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故事传说 查看内容

圈头村也有鬼异事儿

2021-12-14 20:14|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334| 评论: 0

摘要: 圈头村也有鬼异事儿一九三九的初春,日本鬼子攻占了新安城,随后把魔爪伸进白洋淀,疯狂的实行“三光”政策,白洋淀的人民残遭蹂躏和杀害。共产党在圈头村密秘建立起党组织,领导白洋淀人民以各种形式抗击日本鬼子的 ...
圈头村也有鬼异事儿

      一九三九的初春,日本鬼子攻占了新安城,随后把魔爪伸进白洋淀,疯狂的实行“三光”政策,白洋淀的人民残遭蹂躏和杀害。共产党在圈头村密秘建立起党组织,领导白洋淀人民以各种形式抗击日本鬼子的暴行,保护淀区老百姓生命财产的安全。居住在西河沿边上的陈老黑(陈老混的父亲)当时密秘地加入了党的组织,经常为组织搜集情报,帮助做疏散群众的工作。
一天鬼子偷偷地进了村子,陈老黑来到街上时侯已经有鬼子抓人了,他来不急向群众打听情况,转身钻进了“当家院”儿,不料一个鬼子尾随也进了院子,陈老黑立刻上了南房想穿房到西河北脱身,没想到小鬼子也上了房,陈老黑便和小鬼子扭打在一起,最终陈老黑被鬼子的刺刀刺中倒在血泊之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鲜血顺着南房的水口流到了墙上又流到了大街上。多少年以后墙上的血印依然清晰可辩,从那次出事以后这三间南房一直没人住过。

      圈头村有夏翰宸、陈见和、陈廷芬、陈宝善四个人开的小药铺。这四位老先生各有所长,他们对圈头村民的防病治病是立了首功的。这四位老先生很有开拓精神,为了方便村民看病,他们自愿组织起来开起了联合诊所,地点就选在“当家院”儿临街的南房,人们听说以后纷纷劝他们说:“在那里开诊所不吉利,那房上挑死过人。”老先生们都是读书明理之人,从来不信什麽鬼邪,安排了几天就开了张。头几天接三差五的有人来看病抓药,都是一个村的见面有说有笑的挺热闹,晚上几位老先生点起煤油灯坐诊直到很晚才回家,几天下来相安无事,老先生们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可没几天就来事了。晚上老先生们点着煤油灯正天南地北的聊的带劲儿,只见桌子上开药方的棉纸,像被龙卷风捲起来悬在了半空中,忽然又落下来还整齐如初,老先生见状吓的呆若木鸡。紧接着煤油灯的灯头一下子窜起二尺多高,落下来以后又窜起来,最后油灯突然息灭,老先生们忙掏洋火点灯,那知道灯不用点自己又着了,吓的几个人战战兢兢的,吹灭了灯鎻上门回家了,躺在被窝里眼前就像过电影一样,非常恐怖很难入睡。第二天几个人开始往外搬东西,人们问他们:“为什麽不在这儿干了?”几个人一句话也没说,其实邻居们的心里比什麽都明白。
一九五二年我七岁,那一年我们全家搬进了“当家院”儿,我们一家子住在后院的西屋里,我奶奶和我大妈、广志哥住在东屋里。外院的西屋里住着杨黑子叔、虎山叔和他母亲。杨黑子叔是个大老粗,没什麽文化,但肚子里的笑话不少,净是些“闹鬼”的故事。那时侯吃了晚饭也没什麽事,都到黑子叔那里听笑话。听着闹鬼的故事吓的我头发根子发乍,眼睛不敢往窗外看,生怕有鬼趴在窗户上,睡觉的时侯净做“闹鬼”的梦,一宿吓的睡不好觉。后来杨黑子叔一家搬走了,正好赶上广志哥结婚,我和奶奶、大妈就搬到了杨黑子叔住的这间屋子里,每天晚上望着漆黑的房子,想想闹鬼的故事吓的睡不着觉。
      一天夜里,我被一阵摔门的声音惊醒了,睁眼一看屋子里黑洞洞的,。“咣、咣。”的摔门声继续响着,我吓的龟缩在被窝里大气不敢出,整个院子鸭雀无声。这麽大的撞击声,在夜深人静的时侯没有人听见?但是却没有人敢吭一声,只有我大妈壮着胆子喊:“谁呀!谁呀!”天快亮的时侯摔门的声音才停止。要是每天这个院子里的人早就起来了,今天谁也没有动。我还是第一个起来的因为我要上学。我来到大门口只见两扇大门敞开着,我仔细地检查了两扇门和被撞击的墙体,发现墙面光洁如初丝毫没有撞击的痕迹。按当时的撞击的劲头儿,墙上的白灰早就不存在了,现在确完好无损,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六十多年过去了,我脑子里经常想起当年的情景,究竟是什麽力量使大门如此撞击,而不留下一点痕迹呢?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鬼在做祟。
圈头村老粮站的南房过去是个奶奶庙,后边是夏桂林、夏老三的房子,墙外边有一个碾子,东前街的村民吃面都用这个碾子,我的老伴郝贵荣家就住在河边。
五十年代初期。有一天夜里母亲把贵荣喊起来让她去占碾子(就是去碾子那儿排队),她来到碾子这的时侯已经有人採上了,回到家里叫母亲端来了粮食就在旁边等着。这时侯夏老三的妻子也端来粮食,几个人就说起了闲话儿。这时侯天还没亮,忽然从北边走过来两个小孩儿,个子有二尺来高,头上束着两个发髻戴着红兜肚。人们好奇的看着他们从碾子旁边走过去,贵荣觉的好奇就问小孩儿:“谁家的孩子跑出来了?”见两个小孩儿不言语就跟在后边,走到南头往西一拐就不见了。贵荣心想:“这俩小孩走的还挺快。”随后又回到碾子旁等着。
天亮的时侯传来了某某家生了一对胖小子,到这时侯人们才明白,刚才见到的两个小孩儿原来是奶奶庙里的奶奶送孩子来了。打那以后,夏老三的妻子得了惊吓症,整天迷迷怔怔的,很长的时间才医治好,后来每当说起此事还心有余悸呢?

上一篇:2021白洋淀大鸨越冬栖息地守护行动计划交流会
下一篇:壮观!白洋淀万鸟翔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