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953|回复: 0

白洋淀传聊斋~张大胆系列之二

[复制链接]

373

主题

163

帖子

12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35
发表于 2017-10-17 16: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说在白洋淀的漾堤口村有两个胆子大的人。一个张三,人称张大胆。一个李四,人称李大胆。两人都说自己胆子大,谁也不服谁。
话说这一天早晨,张大胆在早市上溜达。碰到了李大胆在早市上卖鱼。清一色的鲶鱼,还真是多。几乎就没有别的鱼,张大胆一看琢磨开了,这李大胆逮鱼手段还真高。当时只是好奇,也没往心里去。第二天,张大胆又去早市,又看到李大胆在卖鱼。还是清一色的鲶鱼,这一下张大胆奇怪了,这李大胆有什么窍门,只逮鲶鱼,而且每次还特别多。张大胆什么也没说,转身回家了。他心中盘算,我非弄明白不行……
白洋淀人捕鱼的习惯,一般都是起大早,黎明时分回来去鱼市卖鱼。
这一天,李大胆照常起着大早,摇船出发了。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刚开船没多久,后边一条无声无息的另一条小船尾随了上来。李大胆左转右拐,一会工夫来到了一个窄壕边,还特意的左右看了看。借着满天的星光,看了看左右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动静。把船往前一顺,麻利地钻进了窄壕里。几分钟后,张大胆的船也在寂静的夜色中显了出来。可并没有跟进去,因为在张大胆的记忆中,这是一条死壕,前边并不通的。
只过了半小时左右,壕里又传出了摇船声,李大胆出来后并没有发现掩在一旁的张大胆。而是哼着小曲摇船回村了。
张大胆看着李大胆走远后,二话不说的直接摇船进了窄壕里。一会儿,张大胆出来了,神秘的笑了笑,也回了村里。
早市上,李大胆继续卖着鱼,张大胆照样的溜达。谁也没有表现出异常。
第二天,李大胆照常起早,照常上船,往外走。一会又来到了昨天来的那条窄壕前。看看四下无人,一头扎了进去,李大胆来到壕的尽头,不慌不忙的把船顺好,把棹翘起搭在了船柑上。点上颗烟抽上了。还真是一副悠闲的模样。歇了一会,李大胆把烟屁扔到了水里。轻手轻脚的到了船头上,把船舷边上撑船的篙拿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进水里。轻轻一点,船无声无息地向前滑了过去。往前走了有两三丈的距离,船慢慢的停下了。没有发出一点声息,而后李大胆轻手轻脚的把船舱里放着的一把特大号的洄子拿了出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水里的动静。李大胆没有用照明灯具,而是借着朦胧的星光盯着船头水里的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如果你在跟前的话,你一定会吃惊的发现,水里所谓黑呼呼的东西,赫然是一个‘漂’。(白洋淀人跟水里的死人浮尸叫‘漂’)。就见李大胆眼疾手快,一洄子下去伸入了水中,直接奔‘漂’抄了过去。一阵哗哗的水声,水面一阵荡漾。船晃了两晃,就见满满的一洄子黑呼呼的影子抄了上来。活蹦乱跳的,李大胆回身就把它扣进了船舱里。噼里啪啦声响起,竟是满满的一洄子鲶鱼。
当李大胆转过身准备再抄第二洄子时,水里的‘漂’突然动了,哗哗的推着水,还自言自语起来,‘哎呦呦,睡的好好的,可把我的腰撞疼了,谁呀这是……’。李大胆猛一回头,脸一阵发白,头一下就炸了。想说话没说出来,身子一歪,一头扎进了船舱里……
当李大胆晕晕乎乎醒过来时,混身一点劲没有。当他脑子渐渐明白后,却感觉是在家里。看看四周,确实是在家里,我不是在船上吗?一想到在船上,立刻又想到了在船上发生的一幕,混身不禁一个激灵,颤抖了起来……
‘兄弟,兄弟,是我,你张大哥。’李大胆再看时,床头坐着张大胆。‘兄弟,你可醒了,哥哥不对,把你吓着了’。李大胆哆嗦着说:你不知道,今天大早晨……。李大胆心有余悸的想说什么。‘我知道,我知道,是哥跟你开了个玩笑。其实早晨在水里的是我……’。张大胆一五一十地说开了……
原来那天张大胆跟着李大胆到了窄壕那,等李大胆离开后,他看到了水里的浮尸,就一切都明白了。怪不得李大胆总是只卖一种鲶鱼,而且还特别多。这时,一股坏水儿冒了上来,决定第二天提前来,先把水里的‘漂’移开。自己就挨着浮尸藏在了水里。静等李大胆的到来,没想到把李大胆吓晕了。张大胆赶紧上船把李大胆摇回了村,进家。直等到李大胆醒过来。李大胆听完张大胆的诉说后,哭笑不得,心中的疙瘩也解开了。
还有一次,那是一个冬天。张大胆和李大胆打赌,张大胆说:你说你胆子大,你敢深更半夜去城里北关的乱坟岗子去呆上一小时吗?(北关的乱坟岗就是现在的一中附近,二十多年前那附近有一个轧钢厂和一个标本厂,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李大胆说,那有什么,去就去……
这天夜里,李大胆披上大衣。带了点水果出门了,路上走着,小北风刮着。‘还挺冷!’李大胆嘴里嘟哝着,紧了紧大衣领子。一步步奔了乱坟岗……
一个个不规则的坟头,高低不平。东一个,西一个,凌乱地散布着,风呼呼地刮,借着寒冷的星光,偶尔还能看见披露在地面的骨头。到处散落的碎砖头。一看就感觉阴森可怖……
远处一个人影晃动着,越来越近。是李大胆。李大胆到了跟前,看了看周围一片片隐隐约约的坟地。随即踢了一脚脚下的一节骨头,就随便找了个坟头坐了下来。把随身带得水果放在了一边。回手掏出烟点上了……,在这北风呼呼的寒冷夜里。如果你知道有一个人为了证明自己胆子大,一个人在这到处是枯骨的乱坟岗呆着,你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抽完烟,李大胆大概是想吃他的水果吧,头也没回,眯着眼睛把手回了过去,想拿他的水果。一拿没有,再拿还没有。嗯,水果呢?李大胆一直身坐起来,扭过身来。水果呢?踪迹不见!刚刚就放这了,李大胆心里‘咯噔’一下,不会真有鬼了吧?其心里不由得‘咚 咚 咚’狂跳起来,头都不敢回了。
好容易挨到有一小时了,心里总嘀咕着那些水果。李大胆冻得也差不多了。快走吧,李大胆甩起大衣就走。刚走两步一想不行。要是张大胆明天不承认怎么办?不行,得留下点记号。李大胆找了个半截棍子,捡了个大点的砖头,半蹲着把半截棍子钉了下去。心说这就是证据,谁敢说这是他钉的?这时,一阵风吹过,飒飒作响。不由又想起不明不白失踪的水果。心中暗暗祷告:各路神仙鬼使,在下不得已来这里。钉棍子作个证据,如有打扰,请多多原谅。勿怪,勿怪!三下两下钉完,站起身就要走。刚迈出一步,感觉不对,谁拉我大衣呢?又试了试,大衣又往回拽了一下。李大胆本来就心虚,这下真吓坏了,更不敢回头了。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李大胆一边唸叨着把大衣一脱一甩~给你吧,我不要了,一溜烟地跑远了。瞬间,消逝在了夜色中……
这时,在坟头的后边慢慢的映出了一个暗影,晃悠悠地飘到坟前边,嘴里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被李大胆自己用棍子钉在地上的大衣,呵呵地笑着…………


上一篇:白洋淀里的“灯笼鬼儿”
下一篇:淀头有个朱百万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