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29|回复: 0

《鱼王外史》第三十三回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104

帖子

45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6
发表于 2017-9-23 11: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孝儿媳留乡奉婆母  好姐妹相伴学织席


      却说陈武一家在圈头住了三天,同口货栈捎信来叫陈武回去议事。老娘抱住孙子哭道:我还有多少天活头?再也不想离开这亲孙子了!你们走吧,我要顺成陪我。

陈武流泪道:娘,要不您就跟我们去同口住吧。

老娘说:我耳聋眼花的还能离家吗?死也不离开这圈头村了!

秋菊见丈夫为难样子,说道:那我不走了,带顺成在家侍奉咱娘吧,你自己去货栈挣钱,平常也就不用分心了。

陈武想想也没别的办法,就答应了,留下些银子,叮嘱顺成听话,第二天就搭船回同口去了。

这秋菊初次到水乡圈头长住,自然是人生地不熟,家里也是缺东少西,一时间很难适应。那清莲却满心欢喜,原来虽然每天来这织席,毕竟与陈武娘差了一代人,说不到一块儿。这回来了个同龄姐妹,又有个乖小子哄着玩儿,她便满心欢喜来凑热闹。缺什么东西回家拿,少了粮食从家带,好像这才是她家一般。

慢慢习惯些了,秋菊就开始向清莲学织席,水区妇女全靠这手艺养家,织好的席交到村里收席栈,只要合格当下就能换钱。要当着个利索手,每天能出好几片席,全家吃喝不愁还有攒儿,这才叫本事!清莲在大田庄没落下啥好处,却跟隔壁马婶子学了一手织席本领。那个马婶本是大田庄织席状元,各种花色都能行,还自创了一种福字席,这种席靠苇子自然经络排成大福字,最受豪门大户喜爱,在天津、保定和各州县里都能卖出高价,村里收席的出价也比一般席高出三倍。村里许多妇女来找马婶学,可是学手艺要靠灵性,十个有九个学学就吓跑了,她们不是这块料!

夏清莲自幼灵透,又生性要强,她跟马婶学了两个月却总也织不好。她怕让婆家人瞧不起,每天晚上连做梦都在琢磨,终于有一天突然开了窍,去马婶家一试,果然成功!马婶拍着巴掌叫起来:我早就看你不是个俗胚子,还真是个灵光妮子,婶子就把我这半辈子绝活都传了你,也不枉费我这多年心思!就这样只用了一年多,夏清莲就成了织席高手,总算有了一套养活自己的看家本领。此番清莲见了秋菊,知道她也是苦命女人,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亲姐妹。清莲就把自己学来的全套织席本领都掏出来,手把手教给秋菊。

原来这白洋淀光苇田就有十万多亩,芦苇在当地被百姓称作“铁杆庄稼”。苇子又分白皮栽苇、大头栽苇、正草、横草、大尖苇、疙瘩缨、黄瓤苇、白毛子等十多种,按品质可分为栽苇、黄瓤、柴苇三大类。

栽苇皮薄、杆高、节长,白皙柔韧,是织席、编篓的最佳原料;黄瓤苇皮厚、挺实,色黄、耐水浸,是制作捕鱼苇箔的好原料;白毛苇适应性强,分布广,繁殖力强,但皮薄品质差,可用来编苫房苇箔或直接当柴烧。白洋淀水乡芦苇田最多、品质最好的地方就最富裕,当地俗语称赞为“金圈头、银淀头、铁打的采蒲台!”

织席要走这么几道工序:解苇、闷苇、碾苇、编织。首先用苇篅子(白洋淀介苇工具)把整根苇分为三股细条,再把苇条捆好于编织前半天放入水中浸泡,捞出后用石碾反复压若干遍,让苇条变得更加湿润柔韧,这时就可以拿来织席了。苇席根据用途分为炕席、囤席、包装席、装饰席等;按尺寸有丈二席、丈六席、丈八席、五九尺、五八尺、四八尺等不同的类型;按图案有回纹席、桌面纹、人字纹、平纹、彩纹等类型;不同规格的苇席,所用材料和织法也大不相同。

织席中最难的叫编“字花席”,它继承了传统苇席的结构形式,传统苇席由四边四角长方形组成,席面分两部分:席心和边围。“苇编字花席”大致也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由字、字围、方围组成的席心,一个是边围。“字花席”继承了传统苇席的工艺流程。传统苇席从排苇到登角子、打条、使长苇、嵌二苇、织口子、自下而上、自左而右、最后边围的工艺流程,“字花席”也从排苇开始,经过登角子(织字围一角)、织字、织字围、织方围、织边围,从左边第一个字,向右织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如果是两行字,先织完下边的,再织上边的。“字花席”继承了传统苇席“三纹席”的工艺技巧,保证了基本笔画横平竖直;继承了传统苇席“回纹席”的工艺技巧——倒角,创造了“字花席”的撇、捺、角;继承了传统苇席“桌面花席”“方砖花席”的工艺技巧,创造了“口”“田”“字围”“方围”等新样式。“字花席”继承整合了传统苇席的技术工艺,使流传几千年白洋淀织席工艺得以发扬光大。

这两姐妹相帮互助,照顾一老一小,又搭手拉苇织席,把个小日子过得逐渐红火起来,村里几个闲人看得有些眼红涨气,议论说:陈武这小子可有福,娶了两房媳妇,还倒贴织席钱!

夏保长听了这话又坐不住了,找到清莲道:你隔三差五去看看孩子就得了,别一天泡在人家不出来!听听别人说得多难听!

夏清莲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家平时只有俩女人一个孩子,陈武哥回来我就躲出来了,姐妹俩做伴织席能有什么事?我以前光为别人活了,以后该为自己活着了,我高兴就行,别人爱怎么说随便!夏保长听了叹口气,也就由她去了。

这年腊月里,张四舱与娟子成亲了。

原来自打四舱回圈头诉苦告状,过了元宵节又在家住了半个多月,可是每天一闭眼就看见小娟子正冲着他笑,还递热毛巾给他擦汗。他心里就像长了草,吃不下,睡不实,什么也干不下去。这一天他实在呆不住了,去跟爹娘说道:我要回四门寨跟师父学艺去,将来就吃木匠这行饭了!大姑我还认,可就是不登她家门了!

四舱娘哭哭泣泣,可看这样子是拦不住了,也就收拾行李干粮,叮嘱儿子在别人家吃住要长眼力见儿,干活儿别累着伤着,四舱答应着就出门去了。

到了四门寨刘木匠家,一进门,就见小娟子脸都涨红了,先乐了一下又撅起了嘴,大声道:你还回来呀?我以为掉进王八坑里了呢。我爷爷掏心掏肺教你手艺,你可倒好,走了一个多月不回来连个信也不捎,你忒拿我们不当人了吧!

四舱红着脸道:实在不方便捎信,我跟爹娘斗了几天气,他们才答应我回来学艺的。

小娟子道:哎呦喂,我们还缺了你这么个徒弟不成?你爹娘应该买点心来拜谢,还要拦着。你快回去,我们不收这徒弟了!

四舱哀求道:娟子妹,我不会说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来哪行?我整天想师父想你,再不来就活不成了!真的!

小娟子脸一红,呸了一声,小声说:净瞎话!快进去洗把脸吧。

刘木匠在一边吸旱烟,看着听着,一句话都没说。

就这么一晃过了三年,四舱都二十岁了,娟子也是十八的大姑娘了。两个人耳鬓丝磨、相亲相爱,谁也离不开谁。刘木匠就跟四舱明说,你要娶娟子就入赘我刘家,将来这产业和手艺都由你继承,不然就各走各路,一拍两散。

张四舱回家告诉父母,四舱娘又是一番哭天抢地。闹了半天,四舱爹才开口道:唉,都怪爹没出息,没钱没产业,也不能让儿子打光棍呀,那你就去刘家吧,好歹有个手艺有处房,生了孩子也是咱张家血脉。爹不拦着!说完就呜呜哭起来。

这样,在这一年腊月十六,张四舱在四门寨办喜事娶了娟子,夏良才带乐班吹打助兴,陈武、朱满淀没来,各捎来一大份喜礼,四舱大姑参加了婚礼,却没吃喜宴就走了,姑父面都没露。不论怎样,张四舱还是欢欢喜喜入了洞房,圆了自己几年来的这个美梦!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三十四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三十二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3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