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157|回复: 0

苇 文/五州

[复制链接]

49

主题

51

帖子

6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4
发表于 2019-4-12 00:55: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夜下了一场雪,不是很大。天也未响晴,空中雾朦朦的,太阳也很模糊,偶尔也露一下他无精打彩的脸。
老人背着手拿着镰刀,雪地上留下了他通往淀里两行刚没鞋帮清晰的脚印。
这是一块两亩多的高茬地,苇子长势极好。苇叶己尽然落去,剩下金黄笔直的杆,芦花和上面的雪浑然成了一体,远望去像一个个黄金骑士顶着银色的盔缨。
老人并没有忙着收割,点了根烟围着苇地转了两圈,像匠人欣赏刚出炉得意的作品,像母亲眼看着盛装待嫁的女儿,像老师注视教室里认真读书的学生,确切的说更像一个将军,检阅他个个雄姿飒爽,威风凛凛的士兵。
这时,有几枝芦花上的雪落了,芦花压着的头忽得抬了起来然后又来回跳跃。像似给他们伟大的统帅,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多好的一块苇啊!”怎么会不好呢?
春天苇子刚冒出点小芽,老人每天就转悠好几次,拔野草拾莞子,等苇子亭玉的时候,老人更加精心,一天到晚守着,驱赶着批苇叶的女人们,女人们总会给他一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拿着当宝贝呢。”
老人最后来到苇地的一个角,他抬头望了望别处己被莞子压平了的苇,又看看了眼前自己这块挺拔峻秀且根根直立心中充满了无比的自豪和满足,但片刻他又摇了摇头,“哎”跟着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老人在苇地边上,削了几根细些矮些的苇,用脚在雪地上踹了踹,然后正反手一拧放在地上准备用来捆苇用
他攥着几根苇子抖了抖,芦花上的雪跟着落了下来,像一块银色的幕布,又用镰刀巴拉巴拉苇根上的雪,紧挨着地皮一根一根的削起来,其实老人不是正规的收苇方式,这镰刀也不是正规的用来收割苇的镰刀,这镰刀小。正规应用一人来高的镰柄,一尺半长的镰头,也不是削应该是扫,一扫扫出个扇面来,连陈年的苇根和苇叶聚拢在一起,两铺就是一把苇。
老人没有,就这一根一根的削,每一根苇他都攥的很紧,每一根苇有留着他的体温,每一根苇就像攥着一件心爱的宝贝。
他削了三四把苇后,就把他们根是根尖是尖整齐的码放在一起。
当他又削了七八根时,忽然觉得胸口特别的疼,而且愈来愈疼,他猫着腰,坐在那几把苇上,也许歇会就会好吧。
淀上没有其它人,很静偶尔有几只麻雀在苇根的空隙的雪上来回走动的哧哧声。
老人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大口,烟草的刺激暂时缓解了胸口的疼痛。烟气在他身体中停了很长时间,他才缓缓地向外吐着烟雾,烟雾在空中弥散开来慢慢地变大变淡,他看着烟雾发呆,仿佛觉的变淡的烟雾中有了一个人的影子。
是两年前死了的老伴,老伴抱着一把也似眼前这么好的苇,要用来烧火做饭,做在炕上的他着了急骂,“败家货,这么好的苇你要烧了。”
老伴埋怨着说“不烧怎么着,也卖不了钱席也没人要了,你还年年打年年收,都放烂多少了。”
还不如要老伴烧呢,省得光烧苇叶子熏坏了老伴的眼。他接着吸了第二口烟,烟雾又出现了人影,那是壮年中的自己,他在苇地上下翻飞着大镰刀,汗水湿透了他的前胸后背,可他高兴,。他知道这苇能变成雪白的席,能让一家有饭吃,有衣裳穿,孩子们也能有学上。他越干越有劲,不觉的累,像个舞者,这苇地是属于他自己的舞台,这根根芦苇是他心爱的观众,向他欢呼,向他呐喊,他像个英雄。
第三口烟雾吐出来的时候,他成了孩子,还有他小脚大襟衣服头发向后梳个鬏头上罩一块白毛巾在院子里织席的娘。他坐在门槛上,
娘哄他“儿啊儿,等娘织席卖了钱给你盖新房,娶媳妇。接着娘还唱:小小子,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要媳妇干什么,点灯,说话,叠被子焐炕儿。”突然不知哪传来一声枪响,娘抱起他一颤一颤的跑,
在一块茂密的芦苇荡里,娘,娘我怕我怕,小日本专吃小孩儿”他拼命向娘怀里钻
娘说“不怕,不怕有娘呢,你看这苇多茂势,小日本找不到这,这苇就是咱们的救命草。翠绿宽大的芦苇叶在风中沙啦啦的响。
第二天清晨,孩子们顺着脚印找到了老人,他死了,身子卷曲着,手里紧紧攥着那七八根削下来的苇,眼晴闭着很安祥脸也紧贴着苇,口张着嘴角微微向上扬,像似一个熟睡在甜梦中的婴儿。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41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