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QQ:1556818188
  • 打造雄安白洋淀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驻跸雄安:康熙曾在这里流连忘返!每次来都是春天!

2017-5-12 11:07|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404| 评论: 0

摘要: “驻跸”指皇帝出行,停留在某个地方。现在皇帝没了,这个词还存在,还用来讲过去了的皇帝的言行。清朝尚无“雄安”。我们借用,亦当作一个地理上的概念,特指雄县、容城、安新及相关区域。 有意思的是,康熙皇帝 ...

     “驻跸”指皇帝出行,停留在某个地方。现在皇帝没了,这个词还存在,还用来讲过去了的皇帝的言行。清朝尚无“雄安”。我们借用,亦当作一个地理上的概念,特指雄县、容城、安新及相关区域。

      有意思的是,康熙皇帝数次来“雄安”,在时间上也正值春天!

 

翠色满湖中

      以年号代称一位皇帝,这种情形对于清朝以前的历史并不成立,比如,人们通常不会以贞观指称唐太宗李世民,以至元指称元世祖忽必烈,以洪武指称明太祖朱元璋。但说到清朝,发生了改变,以康熙指称清圣祖玄烨,以乾隆指称清高宗弘历……人们不约而同,习以为常,不以为误,而且欣然授受,这就是所谓的约定俗成?某种“俗化”得到沿袭进而受到尊重,这大抵亦是我们为自己不能免俗常常找到的原因。索性如此。
驻跸雄安的清朝皇帝中,康熙是最早一个。

      康熙十八年,己未暮春之初,朕万几有暇,行幸鄚州。于是惠风拂地,淑景浮空,节应佳辰,时登令月。与群臣春搜于南浦,泛舟于河淀,庶凭欢心,以召和气。万物畅茂,顺阳和而布政;三光烛耀,赈贫乏以劝农。虽无山林台阁之趣,水村林薮有淳厚之俗,沙鸥锦鳞,互相游泳,春花野草,参差万状,观之不足。因同侍从诸臣题诗赋,鼔瑶琴,俯仰古今,飞觞饮宴。昔人横汾昆明之游,皆所以洽上下之情,同君臣之乐,岂独流连光景已哉?故记之。
这篇充满自信的鄚州水淀记,如王羲之写兰亭集序一气呵成,神采飞扬,是玄烨得意之作。

      康熙十八年即公元1679年,玄烨二十六岁,踌躇满志。此时三藩虽未彻底平定,但心头大患吴三桂已死,大局已定,他将取得最后胜利。阳春三月,他离京,经保定——非保定府,指顺天府保定县,县治在今文安新镇——入雄县境。随后数日,他一直流连于白洋淀风光景色之美。

遥看白洋水,帆开远树丛。流平波不动,翠色满湖中。

——他把白洋淀称为白洋湖。

万人齐指处,一鸟落晴空。携琴鼓棹返,乐与大臣同。

此行目的,行围,效法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教习水战,某种意义上亦是他面向未来宣告。

孤村绿塘水,旷野起春云。槐柳胜南苑,青莎有鹭群。

——有四五天驻跸于紧邻赵北口的十里铺,有两天驻跸于采蒲台,彼时十里铺属雄县,淀边水村采蒲台和赵北口尚属任丘。

玄烨是清帝中最早驻跸雄安的一个,却非历史上最早一个。最早的一个是明成祖朱棣吗?朱棣确曾在雄安驻跸,可当时他只是个燕王,尚未称帝。那么是能写一手好看的瘦金体的金章宗完颜璟吗?明昌二年即公元1191年,“金主冬猎,次雄州”;承安二年即公元1197年,春正月,“如安州春水”——文献中有明确记载。

新安城上有高楼,金粉香销几百秋。

传是章宗游赏地,纤花细草满春洲。

——康熙二十二年即公元1683年春天,高士奇陪侍玄烨朝拜五台山,在扈从笔记中,他写道:……驻跸新安县,相传金章宗游幸之地,县治西有莲花池,梳洗楼在东城上,云檐月牖,遗构宛然……

新安和安州曾为隶属关系,此时却是并存的两个县。

高风味有余

三藩之乱彻底平定,玄烨决定上五台山朝拜。

回京他没有选择原路。从庆都即今天望都转道,向白洋淀而来。第一天驻跸清苑东闾,第二天驻跸新安即今安新县城,第三天驻跸赵北口,然后经霸州苑家口即苑口村和信安回京。

赵北时巡至,燕南古戍闻。人烟生晓市,桥影漾晴空云。浴鸟迎船出,垂杨隔浦分。中流清赏洽,箫鼓陋横汾。

——这首诗大抵即此次驻跸赵北口时写。回京不久,施琅收复台湾的捷报传来。深秋,他陪太皇太后再上五台山朝拜,侍从中有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然而此次是原路回京,倘若走春天的路线,多情的纳兰公子亦该像高士奇一样在雄安停留时有所吟唱。

康熙二十三年即公元1684秋天,玄烨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南巡。回程时已是农历十月,初冬天气,北风渐紧。他未入白洋淀深处,从淀边匆匆而过,赶到雄县驻跸。其后的康熙二十八年即公元1689年的第二次南巡,往返他均未过雄安。

第四次驻跸雄安是康熙三十二年即公元1693年,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几个儿子。

条风拂春水,碧涨绕烟岑。梅萼先知暖,林梢渐覆阴。柳舒鸣好鸟,渚静习时禽。韶景融和处,潜窥造化心。

早春二月,经永清南戈奕、霸州苑家口,在雄县十里铺驻跸两天,在端村驻跸一天,又回十里铺驻跸一天。再原路回京。

轻舟十里五里,垂柳千丝万丝。忽听农歌起处,满村红杏开时。

春水船行天上,泠风雨过田家。深树几声布谷,晚晴千缕明霞。

衔泥双燕沙际,唤雨单鸠树头。昨夜桃花新水,鲤门跃入兰舟。

马爱沙明水远,更看柳亸花新。草木禽鱼咸若,河山民物同春。

游赏之外,此行还为治理水患,视察河堤。这四首“水淀杂诗”颇能表达他一路上的见闻和心情。

      康熙三十七年即公元1698年,在完成三次亲征,彻底打败西北的噶尔丹不久,玄烨三上五台山朝拜。

又是一个早春二月。此次玄烨从保定府城坐船,经清苑,直达白洋淀。

曾记江淮泊万艘,便旋水淀暂春游。虽无浩渺长波壮,亦有清漪锦浪浮。日暮帆樯排远岸,风轻蓑笠聚芳洲。乡村不识居官况,漫笑朝堂身世忧。

他驻跸于郭里口,第二天离开,驻跸苑家口,然后经固安回京。

草堂荒产蛤,茶井冷生鱼。一汲清凉水,高风味有余。

——在郭里口,他题写了“溪光映带”四字,又写下这首“行宫即景”。

帆悬风正处

康熙四十一年即公元1702年,玄烨四上五台,当时也正值春天。

条风鼓棹动清漪,夹岸青青杨柳垂。轻转牙樯观易水,波光日影映旌旗。

桃花历落李花开,绿柳含烟傍水隈。鸿雁平沙看不尽,春光暧暧入蓬莱。

为省春耕历灞沣,銮舆频止劝农功。柴门掩处烟村静,碧水长桥落彩虹。

阳气温和临树久,花繁物静草芊芊。莎添嫩色含波绿,柳覆金堤翠幕连。

野水弥漫处处长,方流涵玉动珠光。风移藻荇波浪阔,千点鹥凫柳一行。

回京,由阜平,过行唐,绕道正定,经无极、安国、蠡县到安州。从安州转船,他先后驻跸于圈头、郭里口,再转经任丘、大城、永清回京。这五首鄚州杂诗是此行之作吗?

第三次南巡,他没过雄安。康熙四十二年即公元1703年正月,第四次南巡,去时过雄安,他在临河地方驻跸。

藻密行舟涩,湾多转楫频。帆悬风正处,烟火近通津。

——这首“鄚州河道”值得玩味。他还有一首“樯灯”亦值得玩味:泊舟浅水意如何?为惜春光怡兴多。倚槛晚晴吟皓月,推窗夜静悦清波。冰消浪洁鱼吹沫,风转云开雁踏莎。更有樯灯分掩映,辉煌岂亚扣船歌。

最后两次南巡,他坐船,走的是天津和沧州。

康熙四十九年即公元1710年,第五次亦是最后一次朝拜五台山,他选择的回程线路跟上一次相同。在蠡县辛兴镇,他转船,第八次向雄安进发,又是一个春天——

满目平川映远空,身形少健一衰翁。社前荷锸争春暖,陇畔扶犁趁晩风。雨泽深邀天地徳,耕桑还赖穑人功。京南毎出同村叟,总得阳和一气中。

当天他驻跸端村,然后一天驻跸郭里口,又一天驻跸赵北口。

风微见水绿,日暖弄窗妍。树老依根壮,心平任物迁。维舟临草岸,挥翰借壶天。非是禽鱼乐,人稠万户烟。

他已步入暮年。见景生情,他常沉浸于回忆当中,想起以前的事情——

习战昆明汉武穿,于今江海靖鲸烟。常思远涉坚筋骨,每令平流演猎舩。雁阵惊枪离复合,鸥群畏弩散还连。衰年虽乏挽强力,黾勉春搜以徳先。

他不知道这会是他最后一次抵达,但他知道,白洋淀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让他欢喜——

平波数顷似江声,风阻湖边一日程。可笑当年巡幸远,依稀吴越列行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抱阳山

    抱阳山

    抱阳山景区位于满城县城西3公里处,属太行山东麓的余脉,抱阳山

  • 腰山王氏庄园

    腰山王氏庄园

    简介腰山王氏庄园是中国古建筑史上一处罕见的超规制清代城堡式民

  • 曲阳北岳庙

    曲阳北岳庙

    北岳庙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岳庙原名“北岳安天元圣帝庙”

  • 涞源白石山世界地质公园

    涞源白石山世界地质公园

    门票价位及说明:50元/人,16人以上8折,军人、老年人持有效证件

  • 承德避暑山庄

    承德避暑山庄

    承德避暑山庄,又叫“热河行宫”、“承德离宫”。它从康熙四十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