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08|回复: 0

【雄安茶社】淀上人家(十)

[复制链接]

17

主题

17

帖子

8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3
发表于 2018-3-11 22: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前言:
      可谓是好事多磨,一番努力在与任丘张知县见面后,总算是有了一定的眉目,也让两个淳朴善良的汉子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不过,小说毕竟是小说,又怎会让故事情节一直平淡下去呢?只有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过程,才能让广大读者朋友萌生往下看的动力不是!
   话说那张知县在多重因素下,对于百胜和红灯种植蓝靛的行为给予了相当的肯定,无疑这也给这他俩人的日后生活平添了不少曲折的坎坷,同时也为后边的精彩场景设下了不小伏笔。
其实,小说毕竟是小说,太多人的人设皆出自作者的刻意安排,但它又逃脱不了现实生活中,那确实存在的阶层矛盾和阶级鄙视。
抛却过去不提,单纯以当下国内所谓某财富排行榜的揭示来看,哪一个富豪不是在货币流通中,让利益最大化的同时,采取着一家独大垄断方式,赚取着平头百姓们多年来省下的积蓄?
这种看似公平的背后,在与那些国外知名品牌以外汇积累起来的身价对比中,无一都会失色三分,不是吗?
在人均水平远远落后西方诸国的现实下,那些个人财富跻身世界前排的黄色人种们,哪一个没有“詹大善人”的影子呢?
“前言”有些跑偏了哈,我们还是继续观看小说中“百胜、红灯”们是如何在夹缝中,抵御“詹大善人”那只无形的大手吧……

——碧水白洋


《淀上人家》(十)


      出了大门,走到鼓楼下的一棵大槐树荫凉里,杨木森站住了脚,说:“百胜兄弟,红灯兄弟,你们那边种蓼蓝的事就这样了吧,谅得你们村詹保长再也不敢翻起多大浪头来了。我那边铁轮织布机仿制的事,也放不下。我们就此别过,你们回詹家寨,我回高阳。下来有事我们要加紧联系。”说着就拱手道别,雇了辆轿子车原道回高阳了。
看看天不早了,两个人也推起铁匠车向家赶,一路荒草古道,路也算好走,很快就过鄚州到了李广。
      为了趁天亮能看看王家壕那五亩园子上蓼蓝出苗的情况,百胜和红灯在李广村也没打尖,马上找了个朋友家借了条船就向詹家寨紧赶。百胜亮开膀子使着双棹,船儿迎着西阳的金辉一纵一纵的向前划着,好象每一纵就要离开水面飞起来。几只归鸥正要落下,看到这只向前疾驰的小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又马上冲上天空,随着小船盘旋翻飞。淀里没什么风,苇子也是刚出芽,晚霞没遮没挡的落在水面上,一片橙红。红光在水面上反射,又照在百胜和红灯身上红通通的,像两块刚从炉火中夹出,有待锻造的钢锭。很快,船就出了大河口,前面一片白水大淀,詹家寨就在大淀上浮动,已看到村子上空飘动的炊烟。船这时却向南边划去,钻进一条向南的大壕沟。出了这条大壕,就又是个小淀泊,他们在这个小淀的西岸靠了船,登上了他们的那五亩园子。春天水小,园子露出水面很高,他们的头一从壕帮上露出,就都笑了,原来是,他们分明的看到园子上已盖上了一层油光光的新绿。他们俩蹲在垅背上仔细看,一畦畦象一匹匹新织就的绿缎子。不过这绿缎子由一棵棵刚刚出土的蓼蓝小苗织成,每一棵小苗都顶出了两个尖尖圆圆的子叶,有的子叶上还带着些许泥土,而每两个子叶都像一双温柔的手,双手又捧出一对椭圆带些裂边的圆叶。百胜笑着对红灯说:“怎么样?怎么样?是它吧?没错吧?”百胜也笑着点头:“对,对,错不了。上了河泥的地就是壮,这是一片少见的好苗子呵!”百胜说:“哈哈,这是我们过上好日子的希望啊!”他们接着看了看垅沟背、畦背上,有不少的脚印,有男人的,有女人的,也有小孩子的。他们知道,这块地已经成了村里人注目的地方。百胜问:“出了这么好的苗了,咱们还需要怎么管理呀?”红灯笑着说:“种蓼蓝的好处就在这,它是草性,不需要什么人工管理,它最喜欢的是肥大水勤,咱们一茬河泥,它的肥已足够了,等它长到三四寸高。天要还象这样不下雨,就得给它浇一次水了。只要它长起来,什么草让它欺的也长不起来了。”百胜高兴的说:“快回家,吃饭,吃了饭,就回来,我今天要守着这些宝贝儿们睡了。”红灯说:“对,西头大院里的,一直看着咱们是眼中钉,肉中刺,张知县的意思还没送到,咱们不可不防!”
回到家里,和簪荣、沂蒙互相说了分别后各自的际遇,自然是不胜的欢欣鼓舞,簪荣和沂蒙给他俩炖了大鱼,温了老酒,三杯下肚,一天的疲乏就飞到爪哇国去了。快三更天了,他俩找出来两块箔一领蓆,几根棍棍棒棒,放到了小船上,又抱下了各自一套被褥,就又向王家壕棹去。
进了那条大壕,红灯棹着棹着,忽然停了棹,对百胜小声嘘了一声,就听着有人大声说话的声音从那五亩园子上传过来:“你们几个快点,都拿着锨,能铲,铲!能掘,掘!一颗苗儿也不要留!”听到这个喊叫声,为了减小打水声,他俩停了棹拿起篙紧撑了几下,靠了园子边,不等船驻稳就跳上岸,三步两步就往园子面上爬,借着天幕的背景看到对面的园子边上已站着几个人,一个人正指手画脚的喊着:“还不快动手。詹大爷还等着咱们回去喝酒分钱呢!”百胜急了,大喝一声:“住手!你们胆敢破坏青苗!”而红灯什么也不说,把自己的身子压的低低的,借着天幕认准了那个指手画脚的家伙,一个虎扑窜上去把他推倒在地压在身下。而百胜则冲上去,抄手夺得一个人的铁锨,在他手里轮的“呜鸣”山响,吓的那四个人跌轱辘爬跤,纷纷滚下了园子台。他们找到了自己那条船,拔了橛子。已开船了,才发现少个人,他们流着船,不敢靠边,朝园子上喊着:“螃蟹娄,螃蟹娄。你他妈是快点啦!”这时娄小四已被红灯拧着胳膊站起来,哭哭叽叽的说:“我被这拧住了,他妈得动得了哇?你们快去叫詹大爷救我!”
      百胜查看了蓼兰苗被破坏的情况,因及时赶到,铲除的苗只是边边角角一些。那娄小四已被红灯捆的像个大粽子,百胜过去问道:“螃蟹娄,你为什么破坏我们的青苗?谁让你来的?”娄小四虽然被捆起来,嘴还是很硬。被捆着躺在地上一挺身子,痛的他一“哎哟”,可嘴上还是说:“你们种的是鸦片,大清律条规定,人人见了人人可以拔清、除尽。詹保长詹老爷,詹得利詹大爷,亲自派我们来的!怎么地?你们不服?不服咱们回村见保长去呀!”百胜气的火往上冒,飞起一脚踢在娄小四的屁股上,娄小四在地上打着滚的吱哇怪叫。红灯拉了一把百胜衣角,在一边小声说:“咱们不能把他弄回村去,必须得把他弄到任丘县去,告他破坏青苗罪,交给张知县才处置得了。”百胜若有所悟,点点头,一个人拎着娄小四的脖领子,一个人拎着他腿上的绳子就把他丢在了小船舱里,红灯又上了园子,拣了几颗被挖出来的蓼蓝苗,拾起了百胜夺过来的那把铁锨,上了船,百胜就向李广棹去。

文//金恩波



上一篇:【雄安茶社】淀上人家(九)
下一篇:雄安美篇||烟雨白洋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43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