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28|回复: 0

《鱼王外史》第十三回

[复制链接]

353

主题

143

帖子

117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75
发表于 2017-9-25 12: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辛木匠返乡怒发作  张四舱回家诉冤屈

却说张四舱自从拜了刘木匠为师,每日里早出晚归,为师父家挑水扫院,忙里忙外,刘木匠和娟子都满心欢喜,觉得家里就该有个壮劳力日子才有奔头。刘木匠兜出家底传授,四舱也一通百通,木工活儿做得有模有样了。最欢喜的是小娟子,整天围着二人说东道西,端茶倒水,脸上乐开了花。这十五六的姑娘本就如春花初绽,再加上一对笑眼看人,更是让人心动。四舱心里日夜浮现着那张笑脸,虽然忙碌劳累,但感觉全身都是力气。

光阴似箭, 转眼就进了腊月。这一天,去颐和园造船的几个木匠突然回来了。原来皇上开恩,让忙碌半年的各地匠人回乡过年,出了正月再回京续工。这辛木匠带了宫里赏的年货兴冲冲回家,进门听了老婆说到四舱拜师的事,一下子发了庄稼火。他把随身包袱一下子摔在地上,叫道: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吗?这不打我老脸吗?在我家白吃白住,去老刘家学艺,我还怎么出门?你们都滚!

张氏见丈夫真火了,也胆怯了,小声道:我还让他跟你学罢了。

辛木匠嚷道:屁话!拜师是儿戏吗?都磕头了,还怎么反悔?

张氏见兜不住了,就跑去刘木匠家找四舱,把他叫到街上背人处,将事情前后经过一说,四舱道:大姑,你也别为难了,我这就去搬行李滚蛋。这师我是拜定了!以后再不登你家门了,吃了喝了吐不出来,等以后我挣了钱一定还他!

姑姑哭道:你个兔崽子说的什么话,谁要你还了?我们是图这个才叫你来的吗?真是为好为了仇了!说着,就在自己脸上扯了一巴掌。

闹了一番,四舱冷静些了,说:大姑,我不对了,你永远是我大姑。可你家我不能住了,先回去跟我爹娘商量一下,看下一步怎么着吧。张氏也没办法,抹着泪回去了。四舱回去跟师父说家里有急事,要马上回圈头。刘木匠也不好深问,只嘱咐过了元宵节就快回来。小娟子从屋里包了两个煮鸡蛋出来,偷偷塞进四舱怀里,眼里却汪着泪,让人看了心疼。

张四舱回到家中,把半年多在大姑家的经历详细讲了一遍,又说了姑父的刻薄冷淡,刘木匠的宽怀厚道。四舱娘听了一半早呜呜痛哭起来,边哭边骂道:这姑父还算个人吗?我家再穷,把儿子托付你学艺,你就这么欺负孩子吗?这亲算断了!我穷死也不去借他一粒米!

四舱爹黑着脸道:大姐也是个没骨头的,你侄儿受气就不敢吭声了。

四舱娘叫道:她吭声?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哪回来圈头上坟烧纸我不是好吃好喝应承,以后再也别想了!

四舱见爹娘都火了,就说:其实我大姑对我也不赖,吃喝也不卡着,她就是不当家做主。我以后还得去四门寨学艺呢,也别弄掰了,少来往就是了。

四舱娘道:你还去四门寨学啥艺,不如就跟你爹打河田吧,怎么不是一辈子!

四舱道:我要学排船、捻船,以后要挣钱盖房子、娶媳妇,不能再像你们这样,连亲戚六间都瞧不起!

四舱娘听了,又大声嚎哭起来。四舱也只好出门去淀边散心,不想巧遇了陈武。

张四舱与陈武对坐喝着酒,絮絮叨叨讲了一个多时辰,两人都半醉了才作别,送四舱出了家门,陈武回屋倒头就睡了。

转眼到了新年,陈武初一去夏保长家拜年,见夏良才也回来了,两人相互作揖问了好,客气两句就分开了。可到了初二后晌,陈武正在家陪娘说话,夏良才醉熏熏地闯了进来。陈武见他喝高了,忙去扶他,只见他啊啊几声,扶着门框就开吐,陈武娘忙端了碗热水来,等他吐完了嗽口,坐到炕上喘气。

陈武责备他道:大过年的,怎么喝成这样,多丢人!

不说还好,这一说,夏良才哇地哭起来,边哭边喊:我对不住我姐!我对不住我姐!

陈武拍拍他背,轻轻问:你姐她怎么了?

夏良才一把抓住陈武胳膊道:武哥,你为啥不娶我姐?你们最般配,为什么让她嫁给那么个人?

说完又抽手打了自己一个嘴巴,道:怨谁呢?都是我害的,我那天要不摔碗,我姐早嫁进城里享福了!

等他平静些了,陈武才慢慢问他原由。原来初二是出嫁的闺女回门的日子,今儿上午夏清莲带田庄姑爷来拜年。那女婿田老强笨手笨脚,也不懂规矩礼数,吃饭时岳父岳母帮忙夹菜,他却埋头猛吞,连个客气话都没有。夏清莲看了他半天,一口没吃,含着泪去别的屋了。田老强吃完才打着嗝问:我媳妇去哪了?夏良才早听说姐姐嫁过去很不顺心,今儿又看见这姐夫的行为作派,气得连喝了三大杯酒,一溜风就跑来找陈武哭诉,发泄完了人也蔫了,陈武又劝了几句,这才扶着他回家去歇息了。

接下来几天陈武又去找了泥鳅一趟,他家还是凉屋冷炕,娘病歪了好几年了,年前父儿俩和别人搭伙出汕,逮了点鱼到端村集上换了些年货,全家总算也吃了顿饺子,就把年过了。陈武给泥鳅娘买了包点心,一家人感激涕零,送出来老远。

眼见得年也过了,节也过了。道台府那边捎信来催,陈武也就收拾行装,在正月十六这天坐冰床到了新安码头,先去小南街给周秀才拜了晚年,又让他把秋菊约出来见了一面。两人一番难分难舍、海誓山盟且不细表,陈武就于当日搭了去保定府的马车走了。

正是:青山未倒,且莫肝肠痛断

      绿水长流,再续来日情缘

(稿件来源:《鱼王外史》中国书店,2020年11月)



上一篇:《鱼王外史》第十四回
下一篇:《鱼王外史》第十二回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4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