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第一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504|回复: 0

【雄安茶社】淀上人家(十三)

[复制链接]

385

主题

242

帖子

122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20
发表于 2017-10-5 02: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前言: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是啊,经历过百转曲折后,蓝靛的种植总算迎来了收获的时刻,而这个时刻却是在因不同的站位中,让所有人的内心有着各异的变化。
希望!无论是对于百胜和红灯两家,还是那些前来观摩的乡亲们,其眼中都是满满的希望,而这种希望是美好的。只是,放在詹大善人眼中呢?无疑,当然是相反的祈望了。
呵呵,本想在这午夜时分再予以阐述几句,但考虑到之前长篇大论式的“嘚瑟”,那今天还是就此打住吧……

——碧水白洋



《淀上人家》(十三)


      “红灯叔,走什么思哪?”红灯从回忆中收回自己的遐思,看钟华正扶着双棹向他喊话,船头的百胜和景祥已站起来插缆船橛子,下船。他忙把小烟袋插入腰中,站起来说:“下来吧,两人一班,拧水龙。”船上已带下来了水龙把,钟华拿过来,插在水龙头的轴上就和景祥拧了起来。拧了几下,红灯看着出水还不太涌,就叫他俩停了下来。可能是春天脱水了他看了看龙尾小轮的吃水浅了点,就拨拉着小船到了小轮跟前,拿起船上的一个木锤,向下砸了几下架着龙尾的两根木桩,使龙尾向下沉了二横指,然后向钟华和景祥喊了声:“好了!试试。”再看龙口的出水就很涌了,他插上缆船橛子就又回到了园子上。
看着龙口一股清澈的水流汨汨的顺垅沟流去,他舒心的又掏出小烟袋。百胜拿着铁锹改过了一个畦,凑到红灯跟前,小声说:“我回村,见到甄良才了。他说,‘詹大善人被簪荣和沂蒙那一吓,当时就昏过去了,被筱夜香又是划拉又是撅,最后是用冷水喷才醒过来。虽醒过来也不能说话了,从圈头请来了大夫,天天扎针,这两天好点,能噜噜啰啰说两句话,但右脚右手还是不利落。前天任丘县衙门叫保长上去,詹大善人去不了,叫我这个甲长和詹得利代替去的。到了任邱被张知县大骂一场。说詹得利支使诬告冒领,差点就打他一顿板子。说咱们种蓼蓝是支持高阳他年兄那儿实业救国,是咱任丘县的富民业绩,有人胆敢从中作梗,国法难容。回来路上,詹得利就没断了破口大骂,还对天发誓:`不砍下钟百胜和刘红灯的头誓不为人。’”红灯从嘴里拿出小烟袋说:“听蝲蝲蛄叫唤,还不耩庄稼了呢?不过,看来咱这种蓼蓝制靛的事,是会有一段时间的安定了,咱们千万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干,争取给咱们自己开出一条富裕路来再说。”
浇过这一水后,蓼蓝苗茁壮的长。他们在园子头上搭了个铺,每天晚上有人在那儿睡觉。中间下了两场不大不小的雨,红灯抽着小烟袋,看看天说“‘五风十雨天时好,又见西郊稻秫肥。’”他就不断的带着钟祥出去打行炉,挣个零花的钱。百胜和景祥拴副二罱子,转着圈的在淀里夹鱼,说是“闹个菜吃”,其实,哪天也卖点钱,补贴家用。过惯了苦日子的女人们,深知生活的艰辛,虽然说有红灯从高阳挣来的百十块银元垫底,她们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妯娌俩比着织蓆,有吉祥,佩祥解苇,压苇,她们每天都能戳起四领蓆来。
生活就这样匆匆忙忙、快快乐乐的过着,在布谷鸟的叫声里过了麦熟时节。这天,红灯带着钟华到南王家壕看蓼蓝,连着几天下雨,水涨的离园子边不到二尺高了,他们直接从船头跳上了园子。看蓼蓝长了有三尺来高,杆壮叶肥,一片浓绿。他翻了翻叶,搯了搯杆,说:“快了。”回到家,他对钟华说:“咱们得傍着这院子下坡砌一个制靛的池子了。我看那蓼蓝还有三四天就可以摘第一遍叶了,我们砌出池子来,还要等三两天干了才能用,池子要等着蓼兰叶。”说完后,就叫钟华单棹摇着六舱,去村北楊大篷家买过来一千多块盖房剩下的青砖,用自己配制的糯米砂灰浆带刀灰砌了个大园池子。在这个池子下边还砌了两个小点的池子,在大池子上分别开了两个高低不同的出水口,导向两个小池子,安排好后又用糯米砂灰浆里外严密的抹了一遍。
池子建成了,又过了四天,红灯和百胜说蓼蓝叶长成了,池子也干了,可以摘靛叶了。
起大早,百胜,红灯就叫上了簪荣,沂蒙,钟华,景祥,棹上了两支六舱去王家壕摘靛。到了园子上,红灯拿出了一堆靛刀,每人分给了一把,这靛刀像小镰头,只是两面有刃。红灯说给人们:这蓼蓝是一年两季采收,第一季是采叶,制第一次靛,留下杆,再过三个月再连叶带杆一起割下,再采叶,再制靛,留下杆,保温贮存越冬,留作第二年插芊育苗。
说完就教人们怎么用这种靛刀,只见他右手拿刀,左手扶住蓼蓝尖,刀顺蓼蓝杆上下一晃,就把一棵蓼蓝上的所有的叶全削下来了。一看,百胜,钟华,簪荣等几个人就都学会了,他们高高兴兴的干了起来。东过道头的杨老套家的女儿,杨枝儿,邀了自己的女友刘叶儿,后头院的钟木头老汉家的儿子钟石头邀了自己的伙伴张大棹、李大安,听说今天要采靛叶都好奇的棹着船来看。一看钟华景祥他们操作起来顺手,也拿起靛刀干起来。红灯见来的人多了,就一个人一个人的手把手的教,嘱咐,千万别划伤主杆,影响下次出叶。他还分出地的靠里的一边有半亩的地方,不让采叶,说要让它开花,打籽,给明年有要引种人家的留籽种。
      干活的人多,说说笑笑,傍晚,四亩半的蓼蓝叶就采完了。打成捆,足足装了两大六舱。人们唱着歌,棹着船回到家,把它们卸在池子边。簪荣和沂蒙下了船就忙着洗了手做饭。卸完了船,人们都蹲到六舱船的船赶上一去洗手、洗脸、洗脚,百胜告诉钟石头,杨枝儿等几个人说:“今天难得几家姪儿,姪女帮忙,才使我家的活干的这么快。这样,今天谁也不准回家,就在我这儿一起用飯。也没别的,你们簪荣,沂蒙嬸子,闷了一七印锅的大米干飯,炖了两条十多斤的大鲤鱼,管叫你们可劲的造,吃的飽飽的再回家。”几个年轻人,听百胜叔说管饭,高兴的噢噢叫。
      因为人多,他们在院里并上了两个饭桌,吉祥佩祥看一下来了这么多的大哥哥大姐姐,高兴的活蹦乱跳,围着他们团团转。没那么多座,他们搬来土坯和砖头,团团围定。簪荣和沂蒙先给他们端上了两盆炖大鲤鱼,然后每人一碗大米饭递到他们手里。她俩站在一边看着准备给人们添饭。忽然沂蒙用肩膀碰了簪荣一下,簪荣一看她,她用下巴颏向桌子上扬了一下,簪荣顺着沂蒙的下巴颏看去,见杨枝儿紧紧的坐在钟华身边,正夹了一块肥嘟嘟的鱼肚皮放到钟华的饭碗里。钟华红了脸,用胳膊推了杨枝儿一下,用手捂住了碗。沂蒙用手拍了一下簪荣的肩膀,在她耳边小声说:“快当婆婆啦。”簪荣推了沂蒙的腰一下说:“去你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吃过饭后,红灯就动员大家把蓼兰叶都投到大池子里,装了八分满。然后就让人们从六舱的船赶上开始,一个一个挨着站到大池子边,用几个水桶传递着向大池子里注水。不一会儿,大池子就满了,就打发孩子们回家休息了。然后红灯和钟华找来了几块石板条,和树干轱辘把浮出水面的蓼兰叶儿压入水中。百胜过来叫红灯回去睡觉,红灯说:“让钟华先去睡会儿吧,这蓼蓝叶泡着等它发变得两天,得总有人看着,怕出意外。”钟华也不愿离开,他和他红灯叔就在院子上,靠着池子,铺上了一领蓆,点着了一个干艾草辫子熏蚊子,躺下聊天。
这池子靛叶一直泡了二天一夜,红灯抽着小烟袋,一直没离开池子一步,连吃饭也是沂蒙端到池子跟前,钟华一直跟在他左右。
到了第四天上午,池子里的水已变成青绿色他从池子里捞出一几个叶子,看也已黑绿色,用手一揑,叶子也己发软,他叫过钟华,让他看池子里的水色,让他也揑过叶子,然后说:“像这样就是到火候了。”就拿过一个大笊篱和钟华把所有叶子捞出来。叫来百胜和景祥,叫他们抬出了早准备下的生石灰,把生石灰在个大锅中化成石灰水,沂蒙早已备下了香案,香案上有一只鸡,一瓶酒,红灯点上三炷香,还用一把芦苇挽成了一个草把插在池子头上。然后就向池内倒石灰水。一边倒,一边让钟华,景祥搅拌,眼看池子里的水就变成了黑兰色,红灯拿出两个木柄头上钉着一块木板,叫做冲钯的家什,让钟华和景祥使劲在水里砸、推、拉。弄的池子里波浪滚滚,兰沫翻飞。钟华和景祥翻腾了一顿饭时间,红灯忽然说:“停!”他俩才满身大汗的停了手,池里的水已变成兰紫色。水仍在翻滚,红灯拿了一长条木板,站在池子边轻轻的把池子里的水刮了一遍,就像作画以前铺开张宣纸一样,池子里的水就完全平服了。他把刮下来的泡沫盛到个大盆里说:“这叫靛花,是药材,晒干了去卖二三十块钱一片呢。他叫钟华、百胜、景祥都坐下,谁也不要去动那池子里的水。一听说今天打靛呢,这时后头院里的钟木头老爹早来看了。楊老套家的大妈被杨枝儿领着也来看了,刘叶儿,钟大安也来了,村里头热心的乡亲们来了十几个人,一看都是没干过的活,帮不上手,就都在一边看着,见百胜他们休息了,都凑过来问长问短,嘻笑逗嗑。
见簪荣和沂蒙做熟了饭,人们都要走了,百胜和红灯强拉着,强拦着,人们还是非要走不可。只是百胜拦下了钟木头老爹,钟华和景祥拉住了钟石头和张大棹李大安。而沂蒙一手拉住了杨枝儿,杨枝儿又红着脸拉住了刘叶儿。红灯一直守在池子边上没动。

文//金恩波



上一篇:【雄安茶社】淀上人家(十四)
下一篇:白洋淀月下泛舟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8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