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本地旅游门户站
  • 打造白洋淀旅游服务平台,欢迎合作发展。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047|回复: 0

水村细语

[复制链接] 认领更换作者

108

主题

108

帖子

48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84
发表于 2017-11-4 14: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P:福建龙岩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

数着数着,惦念着,水村的春天就来了。村边的柳枝一天天泛黄变青,隆隆滚过的冰裂声渐渐止息,冰面一天天变黑,泛着亮汪汪的水迹,然后在某个起风的日子里消散得无影无踪。伴随着嘹亮的鸣叫声,长途飞行的天鹅和野鸭会沿着亲鸟飞行的轨迹,划过水村上空,向北,在绚烂的晚霞里降落到宽广的北淀深处,在那里畅游,安眠。

这时节往往还伴着一两场小雪,也只是小雪而已。几行斜飞的雪丝,不知不觉间化成星星点点的雨,小村就会在这微微的润湿里多了一两分别致和灵动。

村子不算太大,四面环水,河道由西向东从村中斜穿而过,沿途岔出几条支流,每条支流又连着几条壕沟,将小村分成几个相对独立的“小岛”,有点威尼斯的味道。就像威尼斯有许许多多船身长长、两头尖翘的“贡多拉”小艇一样,这里的每户人家都有一条平底敞口的四舱木船,泊在家门下的壕边,随时可以提锚摇棹入淀捕鱼或走亲访友。

如同涨起的淀水,渔家忙碌的身影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村子附近的每片水域。每家都有自己的捕鱼区域,这道河里下卡,那几条壕边放地笼,这一片夹田螺,那一块下丝网。工具不同,收获的鱼虾品种也就不一样。卡针对的是甲甲(黄颡),丝网主要捕的是鲫鱼,地笼收获的是小虾小鱼。

顾名思义,小虾的个头自然不大,颜色微青,半透明,用它和玉米面做成的“小虾糊饼”让人回味无穷。掀开锅盖,又薄又脆的玉米面黄澄澄的,上面嵌满了或直或曲鲜红的小虾,玉米面的甜香和小虾的清香,混合着扑面而来。小鱼儿的种类很多,有爬地猴、黑山根、爬虎鱼、花里棒子、小黄瓜鱼、小麦穗、小布鱼、小泥鳅、小鲫鱼等等,有时还会有小黑鱼、小鲶鱼之类的食肉鱼,如果水质好的话,还会有屎包儿。拣去杂草、水藻,将它们淘洗干净,油热后入锅,配以香葱段、鲜姜片等作料,上面覆上少许咸菜,文火慢炖,不一会儿香气盈室,独具水乡风味的“小鱼咸菜”就出锅了。鱼色深浅杂陈,尝一口,鱼味各有不同。有的入口即化,软似无骨;有的鲜味十足,鱼骨略硬;有的鱼味偏淡,需细细品咂。这道菜虽然普通,却是家家必做。冰期一过,人们早早地来到鱼市等候渔人,当木船靠岸,一下子围过去,分抢一净。

春天的脚步飞快,转眼间岸上杨柳叶色渐浓、桃李花瓣纷飞,淀上塬田里芦芽已在破土疯长,在日日明媚的阳光眷顾下,在高与田齐的淀水滋润下,一脱去紫红的外衣,这些苇锥锥就开始向着阳光拔节。转瞬间一层娇嫩的黄绿色就将塬田的褐色和芦根的暗黄超越并覆盖,苇丛虽还有些低矮稀疏,却已显露出三分出自天性的不凡,每一根芦苇的叶片都还未完全展开,抱拢在一起,如一杆杆竖起的短矛直指苍穹,等待着下一轮冲锋。春雨过后,请你静听,苇田里到处是微微的笑声。一场春雨数寸高!芦苇与修竹是颇有几分神似的!



五月,柳絮随风飞过。五月,夏风带来初暖的季节。五月的天与水,是雨过如洗的明澈和静止无澜的晶莹,朵朵白云在空中伫立成座座山峰,又像孩子手中的棉花糖凝滞在远村的上空和杨柳的梢顶,几小时的光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滑过。

告别春的憧憬,走入夏的怀抱,五月里有我喜欢的风景。

天是蓝的,水也是蓝的;风是暖的,苇也是暖的;在春夏之交的短暂时光里,最多的是慵懒而闲适的心情。我脱掉厚重的衣衫,放松来自心底里无可名状的自由,舒展一下臂膊,伸一伸腰腿,活动一下手脚,把冬春里没有彻底释放的情绪,通过一声长啸传送到远方。在这宽广的淀面上,应和的是芦苇丛中快乐的莺声和半空中高亢的鸥鸣,它们一定在嘲笑我吧,笑我这个疏懒的俗人。

小船犁开静静的淀水,船桨推开一圈圈涟漪,河道两旁条条沟壕里,荷叶刚刚冒出水面不久,略带些稚气,像十三四岁的少女那样清纯;塬子上的芦苇已有一人来高,长势正旺,每片叶子都散发着迷人的光泽。拔节期刚过,芦苇舒展开了腰身,但还不十分粗壮,如十五六岁的男孩子那样精力充沛,每天渴望着成熟,渴望着长大。

曲曲折折的河道,两边是青青的蒲草,不很高,在微波里调皮地漾动。水下是清秀的水藻,舒展着翠绿的枝丫。河底高低起伏,像南方舒缓的丘陵,去年的荷叶早已朽了,只留些大意在河底,如公园池底王莲的缩影。

两三棵柳树,站在略高于水面的小堤上,刚刚茂盛的枝叶在朝霞里微微闪着光。金波流动里有座渔人的小房子,红墙青瓦,是柳树忠实的伴侣。小小的渔船,依偎在红房子脚下,还未醒来。

抬眼望去,堤北是一大片荷田,一座长长的浮桥,由东向西迤逦而过,从这一角到那一角,连着两岸的家。黄色的桥栏相伴穿行在宁静的绿色五月里。

桥左岸是一米多高、大约四五十亩的一方高台。苇亭,石阶,圆桌,方凳,在柳的荫翳下,倾听着鸟儿们快乐的歌。歌声绕过东南角一畦一畦开始爬蔓儿的豆角、黄瓜、丝瓜、还未坐果的西红柿和茄子,落到平台上的农家院里。

粉刷一新的农家院,笑迎八方来客。渔家饭也讲求荤素搭配和营养均衡,一盘盘色香味俱佳。冰糖莲子,凉拌藕片,双黄鸭蛋,无铅松花,卤河虾,煮河蟹,蛋炒小荷叶,素烧白花菜,泥鳅炖豆腐,甲甲打卤面,黑鱼、鲶鱼、鲤鱼、鲫鱼、鲢鱼、草鱼,美味的全鱼宴!滋味品原始,做法须正宗,请你想一想是选“一锅鲜”,还是“汆鱼片”。

煎炒烹炸不如水煮和清炖,这才是地道的白洋淀风味!西边的钓鱼湖畔,刚刚钓上的鲜鱼,最是解馋,柴锅里冒出的香气直传上九天,神仙们探头张望,考虑要不要冒冒险,到人间走一番。

太阳高高地升起,岸边水中聚集着一串串小小的气泡,附着在水藻碧绿的叶茎上,似一颗颗粟米大小的透明珍珠。是黄瓜鱼还是小麦穗?我有些认不清。小鱼儿对着“珍珠”轻轻一吻,然后得意地转身继续游动。一条条小鱼儿,在水藻间穿行,忽而蹿上来,吐一个水泡泡,顽皮地甩一甩总也长不大的尾巴,倏地没了踪影。水黾(香油郎)吗?这样高兴,在水皮儿上舞蹈,进进退退,那样迅捷,难道你在修炼传说中的“水上漂”这种绝世武功?龙虱(水龟)吗?这样高兴,上上下下地舞蹈,你是水中的花样游泳英雄!蜻蜓飞过来,蝴蝶飞过来,你们怎么都这么高兴,快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愿意听。



小桥横跨两岸,将那些散落的“小岛”连在一起。桥边的少女,微微笑着,像一朵娇艳的出水芙蓉!小船边的少年郎,刚从村北归来,为了明天的收成又要启程去村东。一双手,一副桨,一个人,早早地出发,一次次拎起地笼,将每一分收获倾入舱中。少年回来了,和心上人说说话,约她后天一同去县城。

转弯处的那条船上,丈夫摇着木桨,妻子下着丝网,一条接一条,顺着长长的河道缓缓前行,水面上每隔一段留下的白色浮标,像窥探水情的侦察兵。一会儿,远远传来咚咚的铁板敲打声,被惊动的鱼儿一定会慌不择路,撞上水中的丝网,成为渔家舱中的又一网收成。

壕边浅水上,浮着一个个浮子,下面是一个个“灯笼”(一种捕鱼工具),淡淡的草绿色网布和清清的淀水一样近乎透明,笼中那些美味的诱饵,足可以请那些贪吃的小鱼儿乖乖“入瓮”。

远远的那片插在水中的苇箔是什么?像一个巨大的黄色漩涡。哦,那叫迷魂阵,有着迷宫般复杂的阵型,专门用来迷惑鱼群,让它们游着游着就乖乖地进入了渔人布置的又一个“瓮”中。

快来看!渔人正在喂食,甩出的水草一片片落入网箱中,马上就会引来一片沸腾。只听见咔咔的咬嚼声,漂浮的水草在迅速减少,一张张大嘴,你争我抢,挤挤拥拥!我蹿上你的背,你将我压入水中,拨拉一声,一条大草鱼一摆尾便消失了踪影。

又一条木船驶来,渔人将水草抛入,咔咔声再一次活跃在网箱中。勤劳的汉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静静的大淀上没有什么风,一条条小船隐匿在一片片苇丛中,采苇叶的女人已经走得很深,一边认真挑选宽大的叶片,一边捆扎后放入编织袋中,扛起重重的袋子,深一脚,浅一脚,踏着柔软的泥土返程。芦苇丛中密不透风,女人直直腰,站一站,汗水早已浸透了背上的衣衫,打湿了她略带银丝的双鬓。



干净的街道,新鲜的空气,饱含着苇香的清风,带着淀水的湿润,带着五月的温情,穿过每一家庭院,问候家中每一位熟悉的老寿星。

左一条胡同,右一条胡同,胡同和胡同又被胡同连通。无论从哪里出发,都能找到村中心那个不大的朴素庭院,青砖老瓦穿透岁月的风雨,门楣上的红色大字依旧高悬。站在院中静听风过叶动的沙沙细响,看老干上新叶在阳光下蓬勃地生长。

街角的石碾,长长的碾道,温馨的记忆里有多少忙碌的身影。河边的渔家院,高高的大柳树,洁白的苇席,灵活的双手,苇眉子在怀中不断跃动……

收起思绪,看对岸一户人家正在施工,漂亮的别墅已经粉刷完毕,雪白的墙壁,火红的彩钢屋顶,水中浮起同色的倒影,在绿色的水村里,这是又一朵美丽的出水芙蓉。你再望一望远处,不止一朵,请你细数,那么多芙蓉盛开在小村周围,这里有美丽的风景。
200582613217409.jpg

村西的码头,航班即将启程,有的去往邻近的村镇,有的前往县城。每一条船上都坐满了男女老少,说笑声飞出水寨,洒在身后的航道中。

停一停,请在这里站一站!雁翎队在这块水面打过一次漂亮的伏击战,押运船只的日寇与伪河防大队悉数被歼。那次战斗,又一次给淀区的百姓鼓劲呐喊!听说有人从河道里摸上来一把刀,那是日寇指挥官的刀,上面浸透了白洋淀人的鲜血,刀鞘上铭记着我们刻骨的仇恨,刀刃上记载了日寇一桩桩血案。把它送到纪念馆去吧,让后代子孙不要忘记白洋淀曾经屈辱的昨天!

请停一停,开慢一点,这里就是水生嫂带领妇女支前走过的航线,女人们,勇敢地拿起枪和男子汉一同走上了战斗前沿!小嘎子,是你,是我,是他,在白洋淀有千千万万,巡逻、站岗、放哨,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成了抗日先锋队的一员……

五月的风从大淀深处吹来,带着清新的荷叶香气,带着芦苇丛中的欢歌笑语。五月的水村,站在柳下,目送船儿一只只轻盈地远去。几只漂亮的绿头鸭正在不远处悠然地游动。它们从大淀深处飞来,天天与水村相伴,日日与晚霞、落日相约蓝天。


(稿件来源:王广乐《流光碎影——白洋淀乡土漫记》之《水村细语》)

(题图:张学农 摄)



上一篇:散文:是白洋淀人就见过这种鸟《白洋淀上的翡翠鸟》
下一篇:真想拥有一条船(组诗)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