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617|回复: 0

《阅微草堂笔记》里的白洋淀异事

[复制链接]

69

主题

69

帖子

28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4
发表于 2017-10-14 20: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阅微草堂笔记》是一部短篇鬼狐志怪小说,与《聊斋志异》类似,主要记录河间府周边的奇闻异事。作者纪昀(1724年-1805年),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直隶献县人;清代文学家,曾主持编写《四库全书》。
清代时,白洋淀大部分在任丘县境内,与献县同隶属河间府。因此,纪晓岚常以白洋淀人自称。又因为,其父纪容舒早年曾在京城为官,故纪晓岚经常往返经过雄县、鄚州,对白洋淀一带的风土人情非常熟悉。
在《阅微草堂笔记》里就记载了这样几则异事。

其一:鄚州堤工偶遇狐仙
【原文】:鄚州筑堤时,有少妇抱衣袱行堤上,力若不胜,就柳下暂息。时佣作数十人亦散憩树下,少妇言归自母家,惟幼弟控一驴相送,驴惊坠地,弟入秫田,驴自辰至午尚未返,不得已沿堤自行。家去此西北四五里,谁能抱袱送我,当谢百钱。一少年私念此可挑,不然亦得谢,乃随往。一路与调谑,不甚答,亦不甚拒,行三四里,突七八人要于路曰:何物狂且,敢觊觎我家妇女,共执缚捶楚。皆曰送官徒涉讼,不如埋之。少妇又述其谑语,益无可辩,惟再三哀祈。一人曰:姑贳尔,然须罚掘开此塍,尽泄其积水。授以一锸,坐守促之,掘至夜半,水道乃通。诸人亦不见。环视四面,芦苇丛生,杳无村落,疑狐穴被水,诱此人浚治云。
【译文】鄚州修堤坝时,有个少妇抱着包袱在堤坝上走,似乎是走不动了,坐在柳树下休息。此时,有几十个筑堤的人,也坐在柳树下。少妇说她从娘家回来,弟弟赶驴送她,驴受惊把她摔下来。弟弟到高粱地里去找驴,到现在也没回来。她没办法自己走,离家还有四五里,谁能扛着包袱送送她,就赏一百个钱。一个年轻人心想,可以在少妇身上沾点便宜,至少也能得几个赏钱,便起身送她。一路上,年轻人和少妇调笑,少妇即不应答,也不拒绝。走了三四里,突然有七八个人挡在路上。说:“哪儿来的狂徒,敢打我家女人的主意”。于是把年轻人绑了起来,一顿好打。还说:“送官府太麻烦,不如活埋了他”。少妇还在旁边讲述年轻人一路上说的轻薄话,他更是有口难辩,只能再三求饶。其中一人说:“姑且饶你,罚你把这段田埂挖开,把积水排出去”。于是交给他一把铁锹,大家坐下来看他挖。他一直挖到半夜,才挖开田埂,那几个人也不见了。他环视四周,只见芦苇丛生,渺无村落。有人怀疑是狐狸洞遭水淹,诱惑这个年轻人来替它们疏导积水。

其二雄县汤孝廉考棚遇女鬼
【原文】
先姚安公言,雍正庚戍会试,与雄县汤孝廉同号舍。汤夜半忽见披发女鬼,搴帘手裂其卷。如蛱蝶乱飞 。汤素刚正,亦不恐怖,坐而问之曰:前生吾不知,今生则实无害人事,汝胡为来者?鬼愕眙却立曰:君非四十七号耶?曰吾四十九号。盖有二空舍,鬼除之未数也。谛视良久,作礼谢罪而去。斯须间,四十七号喧呼某甲中恶矣。此鬼殊愦愦,汤君可谓无妄之灾。幸其心无愧怍, 故仓卒间敢与诘辨,仅裂一卷耳, 否亦殆哉。
【译文】
先父姚安公说:雍正庚戌年会试,他与雄县人汤孝廉同在一个考棚。汤孝廉半夜忽见一个披发女鬼,掀开帘撕碎了他的试卷。汤孝廉一向刚正,也不害怕。坐着质问她说:“前生我不知道,今生我确实没做害人事。你来撕我的考卷究竟因为什么?”
女鬼惊愕地望着汤孝廉,后退两步说:“这不是四十七号考棚吗?”汤孝廉回答:“我这是四十九号”。原来前面有两个空屋子,女鬼遗漏未数。她审视了许久,才施礼向汤孝廉谢罪离开。不多时,四十七号考棚传出呼叫声,说有人中了邪气。这个女鬼也太糊涂了,汤孝廉可谓是无妄之灾。幸好他心中无愧,也不害怕,仓猝之际敢于争辩,仅被撕碎考卷,否则性命就危险了。

其三任丘旗人催租夜遇杀妇取血
【原文】: 从侄虞言,闻诸任丘刘宗万曰:有旗人赴任丘催租,适村民夜演剧,观至二鼓乃散。归途酒渴,见树旁茶肆,因系马而入。主人出,言火已熄,但冷茶耳。入室良久,捧茶半杯出,色殷红而稠粘,气似微腥。饮尽,更求益,曰:瓶已罄矣。当更觅残剩,须坐此稍待,勿相窥也。既而久待不出,潜窥门隙,则见悬一裸女子,破其腹,以木撑之,而持杯刮取其血。惶骇退出,乘马急奔。闻后有追索茶钱声,沿途不绝,比至居停,已昏瞀坠仆。居停闻马声出视,扶掖入,次日乃苏。述其颠末,共往迹之。至系马之处,惟平芜老树,荒冢累累,丛棘上悬一蛇,中裂其腹,横支以草茎而已。此与裴硎传奇,载卢涵遇盟器婢子杀蛇为酒事相类 。然婢子留宾,意在求偶,此鬼鬻茶胡为耶。鬼所需者冥镪,又向人索钱何为耶。
【译文】
堂侄虞癏说,听任丘人刘万宗讲,有位旗人到任丘县来收租,赶上村民夜里演戏,他看到二更天戏才散。返回途中,因酒后口渴,见大树边有个茶馆,于是拴了马进了茶馆,茶馆主人说火已熄灭,只有凉茶了。店主人进去半天,才端出半杯茶,那茶殷红而粘稠,还有点腥味儿。旗人一饮而尽,还要喝。主人说:“茶壶已经控干了,我再去找找。 您坐在这里稍等片刻,别往里边偷看”。等了好久,也不见主人出来,旗人偷偷从门缝往里看,只见悬挂着一个裸体女人,肚子已经开膛,用一支木棍撑着。主人正拿着杯子刮女人肚子里的血,旗人吓得急忙逃出店门,上马拼命奔跑。只听后面有人追赶索要茶钱声,一路不停 ,等他跑回住处,已昏迷的从马上掉了下来。主人听到马声出来,把他搀扶进屋里,第二天他才缓过劲儿来。讲述了始末,大家一起去察看。只见昨天拴马的地方,只有一棵半死不活的老树,到处都是坟丘。在一处荆刺丛中,悬挂着一条蛇,腹部被剖开,有一根草棍横向撑着。这与唐朝裴硎写的“殉葬女俑杀蛇取血为酒”故事相似 ,然而那个女俑留客人是为了寻求配偶。这个鬼以蛇血为茶,为的是什么呢?鬼需要的是纸钱,向人讨茶钱干什么用呢?

    161917c22cc05f8c044755932f03f15a843604.png 161917c1a0037583b54bcbb29a1635605a2ff5.png


上一篇:莲花淀:红莲白莲此地分
下一篇:白洋淀捕鱼纪事“六” 平阳淀的由来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84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