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旅游网

  • 业务QQ:420061005
  • 打造本地最大旅游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688|回复: 0

圈头情,说起水乡,我推赞的就是圈头。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104

帖子

45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6
发表于 2017-12-27 16: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起水乡,我推赞的就是圈头。淀上水庄星罗棋布,圈头之大居首,鸟瞰淀上,是副众星捧月景象。

我的家乡离圈头不远,是个很小的水庄。孩童时代在村边玩耍,远望圈头,树木掩映着村庄,郁郁葱葱的柳树带横亘在白洋淀上。“圈头真大!我沒去过圈头,明年咱们到圈头上庙吧!”一个小伙伴望着远处的圈头激情地说。我的祖姥姥家是圈头西街,不过并没给我留下多少印象。父亲三岁时奶奶去世,不久父亲进族门另一位爷爷家过继。解放战争时,父亲在十分区容城县公安局工作,牺牲在留通,那年我不满周岁。以后自然和祖姥姥家走动少了。即使这样,我还是向小伙伴显能圈头的亲戚:“我祖姥姥家是圈头的,明年我领你们去上庙吧!”“好!等着上圈头庙啦!”一片童稚的欢笑声。

我第一次到圈头,还是个顽童,那次非常遗憾,去了沒能进村。

那年,政府组织声援抗美援朝水上大游行。几百只船成队,像条巨龙,从捞王淀浩浩荡荡驶向水上最大的村庄圈头,我有幸在船上观望这新奇壮观的一幕。船队行到圈头,岸上人密密匝匝,排着整齐队伍迎接游行船队。忽然,岸上音乐会奏起明快热情的迎宾曲;小车会作着旱路行车表演;高跷会在铿锵的节奏中,踩着高跷的那个大鼻子美国佬,受到一只只铁拳的痛击。我目不暇接,这个村怎么有这么多玩意儿?我们村一样都没有哇!我很想下船去看表演,但区里的领导宣讲了抗美援朝的重大意义后,船队又向南进发了。

学龄前的一年,我第一次真的到了圈头,那是赶四月庙会。

下了船,我像到了一个向往已久的圣地一样虔诚地注目周围的一切。房屋街道不宽敞,是水乡的共性,但与我们村比,这里的街是长长的,胡同也是长长的。不少人家有个高大、雄势的门楼,向里望,长长的门洞,显示出主家私秘生活的神圣。村里还有几座桥梁,当时我还不知道叫什么“广济桥”、“广安桥”,只知道叫东桥、西桥。青石板铺好桥面,两侧是拱形的石栏杆,桥下是铸在一起的碌碡支撑的桥墩。以往,一块长木板或两根长檩木横在两岸,就是我头脑中桥的概念,如今这个概念无疑拓宽了,这就让我长了见识。

我是来上庙的,当然要逛庙会。

长长的大街,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在街上总也玩儿不到头儿。拉洋片的,耍猴的,变戏法儿的,表演武术的,让我走到一处,便在一处驻足。我幼小,刚入世,心想,出了我们那个村,外边原来是这样精彩。

大人给我买了一兜杏,几个炸糕,还买了一挂香草佩戴在我胸前,我就一边吃一边逛。我又想去看,水上游行时在岸边看到的音乐会、小车会、高跷会是怎么训练的,可是连大人也不知道往哪里去找。就尽情地逛吧!一直逛到太阳偏西,我早就感到憋尿了,哪儿都看不到茅子,就忍着,一直忍到我们回家上船的路上。

到了小南街,离我们的船不远了,一时感到轻松,忽然憋得更急了,就打起转来,大人说:“在墙角旮旯背着人尿吧。”我匆匆抹下裤子,就“哗哗”像打开水管一样。我心中“咚咚”直跳,怕有人训斥我,甚至打我。街上人来来往往,对我置之不理,忽然一位白发老人拄着拐杖走来,大声对我说:“嗬!你这小伙儿真棒!会发大水了。”我一看,尿流了足有两丈长。此时,我感到圈头人热乎乎的,对一个孩子的过错不训斥,还流露着爱护的的情感。我赶紧羞答答提起裤子,向老人歉意地笑了笑,才随大人走到船上。

上学以后,在本村读初小,在外村读高小。这期间,是我最甜蜜幸福的少年时代,常憧憬美好的未来,幻想灿烂的明天,口中常激情地唱着:“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前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荡在胸前……”

上学读书,对知识孜孜以求,好像淡化了对圈头的思念、向往。其实不然。圈头离我们村近,历来结亲的多,亲上保亲,结亲的就越来越多了。不少圈头姑娘嫁到我们村作媳妇,她们长得都很俊美,于是村里有了顺口溜:“圈头圈,圈头圈,圈头的闺女赛天仙。”我正在读书,情窦尚未萌动时,一位族门嫂子逗我:“长大了娶哪儿的媳妇?”我低头“嘿嘿”笑了,不知出何言语,心里却说:“要是娶个圈头的媳妇多好!”

家中的督导使我在上学的路上不断前进,终于上到高中毕业,然而未能考大学,因为爆发了文化大革命。

在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口号下,社会上很快形成两大派別,起初是动口辩论,接着是动手厮打。经过“10.25”抢劫武装部枪支事件,又经过“11.4”寨里武斗伤人事件,社会上就形成了动枪动炮,攻村占点的武斗局面。此间,我无心“自己解放自己”,就回家做起了“逍遥派”。我心中郁悒,常想,怎么会是这样?我们不是向美好的未来进发吗?怎么出现了动枪动炮?这样的局势也增添了我的生活阅历,头脑不再那么单纯,认识到社会的纷纭复杂性。

在家劳动,牢记“口舌从来是祸基”,认为不评此长彼短,即可保安然。可是,那次到圈头,却让我心惊肉跳了一番。我是去看望一个亲戚的,这个亲戚因观点不同在家里待不下去了,就来到圈头。圈头是当时的一个武斗据点,有不少外村人躲避在这里。我住好船,上了村,立即有几位荷枪实弹的人拦住了我。问我哪村的?来干什么?看望谁?实话好说,我一一作了回答。之后,一位武斗人员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沒摸出枪弹,才让我进了村。

到了街上,我不由地想到圈头以往庙会的场面,此时我感受到社会环境的剧变。我要看望的亲戚住在桥东,就一直朝东走去。刚过东桥,一位武斗人员对我气汹汹地说:“你个臭不改敢到这村来!你来干什么?”我惊恐地说:“我是学生,沒参加派别,在家劳动,今天来看望一个亲戚。”一位五大三粗的拿枪人员说:“你敢到这儿来,就像条汉子,一说话就成娘们了。反正今天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把他带到点儿上!”话音刚落,两只老虎钳似的手就揪住了我的两臂。刚要把我拉走,一位年长的人说:“慢点,先问问他来找谁?”我说出了要找的亲戚名字,他们认识,就让我等在那里。把亲戚叫来后,亲戚对他们微笑着说:“你们干得好,就应该提高警惕!”亲戚带我走时,两位武斗人员尴尬地朝我微笑。以后我才知道,这是一场误会。淀头一位姓周的武斗人员在圈头据点把守,他以前常到县城与学校红卫兵辩论。我的一位马姓同学是红卫兵头头,他常和周唇枪舌剑争辩。马姓同学长得与我相似,周把我误认为马,就有了这场误会。

那个特殊时期,受皮肉之苦算是侥幸,搭上性命的不在少数。我在圈头虽遭担惊受怕,但对圈头的美好情感并沒改变。沒把圈头看作背运之地。圈头处于社会中,是社会中人生活的载体,人行为方式的改变,圈头何过之有?

在校三年的文革,其实是三年的派别争斗。大联合后,不少同学进工厂,进商店,进机关被安排了工作,也有不少同学回村劳动,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生产队劳动的几年,我才深刻认识了我的水乡,了解了水乡人生产、生活方式,公序良俗,文化底蕴。我们村虽小,但治鱼行当多,治鱼技巧高,是水乡名副其实的渔村。可是,论起捕鱼技术,村里的捕鱼能手们最佩服的是圈头。圈头在“拉耕”、“扣罩”、“插晒”、“出汕”等方面都技高一筹,其中圈头桥南的郝家就有不少身怀绝技的治鱼能手。

白洋淀自古以来农漁并举,水上打鱼,园田种庄稼,才成为物丰景美的魚米之乡。有的淀边大村,注重商业,对农田就有所忽略。圈头村大,商业也发达,庄稼却种得非常工本。我们村的苏家洼汕地与圈头的园田毗连,在苏家洼劳作时,常看到圈头园田上的庄稼棵秧齐整,青绿茂盛,连濠埝也不闲着,种着不怕过水的红高粱。

在生产队劳动的那几年,正是我的美好年华。族门本院,亲戚朋友家嫁女到圈头,送亲时常让我去作陪客一一这陪客,原本是在女方家开筵陪接亲的新郎,以后习俗改了,筵席变为男方家的迎亲宴。送亲到了圈头,迎亲大席无论是“十二.八”,还是“一领四”,比别的村丰盛得多,滋味好得多,这让我这个小村里的人开了眼,长了见识。

有一次我到圈头桥东送亲,男方家有回民,他家的大席更是别具一格,让我看得眼花缭乱,盘盘碟碟的佳肴我都叫不出菜名。原来圈头这个村还有着高超的烹饪技术!改开后圈头出了许多厨师,他们在各地献艺,这都得益于村里厨艺基础。

在生产队劳动的几年,我很少脱工,很少舍弃那10分,我也没放弃书本,下工后读书有时如醉如痴。好像这是命运的安排,以后我教书了,考学了,毕业后又回到教育部门。此时我对圈头才有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深层次的接触。我做教师培训工作,巡回下乡为教师辅导课业。圆头公社(后改乡)是我们的辅导范围,每两周在圈头讲一天课。我欣喜一向情深意厚的圈头可以常来常住了。

每到圈头讲课,我常常付出十二分努力。圈头中心校教师进修辅导员是陈新生老师,陈老师是我的高小老师,如今师生又相逢,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共抓教师培训,使圈头公社的这项工作总排在全县前列。在培训日,上午王老师讲授数学,下午我讲授语文。教室里坐得满当当,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记着。这些听课教师,来自圈头村五个大队,还有採蒲台、光淀、邵庄子的老师。这些外村的老师,上站学习风雨无阻,让我感动,让我掏出十二分劲来也心甘情愿。长期下乡,时间久了,我发现,圈头人热情好客,圈头教师勤学好问,他们认真钻研知识,不断探求教育教学方法。与其它中心校相比,这里更崇尚知识,更崇尚学问,这大概就是圈头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显露吧!以前我对圈头的美好情感只是出于感性认识,如今的美好情感已升华到理性阶段吧?

十多年的努力,圈头有不少教师获得了中师学历、大专学历,使他们能有资格转为国办教师,能顺利通过一次次职称评定。这是圈头教师刻苦努力的结果,这正好验证了古人说的,有志者事竟成,苍天不负有心人。

到圈头授课,我向来不以老师自居,总说与听课的老师是同壕战友,共同为提高我县基础教育水平而战斗。这样,我就和圈头教师们的情感更接近了,就结交了不少圈头的教师朋友。如今,虽不少朋友也退休了,但我们还保持着信息往来,我们的友谊并沒中断。去年四月庙,圈头的几位朋友邀我赴庙会,我去了,在久别重逢的欢快中,真有沧海变桑田之感……

谁都爱自己的家乡,因为家乡是自己的家庭世代居住的地方。圈头在我家乡的附近,我为什么对圈头有深沉的爱?有未了的情?在我年复一年的成长过程中,圈头打开了我的眼界,启蒙了我的童心,让我首先看到我那个小村之外的精彩,也让我结识了淳朴敦厚的民风。我的圈头情,就是出于对圈头的感恩,出于对圈头的回报。事理、人情告诉我们,有感恩回报之心才能产生爱的心理。其实,社会上的人对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的长辈,对自已的师友,对自己的同行同事,甚至对自己成长中的生活环境,都不要忘记感恩与回报,只有这样心中才能充满爱的阳光。人人心中充满爱,才能真正打造出和谐美好的社会环境。


上一篇:长堤漫读白洋淀(四)
下一篇:白洋淀畔美如画,雄安新区云赏春
论坛/群组 帖内广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
全局 对联广告
本站2014-01-10至今已运行2847天。欢迎光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