新来的这几个傢伙,是黑道上的,又都有刀,我不敢到跟前去,听不真切。”百胜叼着小烟皱着眉头听到这,理解的看了甄良才一眼,从身后叠被搭子里拿出一双新鞋,说:“瞧瞧你脚上这双鞋,叫你趿拉的都咧了边了。这是你表姨给你绱的,还不快换上。”甄良才感激的说:“还是我表姨心里想着我…”穿上新鞋,哽咽着,用破袄袖搌着泪就走了。   
百胜隔着窗户喊过来了红灯。红灯手拿着小烟袋锅,在烟袋荷包里掏挖着走了进来,凑到百胜跟前,两人烟袋锅对烟袋锅对着了烟。百胜拍拍炕沿,让红灯坐下,然后说:“我把甄良才叫过来了。”接着就把甄良才和他说的事学说了一遍。红灯在炕沿上磕了磕烟袋,说:“不用说,肯定的就是詹家院豢养了一班土匪打手,专门对付咱们的。这东西们,就不能看着穷人们过上几天好日子。昨天鲥侯淀就是他们策划好的一场谋杀、截道的恶事。本来他们是占着白道的,因为张知县的关係,他们官府这条道暂时行不通,就又动起了黑道的念头,招来土匪杀咱们。”百胜咬紧了牙,说:“詹家父子不就是趁了个钱吗?怎么就变得心这么黑了呢?自个家里早就囤着千斗万贯,怎么一个村里的穷乡亲们,想过上几天好日子就不行了呢?红灯兄弟,昨天亏的是你身上有功夫,要不然就惨了。”红灯说:“也算是幸运。他们事先埋伏在后舱窝里,我并不知道,前后船上来了,他突然从后窝里钻出来,真险。还是他算计的不准,他如果等前后船上的人跳了帮,我和他们交上手,他再从我身后钻出来,给我一刀,我就完了。”百胜说:“还是说你身上有,手脚敏捷,才度过了这一险关!这样吧,我看这冬仨月,种蓼蓝这事活不多,咱们的日子也有点底儿了,别的活儿咱先少抓弄着点,你就教教我,教教钟华吉祥他们,练练你拿手的《太祖长拳》一是强身建体,主要是要让自己人们身上都有点功夫。以防西边大院里再生什么不测,咱们也有个抓挠头。”红灯说:“大哥,我也这么想呢。昨晚回来船上我就和钟华这么说来,钟华很愿意学。我看叫景祥,吉祥,沛祥也跟着学,簪荣嫂子愿意学都参加。我和沂蒙都可以教,高阳杨木森那边如有事,沂蒙就可以代教,教个长拳她也是没问题的。”百胜说:“这一冬春,咱们就给他来个以学为主,到明年春天,开通了时咱再改成以劳为主,那时,学武也不能放下。”
从这儿以后,在百胜的带头下,钟华,景祥,吉祥,沛祥就开始跟红灯学拳,簪荣见沂蒙也敎,很有兴趣,也来跟着学。其中钟华,景祥,吉祥,学的很卖力气,进步很快,惟独是沛祥七八岁的孩子,似乎心不在上头,整天自己跑出去不回来,学的没多大进步。
一天,晚饭后,钟华和杨枝儿,偷偷的划出一条船,驻在村东头的空园子上,在一个苇垛下说悄悄话。苇芦叶在他们身下煨的越来越热乎,苇芦花在他们眼前飞的越来越乱,钟华的脸在杨枝儿的淡淡的体香的熏陶下越来越泛红。坐在他身边的杨枝儿看看他,特意的向他身边靠靠,用胳膊肘碰他一下,钟华的脸更红了,赶快向一边躲了躲。杨枝儿“噗哧儿”的笑了,小声说:“没嘴的葫芦,说话呀!”钟华的脸红的像一块红布了,“吭吃”了几下,什么也没说出来,从棉袄的怀里掏出了在高阳买的那个小镜子,递到了杨枝儿手里,杨枝儿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晶亮的东西,拿在手里反复把玩着,忽然看见小镜子里映出的晚霞,很吃惊,拿它对准自己的脸一看,镜子里清晰的照出一个灿若荷花的姑娘脸庞,眉眼都那么的清晰分明。虽说玻璃镜在清初已流传中国,但这白洋淀里的小渔村非常闭塞,农村一般人家根本就没见过玻璃镜子。杨枝儿一手拿着小镜子,左照照,右照照,近照照,远照照,她忽然把拿镜子的手伸出去对准自己,又用另一只手猛把钟华的头揽过来,小镜子里立刻映现出了两个年轻男女并在一起的头像。钟华急着要挣脱,杨枝儿硬揽着他要让他看,钟华终于看到了。想不到,枝儿和他在镜子里的合影竟会这么美。看着看着,引起他一股美好的遐想,不由的把枝儿一把搂在怀里。枝儿娇嗔的说:“你坏!”使劲的推开了钟华,红着脸说说:“别这样,咱俩说说话。”钟华拉上枝儿的手点点头说:“嗯哪。”枝儿说:“听说你和红灯叔那天从高阳回来挺凶险的?”钟华把在鲥候淀的遭遇学说了一遍,一边听着,枝儿的手,握的钟华的手越来越紧,脸都发白色了,说:“多亏了红灯叔,手脚上有两下,要不就真见不找你了。”钟华说:“是咱这种蓼蓝的事,碍着了老财们的财路,他们雇了打手,想要咱们的命呢。”枝儿说:“那怎么办,人家有钱,有人,有傢伙。”钟华说:“咱们种蓼蓝的不就是为的过几天好日子吗?这些老财们看到就气红了眼,还要杀咱们,咱们岂能让他们吓的走回头路?我爹让红灯叔教我和景祥他们拳法,说早晚有用的。”枝儿说:“学拳法?女的要不?我也想去学。”钟华说:“我看得行,沂蒙嬸子,原来她拳也打得那么好?我娘也跟她去学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枝儿和刘叶儿就都来参加拳术学习,又过了一天钟石头和张大棹也来参加学习,不几天,村里就有二十多个青年男女自投着来参加学习。红灯和百胜商量了下,决定凡是主动来学拳术家里同意的,就都收下。村里乡亲们看见红灯,沂蒙教的认真,孩子们学的规矩,就都跟他们叫“武学(读晓)”。
到了十一月二十几,红灯和百胜又收到杨木森的邀请信,说是脚踏铁轮织布机试制又遇上了困难,务必请他俩去一趟高阳。正是浐河的阶段,他俩拉着拖床带着行炉,连滚带爬,到的李广,从李广走旱道去的高阳。
到高阳,杨木森还是请他们住在了蚨丰号的后院客房。第二天上午,杨木森就派人搬过来了一台已经装好了的脚踏织布机,他并且给红灯和百胜蹬机演示。只那织机一运转起来就吱嗄作响,足蹬着也非常费力气。转不了几圈就别住劲,不再转了。红灯和百胜把它的传动件,一个一个的拆下来按图纸检查,每一个零件都能达到图纸要求,可组装到一块就转不动。红灯认为这些传动件来自十几个小厂家和手工作坊。当时的测量工具就是卡钳,测量精度上不去,每个工件的精度只能保证在最大误差范围内,一连几个的误差加到一块就形成了一个积累误差,这个积累误差值,可以达到装配图纸允差值的几倍。这样机器装配上,当然就转不动了。一架织机传动件几十个,每个件从新加工从新作,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这上面有几个杆件,其他转动件上的误差,都要把应力集中到这几个杆件上去。而这杆件上的安装孔,和定位槽是比较好修正的。当然这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可为了让这一台织布机先动起来,检验它的工作效率这也是个没办法的办法。

文//金恩波



上一篇:王家寨村民眼中的白洋淀新变化!
下一篇:七绝,谷雨醉白洋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3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