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雄安城市 红色记忆 查看内容

安新县大王镇人:刘路明将军回忆录(节选)

2019-7-24 20:03|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5416| 评论: 0

摘要: 刘路明将军回忆录(节选)作者:荡雁游鸿刘路明,(1922-2015),河北安新县大王镇于庄村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冀中军区营教导员。1943年入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后在牡丹江军区、东北野战军 ...
刘路明将军回忆录(节选)

作者:荡雁游鸿

      刘路明,(1922-2015),河北安新县大王镇于庄村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冀中军区营教导员。1943年入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后在牡丹江军区、东北野战军任团政委。参加了辽沈、平津等战役。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师政治部主任、师副政委。回国后,任师政委。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并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60年晋升为大校军衔。1962年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后历任64军副政委、沈阳军区炮兵政委、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吉林省军区政委、旅大警备区副政委(副兵团职)。按我军1988年第二次授衔标准,刘路明副政委副兵团职应授予中将军衔,1988年第二次评衔因已离休按规定未再参加第二次授衔。

毛主席欣赏宋朝范仲淹的两首边塞词,其中一首叫做《苏幕遮——怀旧》。其词如下: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我也借“追旅思”这三个字,抒发从军75年来的思索和情感,好像是永不消逝的电波一样,总不断的在脑子上反映出来。

1938年农历正月15我穿着薄棉衣,拿着夹大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我们县(河北省安新县),组织起来的八路军(当时名叫小八路),至今,已经75个周年了。

抗战前高小毕业,从1950到1959年,用10年业余时间学完大学简易课程,还是感觉自己文化水平较低。

在75年中,我两次受我党、我军高等学府(延安中央党校二部、北京高等军事学院)的教育。经过战斗的锻炼,工作的实践,成为我军的中高级干部。虽曾参加不少的战斗,也没受过重伤,又活到这把年纪,晚年生活又很好,据此,对党、对国家、对人民充满感激之情。

      18团九连连长刘春明,是我的亲叔伯哥哥,1918年生,北京宏达高中毕业,后考入薄一波在山西太原组织的民训教导团(即共产党领导的军官学校),毕业后因日本打来回到家中,我们一块参军,一参军就担任团政治处主任,后来部队整训整编,他懂军事,自动要求担任18团三营九连连长,1939年10月27日,他们连还有其他一些部队组织北进支队,他任支队长。在河北省安新县白洋淀南端,南冯村被四五百敌人包围,打了一天,黄昏时,他在房上探身观察敌情,腹部被敌人机枪横扫,中数弹,光荣牺牲,此战消灭敌人甚多,安新县县志上专有记载。

事情也凑巧,我的堂哥刘东,是分区骑兵连指导员,因为前两天他们骑兵连住过南冯,被敌人侦知,敌人是冲着他们去的,而碰到我的这个哥哥,发生的这次战斗。

同村庄,同家族,都有很多参加八路军抗日的。从此可以看到当时冀中人民抗日的热情多么高涨。

农历1938年腊月24日(公历2月12号),我回家探望父母,遇上容城敌人的骑兵侦查小组,围着我们村转了一个弯,然后在村东北角饮马。我家住村东南角,趁此机会带一个通信员骑自行车在道沟内猛向东南跑,敌人也没追我。脱险后,到达距我村南面七华里大王镇营部,我与营长刘业勋商量看来敌人明天可能向我们大举进攻,我们做好了准备,敌人第二天果然以大兵力向我进攻。从十点左右打起,一直打到黄昏,敌人打了一百几十炮,我们还正面直接接触,双方均有伤亡,黄昏后我们向新安镇南撤退,在大扫荡中根据上级的指示,不在一城一池的得失,第三天日本才进驻到新安城内。

曲波写《林海雪原》的故事

      作者:刘路明

      曲波写的小说《林海雪原》,又经改编成电影和京剧《智取威虎山》,影响广泛,家喻户晓。贺龙元帅在五十年代看见了曲波也说:“啊!你叫曲波呀!你写的《林海雪原》很好,我统统看过,写得好啊!歌颂了党,歌颂了解放军,对人民有教育意义。”贺元帅对曲波《林海雪原》这部书给了很高的评价。

曲波写《林海雪原》这部小说,有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我略说一二。

曲波原是胶东军区海军支队四中队政治委员,这支部队,在抗战胜利后,于1945年10月挺进东北。从辽宁省庄河县北上牡丹江,开辟革命根据地。在剿匪战斗中,曲波带领以杨子荣为首的小分队,在剿灭“座山雕”等国民党土匪武装的战斗中,英雄事迹特别生动感人。

在当时牡丹江军区政治部召开的政治工作会议上,曲波汇报了杨子荣和小分队的事迹,曲波口才好,讲得活灵活现。大家听了很感动。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政治部主任邹衍(老红军、后任沈阳军区副政委)副主任李伟、宣传科长徐诚之、组织科长宿灿、保卫科长黄義、教导营政委舒风、一团政委刘路明、一团政治处主任彭汝清,二团政治处主任王日轩、还有政治部秘书刘波(即曲波夫人)宣传干事解志一等同志。邹衍主任尤其高兴,对曲波的汇报很满意。他说:“你是不是把这些事编写部小说,以便教育部队和人民。”曲波很谦虚地说我也没写过小说,工作很忙,写不了。可是大家都赞成他写,七嘴八舌,鼓励他抽时间写小说。

      后来二团升级,并入三十八军,在辽沈战役中,曲波负伤致残。后来转业到齐齐哈尔铁路车辆厂工作。到地方担任党的主要领导,仍然工作繁忙,无暇写小说。那时提倡向苏联一边倒,在提倡学习苏联“一长制”的时候,曲波想不通,有意见。因此受到了冷落,不久即调铁道部分配工作,这中间他就有时间了。曲波在牡丹江剿匪的往事,像演电影一样,一幕幕在他脑海中放映。邹衍等老首长和老同志的期望和劝导的情景浮现在他眼前。他就在这时,写出了享誉文壇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

1949年2月底,我一六零师奉命改名为二零七师(即中央警卫师)。3月初,北平和平解放,国民党军队撤出城外。我师师部进驻南苑。3月11日,进入北平市内。一团驻海淀,二团驻石景山的磨石口,三团驻城北清河镇。师警卫营在王子文营长等带领下直接进入中南海,担负以叶剑英为主任的北平市军管会的警卫工作。

入城时,我军着装整齐,英姿飒爽,迈着整齐的步伐,穿城而过。时隔不久,二团进入市内,团部驻东城区府学胡同。担负遗留下来七、八处大使馆的保卫工作,以及八、九处民主人士住所的警卫工作。这些民主人士有:宋庆龄、张澜、郭沫若、沈钧儒等。还有即将成立的中央政府各部的警卫,各警卫点共有127处之多。

七、八月份,北平市军管会移到六步口办公,中南海准备作为中央政府所在地。我师警卫营仍担负中南海的警卫工作。

      1969年11月,调任我到军委办公厅任副主任,我曾向沈阳军区陈锡联司令员和曾绍山政委提出我文化不高,不具备到高层机关工作的条件,深知“京官”难当,请求另选高明,未果。1970年5月1号,我又向当时的总参谋长黄永胜提出,还加上了一句,“我不是在军队高层机关当大秘书的这个料”,拉不了大块文章。请求回部队工作,肖建飞主任当即表示可不能让老刘走,他干的很好,我们合作的也很好,就没有答应,留了下来。以致在林彪事件后,受到极不公平的对待。正常工作了两年,整了三年。


上一篇:京津冀携手呵护碧水白洋淀
下一篇:扫帚炮”真厉害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