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03|回复: 0

《鱼王外史》第十四回

[复制链接]

69

主题

69

帖子

28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4
发表于 2017-9-25 10: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夏良才上元逛大庙  老和尚解签点迷津


      却说夏良才自那日醉酒之后,几天里打不起精神。不思饮食,浑身乏力,话也不愿多说。夏保长夫妇知道他为姐姐憋屈,劝了几句也没用,就随他了。到了正月十四这天,夏良才早起喝了碗小米粥,感觉身上有了些力气,就对爹娘道:我就不在家过元宵节了,十五是鄚州大庙烧香的日子,我也去上个香,为姐姐和全家保个平安。爹娘见儿子这么说,也就不好拦了,叮嘱一番,给鄚州大闺女带了馒头和熏鱼,就送他上了去东边的冰床子。

原来白洋淀冰季封冻之后,船没法撑了,就靠这冰床子交通。冰床子有单人划的,有多人坐的。用作各村交通的大冰床有大约三米长,两条硬木板用横框连接,木板下镶了两条长冰刀,有一壮汉站在后面用带钢钉的木棍向后猛撑,这冰床便如箭一般向前滑行,比划船还要快捷。

夏良才雇了冰床往东去,天上有雾。夏良才嘱咐撑冰床的说:你也别撑太快了,小心洚河和汕眼!

撑冰床的道:你就放心坐着吧,那些窟窿眼子的都在我心里装着呢,闭眼也能绕过去!

所谓洚河是白洋淀冬季结冰膨胀断裂形成的缝隙,汕眼是冬季渔民凿冰捕鱼留下的水洞,这都是冬季冰上交通的最大隐患,一旦滑进去,没人在上面用竹嵩绳索施救就肯定上不来了。还有一种极端气候现象叫凌啸:本来满淀的冰冻得很结实,突然刮起一阵狂风,然后满淀的冰咔咔作响,冰面起伏如海浪,最后轰的一声,冰面变成碎片散落到淀水上。这是因为狂风在冰上形成短时低气压,冰层下空气反压所致,这种情况基本是百年不遇的,而一旦发生,冰上的行人就九死一生了。

其实圈头村距白洋淀东岸并不远,只有十来里路,冰床子很快就到了。夏良才在西大坞码头搭了驴车到鄚州,直接去了大姐家。秀才姐夫摆了四个菜给妻弟接风,两人喝着酒,又说起夏清莲这桩婚事,不由得又怜惜又懊悔。秀才姐夫道:我真没脸登这岳家门了!只图一时痛快,把个花朵般小妹害苦了!

夏良才道:白家婚事黄了,爹娘也不必急着把二姐嫁出去呀,好人家多着呢。

秀才姐夫道:你爹是个说上联、要面子的人,迎过一回亲就算嫁过一次人了,当村人不好找,只能随便对付个人家了,唉!

这秀才姐夫姓王,叫王昆仑,也算鄚州当地的名门大户,平时说话办事也是嚣张惯了的,所以当着事嘴上不肯饶人。原来这鄚州城位于任丘城北三十里,始建于东周时期,东汉时为鄚县,唐景云二年(公元711年)设鄚州,辖鄚县、任丘、文安、归义(今河北雄县)、清苑、唐兴(今河北安新)等六县。宋熙宁六年(1073年)入任丘。鄚州是名医扁鹊故里,由于其地理位置重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左传》载,“鲁召公六年(公元前536年)冬,齐候北伐燕,战于鄚。”五代时期,石敬塘曾与契丹多次战于鄚州一带。古鄚州城历代不断加固扩建。其城池雄伟宽阔,呈纱帽形,城墙为土城,宽约十丈,高两丈。这鄚州处于宋都开封北去辽中都燕京的大路上,一时间经济发达,人口繁盛,城内有三街六市,整个华北物产都可在此买卖交流。清康熙皇帝《鄚州杂诗》之二写道:

桃花历落李花开,绿水含烟傍水隈。

鸿雁平沙看不尽,春光暖暖入蓬莱。

把这里的水乡春景描绘得万般旖旎。说起城北鄚州大庙更是名动一时,这里本是供奉神医扁鹊的药王庙。扁鹊的原始祠庙建于元代,清《任丘县志》云:“扁鹊祠在鄚城北,元达鲁花赤野仙乞实迷儿进义建,明知县周佑王齐重修,天启间奉敕重建,殿宇宏丽”。 鄚州大规模修建扁鹊庙在明代万历十二年。据《任丘县志》载,修筑后的药王庙在鄚州城北三里,最前面是一座高大的山门(有三个门洞),进山门后甬路两侧均有焚香炉和石碑。雄伟的正殿旁边有东西配殿。正殿供奉扁鹊,两配殿是历代十大名医塑像。东配殿有王叔和、张仲景、雷太乙、淳于意、华佗,西配殿是孙思邈、皇甫谧、韩普济(韩康),葛稚川、刘守真。扁鹊庙扩建重修后,万历19年在扁鹊殿西侧增建三皇殿和文昌阁,使三座大庙连成一体,巍然壮观。大庙落成时,东西三大殿红墙黄瓦,雕梁画栋,气势极为宏伟,明万历21年,钦命立四月(四月十五扁鹊生日)庙会,由此,各地商贾云集,货物堆积如山又有善男信女摩肩接踵,数以万计,形成了天下最大的物资集散地,故有“天下大庙数鄚州”之说。

且说到了正月十五这天,夏良才早早就喝了碗粥,跟姐姐、姐夫打了声招呼,就独自出去逛那鄚州大庙。一上正街,早看到各家店铺、长摊都已开门营业,那些货物堆得高高的,有伙计不断忙碌搬运。还有许多外地来的客商坐了马车、驴车不断赶来,街边的空场上拴满了各种牲口,正慢慢吃草饮水,满地都是驴粪马粪,尿汤流得到处都是。

其实庙会上更多的人是来凑热闹,大姑娘、小媳妇们常年憋在家织席、做针线,好不容易出来逛逛,都把头发细细梳了,穿上过年的花袄花裤,个个精神利落,风情万种。那些十七、八岁的浪荡小子们追着这些妇人品头论足,遇到特别出众的就跟着走一条街,个个垂涎欲滴,丑态百出。也有些外来商户确实是购货推销,聚在一起讨价还价。也有些唱戏的,耍杂技的,卖小吃的,吹糖人,拉洋片的,算命看相的,小偷小摸的都聚到这里了。常言道:闹里寻钱,静处安身。在这万丈红尘中最能看穿人世百态。

夏良才沿大街转了一趟,看到路边有一家卖炸糕的,大油锅里的油滋啦作响,那些江米面粘糕裹了一肚子豆沙枣泥馅儿,在油锅里翻转,散出阵阵甜香。夏良才早上只喝了碗稀粥,看了这阵仗,早已口水四溢,忙寻个小凳子坐下,买了两个炸糕,一大碗汤圆,呼呼噜噜吃下去,掏出手帕擦了汗,这才心满意足地向药王庙去了。

到了庙门口,但见人山人海,院里升起的黑烟高达数丈,四处飘满檀香气,杂着些脂香汗臭,令人掩鼻。夏良才随人流涌入院内,只看正殿、偏殿外的香炉前跪满了各色男女,个个虔诚叩拜,嘴里念念有词。那香炉里火光耀目,烟气冲天,好一个繁华道场!

夏良才连日郁闷,也就买了一束香,到大殿前香炉边插上点了,又退到炉前毡垫上。学旁人先双手合十,再高举过头,再跪下叩首,手掌要张开向天,表示对神明无所隐瞒。磕了三个头,许了些平安愿,夏良才见偏殿里有人在排队抽签。他暗想:近日来家中不顺,自己也苦恼心烦,不如也去抽个签算个命。就去偏殿排在后面,见里面一个白发老僧,拿了竹签一番讲解,片刻就送走一人。只一盏茶功夫,已经轮到了夏良才。他走到老和尚跟前双手合十,从递来的签筒里抽出三支,送到和尚手中。

老和尚拿过竹签看了一番道:头签,起始维艰,屯卦,下下;二签,慎争戒讼,讼卦,中下;三签,蓄养待进,小畜卦,下下。你这运势可是极凶险低迷的,当前应以收敛自保为要,切不可有意气之争,也不可投资置业,切记切记!

夏良才道:我这背运因何而来,又何时能去呢?

老和尚抬头端祥他半晌才道:看你这面相倒是个有福的,还与我佛家有些缘份。我看你面善,可曾来此烧过香的?

夏良才道:我就住在鄚州东街,近半年里常来寺里烧香游玩,好像也见过师父的。

老和尚道:既是如此,过些天闲下来时,我与你细细解签,按你生辰八字批个流年,你就全明白了。

夏良才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就转身出来,也不再去街上留连,怀着满腹心事,径自回家去了。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十五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十三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4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