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877|回复: 0

【水淀风来】荷叶田田——雪儿

[复制链接]

385

主题

242

帖子

122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20
发表于 2017-11-1 23: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雪儿

  7,8月份的白洋淀,从干涸的等待中醒来,迎来了辉煌的雨季,每当这个季节,大量的刀鱼逆流而上成群结队,也给雪儿老师这样的钓鱼高手带来了施展才华的机会。

  我那时只有7,8岁,每次出发,雪儿都要带着我,她带鱼具,我负责拎着一个小桶,里面放着活蹦乱跳的黑鱼的幼子————————刀鱼是吃浑的。

  要想钓到大的刀鱼必须要到水流湍急而又开阔的地方,因此被河水淹没的操场就成了我们的首选,这里水面开阔,不深不浅。河底是一层细细的沙土。

  她脱了鞋子,晚起裤腿,光着雪白的脚丫,趟在快要没膝的清澈而又湍急的河水中,挂上一条小鱼用力甩杆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慢慢匀速左右摇动,忽然,一条大刀鱼用力咬住鱼钩,使劲向后曳,雪儿急忙放开手中的鱼线一只胳膊夹住鱼竿,两只手使劲向上拉,企图把鱼直接带出水面,可是鱼太大了,在将要出水的一刹那,奋力摇动它那巨大的,有力的尾巴,激起一溜沸腾的水花,雪儿被带的向前紧走了两步,赶紧松开手中的鱼线,大鱼一下游出几丈远,雪儿又收紧鱼线——————-,她们在这里展开了激烈的较量————————

  阳光热辣的撒在左右,清澈湍急的大河,戴着新鲜芦苇自己编成的草帽,乌黑闪亮的长发,洁白的衬衣下因为用力而凹现的美丽的曲线,奋力挣扎的大鱼,周围人群的此起彼伏的欢呼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我也一下子喜欢上了她。

  那时我的父亲是学校的校长,由于我们村是个小村没有宿舍,而我们家正好房子较多,因此雪儿就住在了我家,我们家是个四合院,南房是我们住,北方即正房我爷爷奶奶住,雪儿住东屋,西屋是我没结婚的叔叔。我们那叫老爸。

  我叔叔是我见过的最妙的一个人,这人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但我并不是说他什么也不会,相反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

  他毕业于美术学院,做过老师,修过无线电,做过镶牙的,糊过车马【就是他告诉我烧车马的由来】,做过木匠,会造船————-不过是因为打赌——————-有一年淀里发大水,黏船【即造、和修】的师傅很缺,爷爷好容易找来一个师傅,让他打下手。两天他就厌倦了这伺候人的差事,对人家师傅说了些不中听的话,大体的意思是你的活也没啥技术含量,结果师傅很生气,说,你要能造出船来,我把吃饭家伙都给你,从此不吃这碗饭!

  结果他只用了几天就造好了一条小船,不但造好了而且样式连造了一辈子船的师傅们也自愧不如:不光船的样式新颖还刻了一幅鲤鱼跳龙门的图案在船头————————人们都傻了。不光能用还是件艺术品!

  此事让他颇得意了一阵子,不过他并没有要人家的东西。

  其实他最得意的还是他的手——————他的手指洁白修长,末指很尖,手掌瘦而光滑有力。我最爱看他做东西————-风筝——-走马灯————-冰床子————印旻钞的印版————不过我最爱看的还是他画画————-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画画却极虔诚,洗手,研墨,展纸,湣想,然后用小指在纸上划几道印,算是勾勒轮廓,调墨,动手。

  他画的是写意山水,用笔极快,脸色却异常凝重,仿佛注入了自己全部的生命与热情,画完题字,印章,挂好,左右来回转————观摩,那不好再改一下。

  他的画很有名,我们这很多人找他赐画,他的屋里到处是人们拿来的画纸和吃剩的果子盒——-送他的,但他却很少给人家画好,有时我一边吃着果子一边拿起一卷画纸,问他————-这是谁的,‘这人早死了’他淡然地说.

  时常我们吃完晚饭,雪儿倚着奶奶,奶奶轻轻抚着她美丽的长发,我的小狗团团借机扎在她的怀里蜷成一团,美美的打着轻鼾,叔叔在油灯底下雕一块印冥币的印版,几个隶书的大字已经清晰可见:中国人冥银行!我伏在桌子的一侧写大字,爷爷不时用拿旱烟的手给我指点。

  对面的屋子里昏黄的灯光下,是我父亲正在看书,写东西。我父亲温文尔雅,身上随打着好多补丁,不过你还是能感受到他优雅的气质。他平时很少说话,见人总是浅浅的一笑,让人一暖。

  他平时并不管我,只要我不是特别顽皮,不过好多事我都是学着他做,比如看书,写字。其实我也许就是要知道是什么东西有那样的吸引力。说实话,我并不喜欢他,因为比起我的叔叔,他太没趣了。

  夜静的让人沉溺,一条大鱼跃出水面,波拉,的一声,一只甲虫嗡嗡的撞击着窗棂。一种广漠而又淡淡的哀愁在小屋里弥漫,雪儿要叔叔吹一段口琴。“行是行,不过要有人唱才好。”“行,我唱,不过要吹好点”。

  口琴呜呜咽咽的响了起来,雪儿走到屋子中间唱了起来:村外的小河边红梅花儿开.......,她的嗓音纯净,柔美,甘甜,静静地抚摸着你的心灵。月光映在她身上,如同一朵晶莹的水莲花。

  我发现父亲也静静的站在一边,雪儿扫了父亲一下,她的眼睛更亮了,歌声也分外的动人,清凉的风吹进来,扑灭了蜡烛,皎洁的月光仿佛把雪儿镶了一道银边,我觉得她就是传说的仙女。一定是的。

  一天,叔叔神神秘秘的把我叫进他的屋里,手里拿着一幅裱好的画,怪笑着说,把这送给雪儿,要什么都行。我不说话眼睛却看着桌上一艘用枣木雕成的帆船—这东西他至少弄了一个多月,平时要玩一会都立马拿走,还说:小孩子可不能拿的哟。我用手摸摸船他立即面如死灰,不过一会斩钉截铁的说:行,你要办好了就归你。看来这人是真下了血本了,我执意要看看画,他犹豫了一下,缓缓展开了画卷:

  真美呀!我由衷的赞叹着,一片火红的桃花林,落英缤纷,一位少女拿着一柄纱扇含情脉脉的微笑着一只手却牵着另一只手,不过那个人却没有画出来。不对,那女孩分明是雪儿,就是她!我立即觉察到了他的险恶用心。

  雪儿不会嫁给你的!我愤怒的说。被我揭了老底,他也恼羞成怒:好,我还治不了你了,以后别碰我的东西!

  不稀罕!

  我恨恨的走了出来,坐在门前发愣,不知道为什么,眼泪落了下来。一双温暖的手遮住了我的眼睛,咦,怎么哭了?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雪儿笑着问我。一种巨大的悲痛瞬间击中了我:人家始终拿我当小孩子,她跟本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她,在这场爱的较量中,我有着宿命一般的结局。而雪儿却始终不知道。泪水珍珠一般落了下来,怎么擦也擦不完,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只好搂着我。她似乎明白了:这个小孩似乎不那麽简单。

  她一面用手帕擦我的眼泪,一面抚着我的头发温柔地说:我知道,你不是个一般的小孩,姐 姐最喜欢你了,有什麽事就和姐姐说,要不听话就不理你了。

  叔叔想要你嫁给他。我呜咽着说。

  不会的,放心吧,姐姐不会嫁给他的。

  真的?

  真的,姐姐谁都不嫁。雪儿的眼泪流在我脸上。

  雪儿忽然走了,就像一阵春风,一场细雨,落入草丛的芦花。我站在高高的河堤上,那里的夕阳将天空与河水结成一片橘红色,一艘有帆的小船渐渐湮没在水天中。我想,那也许是雪儿的方向,她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不知道她一个人该怎麽办呀?我大喊了一声:等我长大了!喉咙便已哽咽,在泪水流下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不再是小孩了。

  叔叔最终把画送给了雪儿,走的时候她哭着对奶奶说,其实她好想做她的女儿,孝敬她一辈子。父亲默然无语。雪儿上了船,父亲用篙一点,船走了,从此她再也没有回来......

  很多年过去了,我家从小渔村搬到县城,搬家的那一天赶上父亲出差,我收拾他的书房,在最里面有一个精美的木盒,打开它是一个画轴和一摞信件。我小心翼翼的展开画轴:雪儿!我惊呼了起来。我狐疑的看了其中的一两封信终于明白了她喜欢的到底是谁。我又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放好。就当我从没见过它们。

  又过了很多年,我也有了儿子,一天小家伙看电视,忽然问我:爸,什么是爱呢?我想了很久才回答他:爱,是发自心底的喜欢,是让你爱的人选择。也许他不明白,不过等他长大了,就会明白的。(此稿件无署名,请作者及时告知,谢谢)


上一篇:武林雄风——雄安新区传统武术非遗项目探访
下一篇:【水淀风来】蒲草青青——柳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84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