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白洋淀旅游网 首页 雄安城市 红色记忆 查看内容

【建党百年专题】潴龙河畔的枪声

2021-8-17 21:06|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245| 评论: 0

摘要: 冀中平原有颗水上明珠叫白洋淀,白洋淀南面有条河叫潴龙河,潴龙河流经一个千年古村叫孟仲峰。孟仲峰村有何特别之处?笔者早年曾写有一首打油诗也算概况了当年孟仲峰村的特点。诗曰:高阳城东孟仲峰,历史悠久有风景 ...

冀中平原有颗水上明珠叫白洋淀,白洋淀南面有条河叫潴龙河,潴龙河流经一个千年古村叫孟仲峰。

孟仲峰村有何特别之处?笔者早年曾写有一首打油诗也算概况了当年孟仲峰村的特点。诗曰:

高阳城东孟仲峰,

历史悠久有风景;

瀦龙河水通白洋,

千里大堤卧村东;

一马平川连三县,

人才辈出地亦灵;

燕赵古风传千载,

黎民侠义有柔情。

      1936年2月17日,农历正月二十五,这一天是大年过后最后一个节日——打囤节。打囤节,俗称填苍日,因 “填”与“天”同音,又叫作天苍节,过去的农村人家,家家户户在这天早晨,以草木灰在院内地上撒成圆圈,圈内放上豆子、谷子、杂粮,称“打囤”,意在预兆丰年。

这天早晨六点钟左右,孟仲峰村的村民们大部分还躺在被窝里睡着懒觉。突然,一阵“呯啪呯啪”声响打破了寂静的乡村,人们都以为是有早起打囤的人家放鞭炮呢。但是,“呯啪”声响过之后,又传来一阵又一阵喊叫声:“站住——,不站住就打死你——”。

睡懒觉的人们纷纷穿上棉衣棉裤,走出家门,想知道村子里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好像是打枪呀”

这时候,一个人神色慌张地跑过来,说:“不好啦,保卫团包围了咱们村子了。”

“大过年的,保卫团闲得蛋疼啊,包围咱们村子干什么?”

“听说是抓土匪来了。”

“扯淡,咱们村哪有土匪呀,准是保卫团又来勒索钱了。”

      大街上站满了人,人们张望着,议论着。这时候,几个穿着制服端着大枪的保卫团员往村西南方向跑去。保卫团员中有附近村子里的,三乡五里的,有的还沾亲带故。有一个村民认识其中的一个保卫团员,问他们干什么去。这个保卫团员说抓共产党。当时,很多老百姓并不知道共产党,更不知道共产党是干什么的。人们跟着保卫团员也往村西南那边跑,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当人们跑到齐二章家胡同口那,看见地上躺着一个青年人,身边有一滩一滩的血,几个保卫团员把守着,不让人们走近。这时,有几个脸色苍白的村民跑过来对人们说:“大寺井那儿也躺着一个人呢,快死了还在宣传呢。”

村民们一窝蜂似的又奔向大寺井。

大寺井是孟仲峰村一口最有名的水井,坐落在村西南边,年代久远,井水从未干涸。井沿及其四周,全是大青石和汉白玉石垒砌,因其紧挨村中兴德大寺,故名叫大寺井。大寺井旁,一个眉目清秀、脸却呈现非常痛苦状的青年,身上不断流出鲜血,努力地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因为伤势严重,努力了几次都坐不起来,他只好侧卧着,对围观的村民们说:“乡亲们,我们不是土匪,我们是共产党,共产党是为穷人的党……”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上前去,踢了这位青年一脚,气急败坏地吼叫道:“都快死了,还在鼓吹你们那一套哇。”然后转过身来对着围观的村民们说:“老乡们,不要听他宣传,共产党就是土匪。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就是当共产党的下场。”青年憋足了一口气,冲着军官呸了一声,使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地说道:“乡亲们,不要听他胡说,他们国民党才是土匪呢,他们放着入侵的敌人不打,专门杀害解救穷苦百姓的共产党,围剿解放人民群众的红军。乡亲们,你们要动脑子,擦亮眼睛啊!”话没说完,青年昏了过去。军官见状,对保卫团员说:“别让他死了,一定要留下活口,押回高阳,有赏金啊!”保卫团员们一听,涌上前去,给青年包扎伤口。这时,保卫团雇来的马车也来了,保卫团员们七手八脚把青年抬到了马车上,铺上褥子,还给受伤青年盖上了一床被子。车把式鞭子一挥,马车驶向高阳县城……

这就是85年前发生在河北省高阳县孟仲峰村悲壮的一幕,史称“孟仲峰惨案”中的一个场景。时为1936年2月17日,农历丙子年正月二十五。

当时围观目睹这一幕惨状的群众中,有一个瘦弱的17岁青年,他就是家父王云芝先生,小名老堆。

时光倒回到1934年。

      地处潴龙河与小白河下游、白洋淀南的孟仲峰、小关、百尺、三房子、白庄、张庄等村庄,由于土质盐碱,农作物连年歉收,加上官府的苛捐杂税,地主的盘剥,农民生活非常困苦。老百姓务农无望,就扫土熬盐,靠卖硝盐谋生。硝盐价格低廉,农民乐用。但官府到处开设盐店,强迫农民吃官盐,不许吃硝盐。为了禁止熬盐,官府还在龙化、旧城、良淀、青塔等地设立了警察分局,派盐警四处巡查,发现熬硝盐的,轻则捣毁工具、罚款,重则押监入狱,农民唯有的一点活路也被堵死了。为了保护盐民的基本生活权益,

1934年秋后,当地共产党组织领导了盐民的反盐巡斗争,也就是打盐巡运动。领导这场斗争的是时任中共高阳县东北区区委书记的孙必强,而配合领导打盐巡工作的就是军委书记兼游击队长牛文仓,还有他的兄弟牛文良、牛文常等游击队员。孟仲峰村的共产党员孙必信、孙必寿、齐二章、齐老朱、陈锡祚、宋长庚等,以及周边各村的共产党员都参加了打盐巡运动,并取得了胜利。

      1935年秋,当牛家三兄弟得知顺直(河北)省委经费困难,就向党员进行募捐、变卖自家财产和向大户筹借,将1万多块现大洋运到天津,上交省委及北方局。同年再建了保属特委,牛文仓任军委书记,牛文常任共青团委书记。特委机关就设在天宫村牛家东跨院内。保属特委为了加强武装斗争,建立了保属武装大队,牛文仓兼任大队长,牛文良任指导员,牛文常任中队长。保属武装大队成立后,与国民党反动派、地主恶霸、帝国主义走狗展开了坚决的斗争。

安新县北冯村地处白洋淀南岸、潴龙河故道入淀河口,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和三十年代初,共产党就在北冯村建立了组织,刘亦瑜、刘亦珂、王文波、王宪周等是这个村子里最早的共产党员。与共产党处处作对的则是这个村有名的大地主曹某某,他反对日本侵略中国,拥护日寇的“华北自治”,收拢土匪,联合地主武装,妄图在冀中成立“防共自治大队”。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曹某某曾报告反动政府杀害过一些共产党员,血债累累,罪大恶极。中共保属特委研究决定,除掉平时欺压百姓、打探北冯村周边共产党员消息并通风报信给反动政府的曹某某,并把任务交给了牛文仓领导的武装大队。

1935年2月7日,正是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是吃元宵、闹花灯的节日,牛文仓、牛文良、齐二章他们早在年前就研究制定好了行动计划,决定在曹某某观看花灯时击毙他,为牺牲的共产党员和受他欺压的百姓报仇。

天黑了,花灯挂出来了,曹某某在家丁的护卫下,走出了家门,迈着八字步,在大街上东张西望不同的花灯。这时,隐蔽在暗处的齐二章等三人,发现了曹某某,掏出手枪,趁其不备,连开三枪。打向曹某某的子弹,并没有击中他的要害,他假装被打死了,伺机看清了枪击他三个人的面貌。但曹某某他最后还是难逃死路,时日不久就被牛家三兄弟和齐二章他们抓获,并当众枪毙。

曹某某被共产党打死之后,其家人不惜花费重金,要求高阳、任丘、安新等地的国民党反动政府,侦查牛氏三杰和齐二章他们的下落,并予以抓捕。枪毙了抓捕共产党员和欺压老百姓的恶霸大地主曹某某后,牛家三兄弟和齐二章他们按照党的指示到外地躲避了一段时间。但是,曹某某的家人和国民党反动政府一会儿也没有停歇,他们派出密探,四处打探牛家三兄弟和齐二章他们的下落。

1936年2月中旬,中共保定特委军委及保属武装大队领导和骨干,为了迎接新的抗日高潮,研究下一步的工作,在孟仲峰村齐二章家开会。会议分析了当前国内形势,讨论了扩大武装力量的重大意义,决定扩大保属抗日反蒋武装大队,各县建立武装队。

牛家三兄弟是任丘县天宫村人,而天宫村距离孟仲峰村也不太远,开会住在齐二章家的还有邻村小关村的胡国民等人。牛家三兄弟、胡国民等外村人,住在齐二章家也有好几天了,但毕竟是生人,他们不可能一直呆在齐二章家里不出门,可一出门难免会遇到人。

经过近一年的侦探,敌人发现了牛家三兄弟在孟仲峰村活动的踪迹,2月16日夜间,任丘、高阳、安新三县保安团把孟仲峰村包围了。

为避免夜间抓捕失手,狡猾的敌人决定天亮以后行动。

2月17日早晨五点多钟,天刚蒙蒙亮,敌人包围了齐二章家的房子。

当时,牛家三兄弟、齐二章、齐老朱、陈乱、胡国民等人都睡在齐二章胡同口边的两间小房子里。他们都有一个习惯,就是抱着枪睡觉。

突然,一阵拨弄院子大门闩的响声惊醒了牛文仓,他一骨碌爬起来,连忙叫醒其他同志:“快起来,有情况!”听到牛文仓的急切叫喊声,牛文良、牛文常、齐二章、齐老朱、陈乱、胡国民等人一下子起来了赶紧穿好衣服,拿起枕边的手枪。齐二章捅开一小块儿窗户纸,发现敌人已经把院子大门打开了,高喊道:“敌人来了”说着,朝着大门口开了一枪,一个保卫团员应声倒下。

刚刚迈进大门的保卫团员们见一个同伙倒地,吓得赶紧退了回去。

这时保卫团团长见对方已经发现了他们,妄想趁牛家三兄弟他们睡觉时抓捕的企图破灭了。于是,他对着被包围的屋子里的人喊道:“你们被包围了,跑不了了,赶快投降吧!”令敌保卫团团长想不到的是,回答他的竟是一阵猛烈的枪声。

枪声,响彻潴龙河畔的上空,划破了孟仲峰村打囤节的黎明。

在屋里,牛文仓、牛文良一面指挥迎敌,一面命人冲出去组织武装力量前来解围。屋外,敌保卫团团长见这些共产党员不投降,命令保卫团员们开枪。霎时,枪声大作。牛文良向保卫团员们喊话,进行宣传教育:“保卫团的弟兄们,日寇已经占领了咱们的东三省,还要侵占咱们的华北,如果不抵抗,咱们中国人就要当亡国奴了。弟兄们,咱们要一起奋起抗日,拯救中华民族,枪口对外,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保卫团员们大都是高、任、安三县的,三乡五里都沾亲带故的,基本也都是穷苦人出身,为了混口饭吃,不得已才穿上这身制服扛枪。大家听了牛文良他们的宣传,逐渐停止了打枪。敌保卫团团长见状,大声骂到:“他妈的,冲进去,谁敢后退枪毙”

      保卫团的进攻又开始,敌人步步靠近小屋。屋子里的武装队员们连连向外打枪,双方对峙着。忽然,房顶上传来铁锨挖土的声响。原来敌人见打不进屋里,就想起了一个坏主意:房顶挖一个窟窿,想把点着火的棒子秸往里扔,妄图烧呛,逼迫武装队员们的停止抵抗。牛文仓见宣传教育无效,对外对房顶开了几枪,带头冲上去,与敌人展开了巷战。在牛文仓的掩护下,牛文常、齐二章、陈乱等几个同志冲出包围圈。牛文仓这时也冲出胡同口,击倒几个敌人,由于胸部受重伤,他在胡同口前英勇牺牲了。死前高呼口号:“中国共产党万岁!”

在突围中,牛文良被敌人的子弹击中,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但他神态自若,对身边仅有的两位同志说:“你们赶快突围,我作掩护,要为死难的同志报仇!”胡国民、齐老朱两同志翻墙越房,冲了出去,牛文良孤身与敌人搏斗,最后冲到大寺井附近,终因伤势过重而倒地,被敌人围住了。功夫不大,很多群众聚集在大寺井周边来看。这就是本文开头的那个情景。

受了重伤的牛文良忍住痛苦,睁大力气对乡亲们说:“同胞们,咱们都是穷人,唯一的出路是跟共产党闹革命。一切劳苦大众,不愿当亡国奴的同胞们,要团结起来,鼓足勇气,投身抗日,拯救中华民族啊!”说着,把身上仅有的铜板散给群众,群众欲救不能,暗自悲痛。

敌保卫团把牛文良拉到高阳,怕他死了,给他打了强心针,然后开始审问。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多大岁数?”

“我叫牛文良,任丘县天宫村人,二十七岁。”

“年轻人,不要逆天理而行,要效忠党国。”

 牛文良怒斥敌人:“真正的中华儿女,要与祖国同生共存。你们在敌人入侵、国难当头的时候,不拯救中华民族,反而屠杀爱国青年,耻于人类!”敌人大怒:“你参加共匪,犯下了大罪!”牛文良反击道:“共产党可杀不可辱,‘匪’字不可加在光荣的共产党身上!”敌人又问:“你是白洋淀一带共产党的头目,你的同伙是谁?招出来减少你的罪责。” 牛文良说:“天下贫穷受苦者,都是我们的人,凡是爱国抗日的同胞,都是我们的同伙!”

 敌人见威胁利诱没有打动牛文良的心,便露出了凶残的本相,牛文良受尽酷刑,坚贞不屈,保持了共产党人的高贵品质,最后光荣就义。

牛文常冲出重围后,沿着孟仲峰村东奔跑,敌保卫团员们根本追不上他,打枪也没有打着牛文常。他跑过千里堤,不料,被任丘县双塔村地主李瑞臣的武装截住去路。这时,后面的保安团又追上来了,牛文常腹背受敌。牛文常以石碑为掩护,孤身与敌人搏斗,因受重伤,战斗到仅剩最后一颗子弹时,他高呼一声“共产党人是杀不绝的”,砰的一枪,自击而死。


上一篇:雄县人民政府 关于加强白洋淀旅游秩序综合治理的通告 雄政通〔2021〕6号 ...
下一篇:近30年来白洋淀湿地景观格局变化及其驱动机制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