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589|回复: 0

长堤漫读白洋淀(五)

[复制链接]

69

主题

69

帖子

28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4
发表于 2017-12-29 09: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 冬至



      记得少年时特别喜欢学校组织的春游,沿着长堤一路行走,堤上青青草,坡下野花红,叶子总是绿的,花儿都是红的。现在呢,堤上花草的颜色被很简单地忽略了,简单到只知道路旁有花,堤下有草,颜色似乎有点飘忽不定。

      后来,长堤慢慢成了心灵皈依的小径,不仅有春雪流莺、草绿花红,还有秋水长云、旷野冬风。在堤上,你可以同时俯瞰堤内堤外不同的景象,更多时半是人工半是天然。在堤上,还可以思索一些有意思的问题,如水之古往今来,国之分合变化,人之善恶美丑,更有“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等哲学命题。只有静下来,你的世界才会空前的广阔,一片澄明。如果有可能,我更愿意走上满是荒草的长堤。

从春到秋的游历,有些像蜻蜓点水,只有冬日里在长堤上的行走才会有更多的领悟,因为只有到了冬天,大地才会呈现出最简单的色调和能让视线穿透的结构,可以将身心慢慢托付给这片由长堤指引的土地,其他都变得不再重要,无论暖阳照彻树梢,还是寒风呼啸于枝头。



      只有在冬季,很多东西才可以舍弃,那些花草树木们将需要舍弃的通通丢掉了,包括叶子上缤纷的色彩和拥有缤纷色彩的叶子本身,有的甚至只留下深埋于地的根。这些附着于生命主干的东西都消失后,生命的旷野才能从复杂又一次归于简单,才能重新启动下一季生命轮回的开端。

在这个叫做冬至的日子里,长堤,空中,水里,一切唯简。简,这个没有多少感情色彩的词语让长堤拥有了另一种魅力。

堤上,那些不用树叶遮蔽的形体,粗犷而丰满地裸露着自己的身体,高矮,粗细,大小,直弯,无一不是美的,那些干与枝,那些枝与枝,千姿百态,真实,原始,自然。这多么像博物馆里那一个个站立的躯体,掷铁饼者,断臂的维纳斯,大卫……我希望画家们都来看看这些冬天里的树。

水里,苇地上,现在依然留着大片大片的芦苇,因为它们没有地方可去,没有人收割,没有人理睬,它们蓬杂在一起,开始变得干枯。这些芦苇有些不真实了,它们不全是今年长出来的,里面有去年的,也有前年的,可能还有更久以前的,混杂在一起,乱蓬蓬的。一条一条的水道给这些苇地划分出各自的地盘,水道又把它们连接成一个整体,看上去一片茫然。但是隐蔽在苇枝苇叶里的那些声音消失了,那里曾是苇莺的天堂,它们的歌声,在夏秋两季一天到晚地响着,但它们终究只是一些机会主义者,只有这些苇地才是白洋淀真正的守望者,只有它们才不会抛弃白洋淀,只有它们年年为白洋淀提供数以亿计的芦苇,不管人类管不管芦苇,也不管人类对芦苇是珍视还是抛弃,以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依然如此。人呢,这时的人需要做什么,应该怎样做?

水在苇地之间流动,有时会淹没它们,有时会退守在苇地身旁,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里。水的深浅由流进白洋淀的河流决定,河水有盈有枯,河流的生存状态由沿途汇入的溪流决定,而溪流的命运由大山决定。那么大山的命运由谁决定呢?是人吗?人真得可以掌握大山的命运吗?



水就在堤的旁边,与堤的距离时远时近,是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水与堤的关系实在难说,拆不散,离不开,像那些打了一辈子的夫妻。堤是水的守护神,但控制欲极强,时时刻刻都要掌控水。水性格多变,有时柔顺,但时间长了也会反抗。反抗有时无效,有时也会成功。水突破堤的禁锢,想到外面闯一条新的水路,但常常又被新的堤拦截住。水虽然柔顺,但又爱发脾气,有时脾气大得惊人,这一点又很像有些女人。白洋淀发过多少回脾气,我不知道,但堤与水却真是一种宿命姻缘,水流到哪里,堤就跟随到哪里,九河如此,白洋淀亦如此,相依相伴,控制反控制,永远没完没了。你看,哪里有水,哪里就会有堤,白洋淀如此,黄河如此,长江也如此。

白洋淀号称“九河下梢”,那么多条河流进白洋淀,胸襟小了真得难以容纳,这需要大情怀来支撑。九河水滋养了白洋淀,白洋淀又滋养了这一带的百姓,于是白洋淀人便很少小家子气。乐水的智者面对奔流不息的浩浩白洋水,才思泉涌,诗词文章,璀璨光华,足以照亮一方的天空。即使诸如民间谚语之类的短短几个字,也能折射出思想的素朴光芒,熹微但是持久——“出水才见两腿泥”“水大漫不过桥”“有水就有鱼”“千年的鱼籽,万年的莲子”“鱼过千层网,网网都有鱼”,细细品味,只觉醇厚甘美,回味无穷。

如果说站在山颠会让人眼界开阔、胸怀宽广的话,那么站在白洋淀的长堤之上,得到的将是水的智慧,淀的气质。白洋淀虽有“北国江南”“北地西湖”之说,但白洋淀绝不是江南,更不是西湖,这里的格局更大,更接近天人合一。淀中散落着几十个村寨,渔人日出而渔,日落舟归。几百年间,人与自然虽然屡有不睦,水灾人祸频频发生,但几百年间白洋淀人一直在这里坚守着自己的家园,直到国泰民安的今天。看,夏来满淀荷花盛开,鸟飞鱼游,冬至大淀冰封坦荡,白雪飘飘,一如女儿的柔情,男儿的豪情!

长堤漫漫,看从春到冬的四季更迭,想人生的不同阶段,体味一天的朝暮交替,此中竟有那么多相通之处。每一次行走都能有所收获,大自然从鲜艳到枯槁,自有其中道理,历劫重生,又是另一法则。长堤内外,沉积下关于白洋淀无穷无尽的历史,那些遗迹、传说、风景,无不闪动着岁月的熠熠光芒。

四时游历,每一季都在诉说着不同的故事,如读经史,触之于目,感念于心,终有所得。

长堤漫读白洋淀,幸哉,乐哉。



(稿件来源:微信公众号“雄AN文学”2020年2月22日)



上一篇:“声”韵雄安丨秀美雄安——圈头村的变迁
下一篇:白洋淀有种美食叫“炒逛子”,荤不见肉,素不见蔬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