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12|回复: 0

【雄安茶社】淀上人家(三十)

[复制链接]

116

主题

97

帖子

45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1
发表于 2017-9-21 21: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前言:

      可以说在巨大利益面前,任何阻力都无法格挡住大众寻求幸福质数的步伐。看着那满口袋,满船的蓝靛,预想着未来生活质量的提升,又有谁会不高兴呢?
两万斤、十条大六舱、十几辆大车,无论哪个数字对于当时的百姓们,都算是庞大的啦,也正是这样庞大的队伍,对于红灯去年卖掉蓝靛返回时的凶险经历,这次自然是不会再有重复的了……
只是,在红灯向天成交待与张知县那些亲密接触的经历中,所分析的时局来看,我们不得不为他们日后的日子又捏一把汗,毕竟自古官商一体,利益同炉的现状法则,不是任谁能够扭转的,更何况红灯自身的特殊身份,一直就是日后事态骤变的最大伏笔,但这段伏笔的长短远近,其决定权完全掌控于金老师手里而已!

——碧水白洋


《淀上人家》(三十)


      红灯说:“早听百胜哥说起你这位爷爷,是多么利落能干,为人多么豪气,没想到,我这几个姑姑也这么英雄,个个是飒爽英姿,不让须眉。真是杨排风,穆桂英一流人物。”红灯接着说:“秀苇姑说的那一番话,不虚,真的是张知县当面训戒詹得利的原话。由秀苇姑再给他点明一下,并说要去往丘县衙去告他,他当然害怕。不用听他家族长多厉害,大清国的官府要降它,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走遍全国,官府和老财勾结在一起是没错的,可这二年咱们这发生了一些事,出现了一些特殊的变化。”接着红灯和百胜就把高阳王知县要搞实业救国,要在白洋淀地方解决高阳白布染织颜料,并拜托任丘张知县支持的事,特别是去年冬天在高阳大牢斗太监,救张知县一命的事告诉了詹天成。所以,暂时,张知县受年兄之托,加上为了在自己治下,要有点富民政绩,他就会抑制詹大善人家的干扰和破坏,支持咱们。张知县就单为报救命之恩,他也不会不支持咱们的。这正是个发展咱农民种蓼兰制靛的好机会,一定抓住这个机会,使咱们乡亲们都过上几天好日子。不过,官府和老财们串通一气,这是已定的常态,现在他们扭不到一块去只是暂时的。这种机会不会总有的,只要有点什么变化,他们还是会合在一起,收拾咱们的。不过,只要咱们抓紧点,干咱们该干的,到那时,咱们乡亲们,也许早就都能攒下一些钱,过上好日子了。

      詹天成听的很兴奋,摩拳擦掌的表示要大干一场。说,这一季子蓼蓝叶制了靛卖了钱,他就问詹氏家族的人家公布自己的收入。秋天,自己这三亩地打的籽种,就无偿的供给詹姓的族人们,明年春天播种用。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叫乡亲们的日子翻一翻。

又忙活了十几天,高园子上和高茬苇地上的蓼蓝叶子不只是摘完,还制成了靛了。漫浅地边子上种的蓼蓝因为是一季子,连桔杆一起制靛,每亩产靛约在一百三十斤到一百六十斤之间,高园子地上的蓼蓝只摘叶子,一亩产靛约在一百一十斤到一百三十斤之间。詹天成家的三亩地共产四百多斤靛,乐得四个姑娘织着蓆又是唱又是笑,出来进去的看那吊在大树叉上的几十个黑兰色的面口袋。

进了七月份,涨大水了。淀里的水面已显得特别瀇,那些漫浅地和堼柴地都已没到水下去了,只有那少数的高园子高茬苇子还在水面上浮动。在漫浅地上种蓼蓝的人家,都感到分外庆幸。反正是收获早已拿在手里了,它爱没了就没了吧,明年再说。

红灯和百胜让种蓼蓝的人家,把装靛的口袋,都集中到村东头的小码头上去,他们在那里把每个面袋都从新检查,过了重量在上面绑上了编了号,写上主家姓名,和重量的小竹牌。每家的面袋都码在一起。用算子一打,竟回收上两万余斤。雇来了六舱,按家分组装船,每条船上装的谁家的货,跟上谁家的一两个人。准备自家领自家的钱,负责来回棹船保卫。这样足足装了十条六舱。红灯在每个船上还派上了两个他武学里的徒弟,担任保卫。百胜还找来了两条四舱船,每个四舱上派了六七个武学里的徒弟,徒弟手里都拿着红缨枪和单刀。打起武学的旗子,在头一条船上还带着一套锣鼓,特意领着船队,敲锣打鼓绕村子转了一圈,才取道端村,向淀南马庄而去。在淀南马庄附近两三个村子,雇了十几辆马车,又装蓝靛又载人,浩浩荡荡向高阳奔去。

这十几辆大车敲锣打鼓,彩旗飞扬,一进高阳城就惊动了全城的百姓,一会儿,大街上百姓们挤的就成了两道人墙,互相传说:“这是白洋淀的人们,给杨木森的蚨丰号送开染织厂的染料来了!”“还带来了武术班,锣鼓队。”“看那,那个穿湖兰色衣服的女的是他们领队!”

当大车队停在蚨丰号的大门前,杨木森早领着全体伙计们排成一排,站在门前迎接了。百胜和红灯马上从车上跳下来,向杨木森拱手致意,“杨兄,无恙?钟百胜,刘红灯,为履前约,带来靛蓝染料两万斤向您交割,请验收!”杨木森从台阶上迈下来,一只手拉住一个说:“好兄弟,好兄弟!果然不负前约!拉来这么多靛蓝染料,解我的染织厂原料缺少之难,我马上就可以全面开工了!谢谢,谢谢了!”然后一只手拉着红灯,一只胳膊拢着百胜的肩膀向帐房先生说:快开东侧门,叫乡亲们把大车赶到后院去,叫乡亲们卸着货,你们去沏一大桶茶水,多放白糖,给人们解暑。然后买一笸萝火烧夹肉,给乡亲们先打尖。”

杨木森牵着百胜和红灯的手,并不着急领他们进商号,却向人群里寻望,百胜说:“杨兄,你好像在找谁?”杨木森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听人们给我报信,说詹家寨的人给我们交货,来了六七十号人,还带来了一个武术班子,打头的是个女英雄。我认定那一定指的是红灯家的弟妹,怎么没看见?”红灯腼腆的笑了,指着墙根茶水桶边背着脸喝水的沂蒙说:“我媳妇儿在水桶边喝水呢。”杨木森笑着说:“都到了门口了,还不给我请进来,跟大哥见个面。”红灯马上走过去,小声跟沂蒙说:“沂蒙,杨大哥请你过去。”沂蒙说:“我得看着人们卸车,分捡,验货。请向杨大哥问候,我就不过去了。”红灯说:“你看,杨大哥在门口单等着你呢,过去见面认识一下,你再回来忙你的。”沂蒙放下水碗,说:“好。”然后就对开始卸车的乡亲们说:“自家看着竹牌卸自家的,靠东墙根码好,不要弄错了。”说完就跟着红灯向杨木森百胜那儿走过去。杨木森看着走过来的这个女人,素帕裹头,湖兰色的偏襟上衣过膝,腰系一条紫红色丝带,带上穗头也过膝,长裤扎口,足蹬软靴。皮肤白皙,眉清目秀,透出一股英气和洒脱。还没等沂蒙走近,他就笑着开了口:“哈,到了高阳了,怎么也得见见大哥呀。”沂蒙也笑着站住施以万福,口称:“杨大哥万福,小妹这方有礼了。”杨木森拱手还礼:“木森见礼了。”说完就对百胜,红灯,沂蒙哈哈大笑,说:“行了,行了,别都在外边站着了,里边请,里边请。”

进的店堂刚刚入坐,杨木森说:“早就听说红灯家‘媳妇儿’好生厉害,在任丘大堂上能吓死詹保长,还能引经据典说的张知县回心转意。能打的一手太祖长拳,在武学任教。从山东一到白洋淀来就能下河罱泥!真是文武全才,已经不是什么不让须眉,简直就是气死须眉啦!”红灯忙说:“杨兄谬奖了,他有什么根底?只不过是在家时,跟我泰山翁随便读了几本书。到我家后又跟我老父亲随便学了套太祖长拳而已!”杨木森说:“‘随便’?说的简单!但是,学东西不在多,关键是要有悟性!一看你‘媳妇儿’就是冰雪聪明有悟性的人。定是学一悟百,而且是能学会用。只有看准机会能用上,才是好样的!”沂蒙被杨木森一连夸的都不好意思了,低下了头。杨木森说:“今日有幸得见一面,为兄有一不情之请!”他向百胜,红灯,沂蒙拱了拱手,“不知可否?”百胜,红灯都说:“杨兄请讲。”沂蒙也抬起头来说:“杨大哥请讲。”杨木森说:“我今天就想认沂蒙为我亲妹妹,可好?“他话一出口,百胜和沂蒙始料不及,都愣了一下。这时红灯用脚碰了一下沂蒙的脚一下,沂蒙马上离开椅子,纳头便拜,口称:“大哥在上,受小妹一拜!”杨木森舒心的用手捋着颏下的短髯站起来,扶起沂蒙说:“小妹快起,何用行此大礼?”又对红灯笑着说:“我不管红灯和你‘媳妇儿’的关系,沂蒙以后就是我亲妹子,你是我亲妹夫了。”红灯说:“对,等她生下孩子就和你叫大舅!”说的沂蒙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狠狠的踩了一下红灯的脚“看你!”杨木森听了大喜过望,哈哈大笑:“原来是我妹子已有喜了,好,好。告诉你,到时候,我一定去詹家寨,你可得把孩子的起名权给我这大舅留着!”杨木森乐的脸上像喝了酒一样红上来说:“今天算完账以后,让乡亲们一个也别走,我在‘小乐天’摆上二十桌,咱们一是庆祝乡亲们制靛成功,领到第一笔收入,再就是庆祝我认下一个亲妹子,预祝我亲妹子喜生贵子,我荣升大舅!”百胜和红灯都鼓掌说:“好!”沂蒙站起来说:“大哥,到时候,我第一时间给您信,您可一定得光临小妹寒舍。现在,外面乡亲们还在忙活,我得出去看看,别弄乱了,不好收拾。我把您请客的好消息告诉大家,让大家乐一乐。”说着万福了一下就出去了。

…未完待续…
文//金恩波



上一篇:白洋淀里的荷香诗韵
下一篇:【雄安茶社】淀上人家(二十九)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4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